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淚濺維加斯(六)》2017/4/21

是個艷陽高照的日子,小城的殯儀館那天擠滿了人。費霞當年在小城曾是個活躍的人物。參加的活動很多,曾做過小學家長會會長,每年為學校女童軍籌款義賣餅乾。曾做過中文學校教師,每年春節為發揚中華文化,教孩子民族舞蹈演出,更定期聯絡家長,為中文學校籌款義賣食品。雖然不是基督徒,星期天卻常參加聖經研究班。也曾一度在圖書館做義工,認識不少人。她愛繪畫,曾在本地藝術中心展出習作…。等等。費霞的突然逝世,不僅讓人們惋惜,也因為流傳在空氣裡的閒言碎語,讓大家感到好奇不解,紛紛趕來送她一程。

那天,化妝師美容過的費霞,看起來比平時風韻有加,不再那麼憔悴。只是,嘴唇烏黑。眼尖的朋友禁不住竊竊私語,說那是因為吞食安眠藥自殺的徵兆。再高明的化妝師也沒法掩飾這個真相。然而,印著費霞照片的一頁儀式說明書,卻簡單說明費霞是因為心臟病突發去世。追悼儀式開始,羅牧師首先宣道,他強調生命的規律:「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物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笑有時,哭有時…。」這樣的宿命論,讓參加追思會的聽眾,不得不默默地思索著它的深義。緊接著由親朋好友一一致詞。空氣裡充滿輕微的哀悼之聲。安德爾頌的「安魂曲」令人沉靜哀思。最後由蘇惜代表家人致詞,令人意外的是,她只談媽媽生前種種可愛的生活小插曲,引得人們笑聲不斷。最後的結尾,是祝福媽媽在天堂享受平靜。

費霞走了以後,蘇南承低沉了大約半年。杜菲在人們的眼睛裡成了「人民公敵」。費霞的親密女友們禁不住和蘇南承成了拒絕來往戶。「我雖不殺伯仁,伯仁由我而死。」蘇南承內心深處有著深沉的負疚感。他覺得愧對愛妻。蘇家的朋友和人際關係,大都由費霞多年培養而成,一旦撒手西去,這些關係似乎都在有意無意間被切斷。偌大的門庭,變得非常冷落。好久沒有親朋好友上門。杜菲此時在蘇家所扮演的角色成了眾人心中的謎。如今,女主人已經不在,待在這個家裡,她打算怎樣呢?

偶爾她去附近中國超市買菜,熟人們見著她,大都轉過臉去,假裝視而不見。販賣熟食攤位的熱心大媽,對別人依舊問長問短,對她卻也冷顏相向。有時口中還會莫名其妙的說:做孽啊,真是做孽!好好的一個家,變得家破人亡,做孽呀。這時杜菲只有匆匆離開超市,隨便去麥當勞買兩個漢堡回去。蘇南承有時抗議,有時默默跟著一起把漢堡吞下。日子過得非常鬱悶。沒有想到,費霞這樣以結束自己生命的抗議,竟發生如此強烈的後果。蘇南承自我反省,他從沒想過要背叛費霞,而那晚,以及以後的許多個夜晚,他不知是如何發生的。也許,做為一個意興風發,事業成功的中年男人,他需要佔有,需要征服,而他摯愛的費霞卻病了,病得這樣嚴重,病得像一個紙糊的娃娃。他倆之間不再有共同語言,有那麼多話想對她說她除了自己的病痛,已經無心也無力顧及對方。他覺得孤單寂寞,覺得冷。他需要女人的依慰,而杜菲就在身邊。

蘇惜在對母親的告別儀式上,雖然沒有流淚,雖然強調母親生前種種可愛可笑的點點滴滴,但,她對蘇南承射來的目光,卻像塗抹了毒藥的箭頭,冷得令他發抖。對於杜菲,蘇惜根本不削一顧,那無言的鄙視,讓杜菲感到無地自容。蘇明血氣方鋼,對於母親的猝然離世感到非常難過,一直覺得自己多年來的叛逆行為,非常對不住母親。如今剛要開始讓母親放心,卻因心臟病突發去世。沒有人告訴他其他原因。軍隊給他的假期很短,三天後就匆匆離去。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