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 讀友需知 | 聯絡好讀 | 支持好讀A計劃

薛中鼎《從毛澤東的詩詞看他的風格與領導(三)》2010/11/5


2.第二階段 - 毛澤東的詩詞與領導

2.3 人生如戲 – 張輝瓚永垂不朽

井岡山是個山區,腹地狹小,發展有限。所以在 1929年1月,毛澤東、朱德、陳毅等率領紅軍,移轉到江西的瑞金地區,成立了所謂的江西「蘇區」。換句話說,共產黨等於是在江西瑞金地區,建立了一個獨立政權,實行共產主義,完全不受所謂中央政府的管轄。

國民黨對於蘇區的紅軍,前後進行了五次大圍剿。第一次的圍剿,由日本士官學校畢業的中將師長張輝瓚,擔任前敵總指揮。很不幸的,張輝瓚所率領的「剿匪」部隊九千餘人,在龍崗地區被紅軍全部殲滅。張輝瓚躲在草叢中,被紅軍給活捉了。

這是共產黨武裝起義以來的第一次大勝利。

毛澤東很得意,寫了一首詞《漁家傲》,詞如下:

《漁家傲.反第一次大“圍剿”》 1931年春

 萬木霜天紅爛漫, 天兵怒氣衝霄漢。
  霧滿龍岡千嶂暗,
  齊聲喚,前頭捉了張輝瓚。

 二十萬軍重入贛, 風煙滾滾來天半。
  喚起工農千百萬,
  同心幹,不周山下紅旗亂。

國共內戰,打了好多年。國民黨內,與共產黨交過手的知名將領、軍團司令、方面大員非常之多。相對來說,張輝瓚只能算是個小角色而已。

不過,因為毛澤東寫了這首詞,詞中有大放異彩的「齊聲喚,前頭捉了張輝瓚」。張輝瓚的大名,必然會隨著這首詞而永垂不朽。

其他名震一時的知名將領、軍團司令、方面大員,終將為人所遺忘。

我不禁想到了東漢末年,關公揮舞青龍偃月的大關刀,斬下了袁紹帳下的顏良與文醜。顏良與文醜,因為有羅貫中妙筆生花的三國演義,而留名千古。張輝瓚的歷史命運,大概與顏良文醜是相同的。

說來也真是人生如戲了。

於是,我寫了一首小詩,詩名《留名也容易》。詩如下:

詩:《留名也容易》:

關羽殺了顏良文醜;
紅軍捉了張兄輝瓚。
想要歷史留名也很容易,
只要在適當的時機,
遇到適當的人;
演出一場,
壯壯烈烈的
被人擊敗的好戲。

2.4 遵義會議 –而今邁步從頭越

國民黨對江西蘇區進行了四次的圍剿,都以失敗告終。第五次的圍剿,蔣介石御駕親征,親自兼任剿匪總司令。蔣介石調兵百萬,採取持久戰與堡壘戰,同時對蘇區進行經濟與交通的封鎖,要一步一步壓縮蘇區紅軍的活動空間,讓蘇區紅軍窒息而死。

共產黨最後決定放棄蘇區的根據地逃亡。這個逃亡的過程,就是所謂的二萬五千里「長征」。

共產黨從1934年十月開始逃亡,到了1935年的一月,逃到了貴州遵義,暫時擺脫了國民黨的追殺令,可以喘一口氣稍作休息。共產黨在一月的十五日至十七日,就在遵義開了三天的會議。這個會議,做了二個意義重大的決定:
  1. 遵義會議決定中共中央改組。原來當權的「海歸派」下臺;「本土派」奪權成功。換句話說,從莫斯科回來的共產國際的代表博古,與德國來的軍事專家李德,都被迫下臺。留學法國的周恩來,靠著嚴厲的自我批判與檢討,保住了位置。本土派的毛澤東,大獲全勝,取得了軍事上的領導地位。
  2. 遵義會議決定了共產黨採取毛澤東「遊擊戰」的戰爭路線。拋棄了博古與李德的正規戰路線。
我認為遵義會議,對於大陸的中國人來說,還有一個十分重要的精神意義。就是遵義會議揭示西方的那一套東西,在中國是行不通的;解決中國的問題,還是要用中國本土的一套東西才行。

一直到今天,中國大陸的企業家發跡,我看也都是奉行遵義會議的精神,採用「遊擊戰」 的策略。歐美正規經營企業的做法,在中國是三七開。也就是說,大約只有三成的參考價值。

遵義會議之後,毛澤東在遵義附近的婁山關打了一仗,打敗了貴州軍閥王家烈的部隊。毛澤東很得意,寫了一首詞《憶秦娥》。從這首詞,可以看得出毛澤東當時的心情。詞如下:

《憶秦娥.婁山關》1935年2月

 西風烈,長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
  馬蹄聲碎,喇叭聲咽。
 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
  從頭越,蒼山如海,殘陽如血。

我們常常說唐詩宋詞,其實所謂的詞,在唐朝就有了。瀟灑不拘的大詩人李白,大約是詞的開山老祖。我們可以來看看李白的這一首《憶秦娥》:

李白《憶秦娥.簫聲咽》

 簫聲咽,秦娥夢斷秦樓月,秦樓月,
  年年柳色,灞陵傷別。
 樂遊原上清秋節,咸陽古道音塵絕,
  音塵絕,西風殘照,漢家陵闕。

李白這首《憶秦娥》,描述的是,秦娥思念在外遠征的老公的心情。秦娥先是「年年柳色,灞陵傷別」,充滿了綿綿別情;後來秦娥似乎絕望了,「西風殘照,漢家陵闕」。秦娥所看到的,只剩下了西風殘照,與帝王的陵寢。

李白的《憶秦娥》寫的樸實真摯,感情動人。筆觸是渾然天成,真不愧是中國的詩仙。

毛澤東的這首《憶秦娥.婁山關》,寫的很好。「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表明了他成為共產黨的軍事領袖,要調整策略,重新出發。「從頭越,蒼山如海,殘陽如血」,說明了毛澤東很有謹慎戒懼的憂患意識。

2.5 長征末期 –紅旗漫捲西風

共產黨紅軍從1934年的十月十日開始長征,一年之後,到了寧夏山西甘肅三省交界地區的六盤山。基本上是脫離了國民黨的勢力範圍,到達了安全的地帶。

因為在陝北地區,已經有了劉志丹、高崗等人所建立的共產黨地方勢力。所以從江西瑞金來的長征紅軍,翻過六盤山,很快就可以與陝北紅軍會師了。

於是,毛澤東在六盤山的高峰上,寫了一首《清平樂.六盤山》。詞如下:

毛澤東《清平樂.六盤山》 1935年10月

天高雲淡,望斷南飛雁。
不到長城非好漢,屈指行程兩萬。
六盤山上高峰,紅旗漫捲西風。
今日長纓在手,何時縛住蒼龍?

值得注意的是,毛澤東一路「逃竄」,歷經險境。跑了一年多,逃竄了兩萬多里的路,是詩中所謂的「屈指行程兩萬」。但是,毛澤東在苟延殘喘之餘,竟然還是氣勢如虹,信心十足,寫下了「六盤山上高峰,紅旗漫捲西風。今日長纓在手,何時縛住蒼龍」的名句。

毛澤東從1927年9月長沙武裝起義,寫下了《西江月.秋收起義》,一路走來,歷經艱難險阻,到1935年10月,寫下了《清平樂.六盤山》。從他的詩文作品來看,毛澤東確實是具備了艱苦卓絕的意志力。無論環境如何困難,他都能保持樂觀進取的精神,奮戰不懈。

在張學良將軍的回憶錄中,張學良特地提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論點。張學良說,他自己是帶兵的總司令。他很了解,軍士們在艱困無望的情況之下,是很容易一哄而散,各謀生路去的。換句話說,軍士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保命最要緊,誰又能管得了誰?

所以張學良將軍對於共產黨紅軍,在跋山涉水、前途茫茫的情況之下,依舊能夠團結一致,貫徹始終,表示十分的敬佩。

我讀過一篇《哈佛企管評論》的文章,探討什麼是Leadership。這篇文章主要論點是說,一個好的領導,就是要做好三件事:
  1. 要把握住正確的發展方向。
  2. 要消除團隊內部的雜音,使整個的團隊目標一致,同心協力,朝既定方向前進。
  3. 要能不斷的激勵士氣,使整個的團隊,保有昂揚的鬥志。
就這幾點而論,在共產黨的前期發展階段,毛澤東確實是一個傑出的領導人物。

在中共建國之後,毛澤東做了很多非常壞的事情。但是,鄧小平在評價毛澤東歷史功過的時候,還是特地指出,共產黨當年革命,如果沒有毛澤東的領導,真不知道會延後多少年,才能得到成功。

所以,鄧小平還是給了毛澤東一個三七開的歷史評價。


好讀首頁 讀友需知 支持好讀A計劃


搜尋好讀網站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讀後感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