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 讀友需知 | 聯絡好讀 | 支持好讀A計劃
二○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
《燕窩的故事》孟絲

曼谷是一個風光明媚的都市。蜿蜒的湄南河由北而南,把曼谷分為東西兩岸。沿著湄南河兩岸有千萬戶人家旁水而居,住戶的房舍大都小巧簡樸。家家戶戶的陽臺面對著湄南河,卻多氾濫著一片美麗燦爛的似錦繁花,頻頻向世人炫耀著他們滿坑滿谷的天然財富。那斑斑點點的白蘭花,隨著亞熱帶微風,在空氣裡飄散著淡淡清香。高雅優美的蝴蝶蘭,在豔陽照射不到的暗影裡,展現著她們的風情萬千。縱立的大王椰,優美的芭蕉樹,把整個曼谷裝點成了現代神話。



曼谷的十月異樣的潮濕悶熱。小金說那天最後一站是去看燕窩總匯,那是泰國最大燕窩批發經銷商。這是個佛教國,多得是寺廟,是佛像,是大象園,到處是泰國獨具的文化傳統,更有許多天然美景,值得遊覽,如今要花時間去拜訪燕窩商?人們紛紛反對把珍貴時間浪費在這樣的行程上。小金向大家保證這是旅途必經的旅遊點,最多只花半小時。大家可以趁機休息,決不推銷補品。而且旅遊點是公司預先安排,他如果不按照預定行程走,他會被公司指責,甚至被炒魷魚,請大家瞭解同情。

小金是生長在泰國的第四代華裔,說一口帶濃重口音的普通話,生性詼諧幽默,作為導遊非常稱職,幾天下來和大家相處得不錯。他說做了十多年導遊,最早接待的大都是日本遊客,他們出手大方,彬彬有禮。沒有過了多久,這樣的旅遊團漸漸由台灣旅客取代,他們錢淹腳目,買氣十足,尤其對泰國紅寶石十分熱衷。而近年來,到泰國遊覽的旅客絕大多數來自中國大陸。每逢五月和十月兩個月份,大批大陸客來此絡繹不絕,財大氣粗。如今連農曆新年也有大批中國大陸遊客湧到,如今泰幣貶值,在這些遊客眼裡,泰國的一切都非常便宜划算,臨走時總是大包小包買個不停。至於像我們這個從美國直接來泰國的旅遊團,簡直是鳳毛麟角,見所未見,因此他感到既高興也惶恐。凡有不滿意的地方,請告訴他,他會盡力改進。雖然對去看燕窩銷售不以為意,話既說到這個地步,大家也只有答應去看看燕窩總匯,權且當做休息半小時罷了。

這棟燕窩大樓有四層,建築得十分雄偉。每層大樓有各種各樣的燕窩,成列在厚重的玻璃櫃裡。每種燕窩似乎都有著不同的身家故事,而富麗堂皇的裝載燕窩的禮盒,繽紛豔麗的絲綢錦緞,和昂貴的標價十分般配。在這兒格外令遊客看得眼花撩亂。有關燕窩的種種古老神話,似乎已聽聞了千百萬年,卻依然十分陌生。樓下有介紹採集燕窩的短片,詳細講解了摘取過程,原來燕窩竟是這樣摘取而來。

泰國南端有一座普吉島,圍繞著她的是安達曼的溫暖海水,美麗的海灘,奇形怪狀的鐘乳石洞,海水清澈深藍。島上也多的是懸崖峭壁,面對溫暖的太平洋,景色十分美麗。那兒人煙稀少,像世外桃源,是夢幻般的熱帶天堂。秋天的時候有大批的燕子從遙遠寒冷的西伯利亞飛來。這些燕子玲瓏輕盈,中國文人詩詞歌賦裡不知有多少讚美牠們的佳句美詞。牠們成千上萬,經歷各樣風險坎坷,長途跋涉,飛到普吉島的懸崖絕壁來避寒過冬。而到達這個人間仙境的海島後,首先要做的就是為自己建一個小小的鳥巢。成雙成對的燕兒們,先到海灣裡尋找小魚,用唾液一口口把小魚混合成粘液,參合了從各處尋找來的枯枝,茅草,日日夜夜為自己築巢,勤奮辛勞,為夢想的家園打拼。遙望著美麗溫暖的太平洋,遠離喧囂詭詐的塵世,千萬對燕兒夫婦在此安家落戶,準備安靜地在此過冬。

但燕窩是人類的珍品,千百年來中國富貴人家多半不惜以高價搜求燕窩。普吉島的原住民以獵取燕窩為生。島民全是回教徒,是泰國的少數民族。全島居民幾乎是屬於一個大家族,很少和外界接觸,但千百年來卻總攬島上的燕窩。他們靜等著燕兒把第一個窩築好,開始進行摘取燕窩。年輕的男子跟在壯年或經驗豐富的男子之後,爬上懸崖,半赤裸著身體,帶著照明的火炬,在潮濕悶熱的夜裡去摘取一支支的燕窩。懸崖上有萬千支燕窩,由於夜黑,懸崖陡峭,摘取時有時會發生意外,不時有人從懸崖摔入谷底,或葬身太平洋海水裡。但一般而言,普吉島的回民每次都可以有個豐收。這一季的收穫都在二月,因為這一季的燕窩都是雪白色,稱為雪燕。



驚恐的燕子發現自己的窩巢被剷除消失,驚恐之餘,努力調適心態,趕快在原處再建第二個家。也許這次築巢的時候已不像第一次那樣悠閒,急急忙忙,全心重建家園,築巢時既用唾液也用膽汁,燕兒夫妻忙忙碌碌再建自己的第二個家園。這次建成的燕窩帶黃色膽汁,因此這樣的燕窩稱為金絲燕。待一切建好,已經到了五月,於是靜等著收穫的島民,再去取回金絲燕。

經過又一度無巢可棲的恐怖驚嚇與困惑不解,這時有的母燕即將產卵,牠們已不再是雙燕世界,下一代即將出生,這時卻再度失去了安身立命的小小天地,牠們沒有其他選擇,只有再做第三次努力。築巢時不僅唾液用盡,膽汁耗完,紛紛擾擾的燕兒們,為下一代,顧不得自己的性命,開始嘔鮮血築巢。母燕產卵後和公燕共同孵卵,直至九月,小燕出生,可以自由飛翔,獨立生活以後,島民再去第三度摘取燕窩。這季的燕窩呈黑色,因為沾有燕子的血跡,因此,這季的燕窩稱為血燕。小金說,許多人愛吃血燕,因為它的營養價值最高。那天,我們團裡沒有一個人購買燕窩,一方面價格非常高昂,不是一般人所能負擔,再則,觀看了摘取燕窩的過程,內心為無辜的燕子感到非常委屈,非常難過。試想,假如自己的家園被再三搗毀,以至無處棲身,這樣的世道將是何等令人感到絕望。瞭解了燕窩摘取的過程以後,不知道愛吃燕窩的人們有怎樣的感覺。

(孟絲。於新澤西州。西溫莎市。原載《漢新月刊》,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二○一二年二月初修訂完稿。)


好讀首頁 讀友需知 支持好讀A計劃


搜尋好讀網站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