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趙之楚《數字化生活(三)》2017/3/17

  《莊子》書中有東郭子與莊子「談道」的幾句對話:
  「道究竟在甚麼地方?」東郭子問。
  「無所不在。」莊子說。
  「請說的具體些。」東郭子說。
  「在螻蟻。」莊子說。(螻蟻就是螞蟻。)
  「……」東郭子一個接一個的問。
  「在稊稗,在瓦甓,在屎溺。」莊子一個接一個的接著說。
  「怎麼越來越卑下了呢?」東郭子說。



  這段話聽起來有點兒玄,不易了解。那是因為我們對「道」的概念有所誤解。將「道」的內涵看的過高,以為「道」是「神通」;其實道就是「理」,道理二字在日常生活中,一直是兩個「連用」的同義詞。在日常談話中「有道理,有道理」幾乎成了彼此交談常用的「口頭禪」。如果將莊子的話,換一個方式說,可能就好懂了:
  如果莊子這樣回答:「螻蟻有道,稊稗有道,瓦甓有道,甚至連屎溺中也有道。」是不是好懂多了?容易理解多了?
  大家都知的,有經驗的獵人,在山林中一看野獸留下的糞便,就知道是甚麼野獸。糞便中藏有動物身分的「密碼」,缺少狩獵「修行」的人就分辨不出。
  趙之楚小時候曾聽過一個與糞便有關的傳說:
  韓信小時候是個遊手好閒的浪蕩少年,常取笑一位在街上擺攤算命的先生…
  「你成天替別人算命,」韓信說:「何不算算你自己何時才有個『發達』…」
  「我命中註定要為別人算一輩子命,」算命先生說:「你成天這樣的不務正業的遊手好閒,將來一定會餓死。」



  「好,好,你會算,你會算…」韓信一臉不以為然的說:「我也會算,我算你不久就要倒大霉…」說罷裝模作樣的「掐著指頭」作算命狀走開了。
  韓信掐著指頭不是算命,而是計算著如何整人的「壞點子!」
  「你繞著一堆大便看了又看,」次日清晨,韓信來到算命攤前,問算命先生說:「不就是一堆大便嗎?」
  「不,不,」算命先生一本正經的搖著頭說:「此大便非比尋常,非比尋常…」
  「怎麼個非比尋常法?」韓信不解的問。
  「此人將來不拜將,定會封侯…」
  「如果是我拉的呢?」韓信沉不住氣的,喜不自勝的說。
  算命先生轉身拿起身邊的板凳,韓信一見情況不妙,拔腿飛奔…
  後來韓信幫劉邦打敗項羽後,果然拜將封侯了!因而才有這一類的附會《傳說》。就像劉邦《斬蛇起義》的傳說一樣,大部分都是「錦上添花」的故事。
  這類的傳說未必是真的,「糞便裡有道」則是相當有「共識」的。
  算命先生繞著大便看,有看的道理,他明知是韓信幹的好事,就是要他自己承認,才說此人將來會拜將封侯…
  韓信果然「著道」了!幸好反機靈應、快捷(這才是韓信拜將封的本錢),否則非挨一板凳不可。
  這則杜撰的故事,說明這位算命先生至少熟知兩種「道」:一是糞便之道,一是誘人上鉤的「心理學」(讓韓信不打自招)之道。
  越王勾踐就曾親嚐吳王夫差的糞便,因而贏得夫差的信任,終報大仇。糞便中不只有「物理、生理、病理」的「道」,還有《心理學》上的大道,這就是俗話說的:「運用之妙,存乎一心。」也是道無所不在的證明…
  《大學》中有一句話說的很抽象,很不容易理解:「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看起是很有道理,該怎麼理解呢?古人從「訓詁、註釋」方面的解說很多,趙之楚就是體會不出,這中間的「道」在何處?究竟近了甚麼道?



  最近,就是這幾天,趙之楚從生活中似乎悟出了「道在邇」的一些道理:
  每天早起要做四、五件日常生活小事:燒水泡茶(趙之楚自己喝),煮三味茶(紅棗、枸杞、黃芪茶:朱迪姐妹喝),煮小米、藜麥稀飯(一家人的早餐),煮糯米飯(為話聊會員作「飯團」)。
  面對這些事,該先做那一件呢?該如何安排才算是「知所先後」呢?才算「近道」呢?又近了甚麼「道」呢?
  做任何事,第一要遵守的就是「經濟原則」。簡單的說,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最多的事,就是「經濟原則」,符合經濟原則就是「近道」、近了「成效之道」,近了「科學之道」。
  第二要遵守的就是「輕重緩急」原則。簡單的說,就是要滿足最急迫要滿足的欲望。口乾了一晚,早起喝茶當然是一天的最先要滿足的欲望…
  同一時段內,要辦許多事情,「孰重孰輕」(厚薄)由「需要」決定;「孰先孰後?」由「完成所需的時間」決定:這就是辦事的「道」。
  清早起床,對趙之楚來說,「萬事莫如喝茶急。」有了這樣需求就有這樣的安排,將燒水泡茶排在第一;燒水壺因為用久了,顯示入水量的玻璃管子已經不透明了,灌水時常發生「溢出」再「傾倒」的事。趙之楚為此煩惱了好一陣子,後來受了上電梯,「閉目養神23秒」的啟發,經過幾次試之後,開了水籠頭後,不看玻璃管,只在心中「讀秒默數」,數到21壺中水剛好到達標示線。
  趙之楚又多一項「數據化」的生活了。數據化的另一好處,趙之楚可以利用「默數21秒」的時間,做另一件事,替代呆立「痴等」的「無聊」…
  下一個問題就是:「如何安排各種工作最省時間,每一項工作的程序不會相互抵觸,完成的時序才會順暢」?糯米、藜麥、黃蓍、紅棗,都要先沖洗過才能下鍋,大紅棗要剪成片才容易煮出味道…
  這樣一堆雜事,該怎樣做,最節省時間,完成的順序又符合需要的緩急,就是最合「道」的安排…
  趙之楚的安排是這樣的:
  經驗告訴趙之楚,泡茶水燒開要8分鐘,燒上水之後,利用8分鐘做能做的事,燒上煮三味茶的水,接著洗小米、藜麥,加水後置於爐灶上,然後將剪成片的紅棗、黃芪與枸杞沖洗後放入鍋中。接著就是清洗糯米,放入大同電鍋中。這時泡茶的水已經開(沸)了,將茶葉放入茶壺中,加入沸水,前後8分鐘,早晨的工作就算完成了。
  煮稀飯、三味茶需要30分鐘,坐在餐桌前,做10分《手指造型靜坐功》第25式造型(調治呼吸系統),然後便看電視《新聞今日談》,便做第7式造型(調治心律),第2式(舒緩骨節酸痛)各7、8分鐘…
  這樣做了不知多時日,才悟出:這就是「知所先後,則近道矣」的道!就事論事,趙之楚也是一位「得道者」。
  道有大道小道,正道邪道,不管是甚麼道,「公平」,或「公正」是一切道的「共同因子」。
  孔門弟子端木賜認為:「富而無驕,貧而無諂」已經是了不起的大道了。
  孔子則認為只是「可也」的小道,遠不及「富而好禮,貧而樂道。」這才是「大道」因此,道也是「相對的」…
  中國日趨富強,共產黨中央,或黨校,要及時教導黨政幹部嚴格遵守「無驕、好禮」的待人與服務的態度,尤其是出國旅遊、辦外交的時候。
  「儒學治國」不是一時的「手段」,而是恒久不變的「操守」,「富而好禮」是儒學的基石,能堅持多久,共產黨就能執政多久,中國就能富強多久。就不會步各帝國主義,與殖民主義者「驕縱自大」,「蠻橫無理」的「衰亡後塵」。
  《禮記.大同篇》:「大道(治國、平天下)之行也,天下為公(平等而公平)…」
  「道」就是「經濟」,俗話說的「省事」。做事要符合「經濟原則」才是「近道」,要合乎人情,才算是「近情」。正是俗話說的:「合情合理」(近乎人情、合乎天理),或「近情近理」(貼近天理,貼近人情)
  這裡所說的「經濟」,並不是《經濟學》,而人「生而知之」的「方便原則」、或「省事原則」,這是不必教導人人都懂,都會遵之行之的本能。譬如:公園中一塊方方的綠草地,如果不插許多「請勿踩踏草地」的牌子,一定會走出幾條「兩點之間直線最短」的斜線。走出這些直線的人,不一定讀過《幾何》,也不一定懂「超近路」就是省時的《經濟學》…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趙之楚專欄
開場白
論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