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王度廬《鶴驚崑崙》 說明

2015/2/6 (951K) 2017/4/7
2015/2/6 (987K) 2017/4/7
2016/12/2 (2600K) 2017/4/7
2015/2/6 (623K) 2017/4/7
2015/2/6 (623K) 2017/4/7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邱應琦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感謝chin223提供掃描檔。感謝ED2015勘誤。感謝giff勘誤21處。

王度廬本名葆祥(葆翔),字霄羽;生於清宣統元年(一九○九年),北京旗人。自幼喪父,家境貧困,全靠母、姐為人幫佣及做針線活維生。由於是「苦孩子」出身──年甫十二歲就開始在外當學徒、打零工;兼以體弱多病,常遭辭退──故學業時斷時續,未能受到完整的正規教育。但他一心向上,刻苦自修;以致中學尚未卒業就做了小學教員,擔負起一家生計。由此乃形成其沉默寡言、內向而又悲觀的性格,對日後從事言情、武情小說創作影響極為深鉅。

王氏從小好詩文、戲曲;及長每以半途失學為憾。因此常到北京大學旁聽名家講課,吸收各方面知識;又至北京圖書館及鼓樓「民眾圖書閱覽室」讀書進修,孜孜不倦。於是日積月累,逐漸打下紮實的中外文學基礎──他不僅具有中國傳統文化素養,且熟悉西方文化思潮;對於莎士比亞戲劇及佛洛依德心理分析學說尤得個中三昧。

一九三○年代初,王氏因投稿而獲北京《小小日報》主事者賞識,邀任該報編輯。王氏乃仿英國《福爾摩斯探案》,開筆撰寫偵探小說,逐日刊登連載,惟未引起注意。一九三三年後,日寇謀奪華北之勢迫在眉睫,王氏遂離京城流亡於中原各地;一度任西安《民意報》編輯,並與李丹全女士結婚。但婚後生活窘困,常為衣食無著發愁。王氏百般無奈,只好隨妻投奔青島姻伯家暫住,徐圖發展。

詎料不久抗戰爆發,青島隨即淪陷;王氏夫婦倍嘗顛沛流離之苦,貧病交迫,謀生益艱。幸好天無絕人之路!偶遇《青島新民報》記者(原係舊友),邀其寫長篇連載小說以餬口。王氏乃於一九三八年六月發表《河嶽游俠傳》,初試武俠啼聲(按:未見單行本)。他臨時取了一個筆名叫「度廬」,意思不外是,「寒門度日、混混生活」而已。同年十一月刊載《寶劍金釵記》,以寫英雄兒女的愛恨情仇故事而受到重視;翌年四月刊載《落絮飄香》,則以不落俗套的社會言情悲劇而獲得肯定。從此,王氏遂右手寫武俠悲情小說,左手寫社會言情小說;兩者並行不悖,相輔相成,馳譽於世。

誠然,其俠情代表作《鶴驚崑崙》、《寶劍金釵》、《劍氣珠光》、《臥虎藏龍》、《鐵騎銀瓶》五部曲在報上連載時序先後不一,書名亦間有出入;但氣勢浩瀚,格局壯闊!將「閭巷之俠」的千姿百態、悲歡離合描寫得淋漓盡致,足令天下有情有義人同聲一哭。由是乃奠定了王度廬「悲劇俠情」小說宗師地位,得以獨樹一幟,與並世武俠各大家分庭抗禮。

惟因抗戰時期稿酬微薄,成名後的王度廬並未「脫貧致富」;反倒要靠兼差才能養家活口。在其創作高峰的幾年間,他陸續作過代課教員、售票員、文案……還擺過地攤賣春聯!其寒素情狀,教人難以想像!而這一切都要等到抗戰勝利後,上海勵力出版社大量印行王氏諸作,才有了轉機。但好景不常,中國大陸旋獲「解放」,而武俠小說卻也不能再寫了──因為它「犯禁」!現實人生總是這樣無情!

一九四九年初,王氏全家移居遼寧,曾先後在大連、瀋陽等地任教;一九五六年當選瀋陽市政協委員、區人民代表,似乎交上一步老運,不再受窮受氣。然「文革」一來,全成夢幻泡影!王氏夫婦同被下放農村「插隊落戶」。一九七四年王氏罹患帕金森氏綜合症,輾轉病榻數載之久;終於在一九七七年悄然而逝──「沒有哀樂,沒有鮮花,甚至沒有紙做的花圈」(引王夫人李丹全語),即付火化!享年六十八歲。(按:以上係綜合徐斯年、張贛生二先生之相關闡論者所述大要。)

※※※

《鶴驚崑崙》原題《舞鶴鳴鸞記》,發表於一九四○年四月《青島新民報》;有廿四回,都五十萬言,單行本改以今名。按報上連載時序,本書是在《寶劍金釵》、《劍氣珠光》之後;然以小說人物關係而言,實為五部曲之首。主要是描寫江小鶴與鮑阿鸞之間愛恨情仇的「命運──心靈悲劇」。今先將故事梗概簡述於次:

江湖上有一位老武師鮑振飛,執掌崑崙派門戶,人稱「鮑崑崙」。鮑振飛門下,有一劣徒江志升,因犯淫戒,遂為鮑振飛率徒眾慘殺。江志升的獨子江小鶴年方十歲,本欲懷刃為父報仇,卻為鮑振飛所阻,將他收留下來;日後漸與鮑振飛之孫女阿鸞生情。鮑振飛心懷鬼胎,日夕不安,終想斬草除根,以絕後患。小鶴遂以十四歲之髫齡,逃脫虎口,流落於江湖。待小鶴逃到秦嶺時,為九華山無名老俠所救,收為關門弟子,盡傳絕學。

十二年後,江小鶴藝成下山,鮑振飛自料不是敵手;遂利用龍門俠嫡孫紀廣傑對阿鸞之癡情,將阿鸞許配於他,想藉龍門俠之力,為鮑家擋災。孰知阿鸞深心之中,猶自念念不忘江小鶴!

紀廣傑自恃驕狂,又心疑阿鸞與小鶴有私,乃沿途遍書「捉拿江小鶴」的字樣,欲激小鶴出頭拼鬥。小鶴本欲下手懲戒,卻在正陽縣(屬河南)看見紀廣傑放賑救災,心敬他是一位「俠義」,遂含垢忍辱,不與計較,並在暗中幫他劫富濟貧。後紀廣傑大鬧武當,失足墜崖,也多虧小鶴相救,始得活命。

鮑振飛亦知紀廣傑不可恃,遂遠遊川中,不敢回家。阿鸞聞聽爺爺流落在外,心中不忍,便匹馬單刀前往尋找;經過秦嶺時,為賊寇擄上山去;紀廣傑來救,亦失手被擒,二人乃雙雙成為階下囚。江小鶴趁夜下山,將兩人救出險地。阿鸞感到恩仇糾葛,情孽牽纏,實是無法解脫,遂跳崖尋死;未料又為怪俠鐵杖僧所救,將她送往雲棲嶺九仙觀中暫且棲身。

江小鶴遍尋阿鸞不獲,只好死心;卻輾轉入川,將鮑振飛拿下,擬解回故鄉鎮巴,當著地方父老之面,為民除害。那知途中鮑某被鐵杖僧救走,小鶴追至九仙觀,卻碰見阿鸞。阿鸞為救乃祖父之命,情願自刎替死;小鶴搶救不及,阿鸞已血濺五步,氣若遊絲。在小鶴下山找車之際,阿鸞垂危之軀再為九仙觀惡道姑所擄;雖復為小鶴的啞師兄所救,然傷上加傷,回天乏術,終於淚盡燈枯,香消玉殞!

小鶴被惡道姑所誆,趕上武當山要人,獨鬥武當「七大劍仙」;最後才得知阿鸞早已玉落珠沉,而鮑振飛也懸樑自盡。自此恩仇了了,意冷心灰,乃返九華歸隱,改名「江南鶴」云。

本書主題始終圍繞著江小鶴與鮑阿鸞自小至長的「愛」、「恨」糾葛關係而作種種經營。作者以細入毫芒的筆觸來描寫「鶴」之恨與「鸞」之情;終因愛、恨不能相容,鶴、鸞悲而失侶。是以本書原名《舞鶴鳴鸞記》,富有相當濃的文學意味;而江小鶴下山尋仇,鮑崑崙一夕數驚!則為《鶴驚崑崙》題中應有之義了。

勘誤表
(giff 2017/4/7)
永這藏著/永遠藏著
一頂花驕/一頂花轎
閬中狹/閬中俠
檸住/擰住
姜湯/薑湯
劉志這/劉志遠
一捲詩稿/一卷詩稿
坷鸞/阿鸞
性甚名誰/姓甚名誰
李鳳梁/李鳳傑
太高大胖/太高太胖
闊掄/闊論
賈志嗚/賈志鳴
面的少婦仍/前面的少婦仍
山有上/山脊上
坷鸞/阿鸞
立時使得/立時便得
共尋找了/去尋找了
惹渦吧/惹禍吧
真知一條/真如一條
我同將志/我同蔣志

(mPDB 2016/12/2)
都得栓在娘兒/都得拴在娘兒
上最震憾也最/上最震撼也最
將馬栓在門前/將馬拴在門前
精炒拳術/精妙拳術
煙雲飄紗。/煙雲飄渺。

(ED2015 2015/2/6)
坤像/神像
濃嬝的炊煙/嬝嬝的炊煙 (依原書未改)
回去弋了?? (按原書改成回去了)
杜戲/社戲

(mPDB 2015/2/6)
道上馳聘/道上馳騁
大客氣了/太客氣了
纖悔/懺悔
的字部被紀廣/的字都被紀廣
句含譏剌的話/句含譏刺的話
正在著守著紀/正在看守著紀
連個籬芭也跳/連個籬笆也跳
房子部有燈光/房子都有燈光
號陶大哭/號啕大哭
蜻蜒/蜻蜓
天色又己發白/天色又已發白
說了肺俯之事/說了肺腑之事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好讀專欄
黃河渡
薛中鼎專欄
丁智原專欄
喻琳食譜
牛哥/費蒙專欄
孟絲作品選
王華容專欄
伏羲氏專欄
龍行者專欄
五四咖啡俱樂部
趙之楚專欄
小小米詩畫
廖玉燕專欄
算術人生
雷洵專欄
秋陽專欄
好讀服務
好讀使用說明
好讀閱讀軟體
好讀製書程式
好讀 epub 檔
好讀 prc/mobi 檔
Kindle 2/DX中文化
好讀感言
好讀想法
電子書怎來的
怎樣看待簡體字
「繁」體字真煩
好讀我的最愛圖示
專欄作家需知
徵求掃描檔
聯絡好讀
最新消息
2/6 線上閱讀支援5碼中文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