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趙之楚《霸凌(三)》2017/6/16

  任何宗教的《聖經》,與《論語》一樣,原本只是一部《道德行為規範》的書,是缺乏強制約束力的,不論是甚麼宗教,甚麼國家,凡是企圖以暴力為後盾,將《聖經》作為治國「法典」,就是別有用心、別有企圖的自私行為。
  《聖經》之所以缺乏強制力,是因為沒有一個「有公信力」的組織,可以詮釋《聖經》條文,每一個宗教宣講自己的教義,都是各說各話。



  西方是擺脫《聖經》,走向「政教分離」之後,才開始進入現代文明的。
  製定法律的人,也有些像創立宗教的人一樣,創立宗教後,或寫罷《聖經》之後,就不再能因人、因事而作「適時」的「解釋」法律,甚至也不能「執行」法律。這就是說:「法律一旦經立法機關「三讀通過」,經國家元首簽字公佈成為法律之後,就不再受立法者,或立法機關的主宰、控制了,這是實施「三權分立」的,民主國家的「通例」。
  執行,或使用法律的人或機關,稱之為「司法單位」、律師行業。司法權,不但不受立法者的限制,也不受「行政單位」的左右,這就是「民主國家」引以為傲,引以為榮的「司法獨立」,或稱之為「三權分立」。
  負責執行法律、解釋法律是司法官、律師。
  法律是這樣的,《聖經》或學術《經典》也是如此。這就是為甚麼同一個基督教,同一本《聖經》會有那麼多不同的「教派」,譬如:天主教、東方正教、新教;每一教派又有數不清的「教會」:譬如:「浸信會」、「宣道會」、「長老會」、「循道會」、「播道會」。有些教會為了取悅信徒、擴展財源,不惜與政治掛鉤,又走回「政教合一」的老路,這是「宗教的墮落」…
  不同的教派、教會,用的是同一本《聖經》,信的是同一個,奉天父之名頒布的《聖經》,譬如:《舊約》、《新約》、《十誡》…為甚麼要分派呢?能告訴人,或能說出口的理由只有一個:「對聖經的見解不同。」說不出口的理由卻有兩個:「爭權」(自立教派與自立為王是同一心態),信徒越多,權勢越大;與「奪利」,信徒越多,財源越廣…
  神就像製定法律的人或機關一樣,《聖經》一旦寫成文字,頒布之後,神就喪失了解釋、執行的權力。這就是尼采說的「上帝已死」。因為執行《教義》,解釋《教義》的是傳教人士,譬如:神父、主教、牧師…



  負責解釋、傳播《聖經》的教士們,也像解釋法律的律師、法官一樣,憑各人對《法律》條文的理解作出判斷,法官再憑自己對法律條文的認知,參考、斟酌律師的辯解,作出「判決」。傳教士的解釋,合不合《聖經》本意,沒有人能說不!律師的辯解,法官的判決,合不合立法原意,也沒有人能說不!
  傳教士對《聖經》經文的解釋,則由聽眾、信徒們的「自由心證」作為最後「審判」了,信徒是因為相信某傳教士的說詞,才會入教,才肯奉獻。譬如台灣有不少人相信《飛碟會》教會的教士(不提此人姓名),認定1998年3月31日上帝會駕飛碟來Texas的Garland接信徒上天堂,從台灣帶了150多位學有專長的信徒身穿白衣,到Garland等待上帝…
  為甚麼會選Garland呢?據信徒說:Garland就是「上帝之地」,將Garland當作Godland,這等「望文生義」的本事真不小,不可思議的是,竟然有人「信以為真」。
  也是發生在Waco,Texas的宗教事件,簡稱「韋柯包圍事件」(Waco siege),動用了聯邦軍警,包圍51天,造成包括主其事的David Koresh在內的76人死亡。也是因為對教義的理解不同,從Seventh─day Adventist Church分離出來的「分支」,簡稱Branch Davidians或Branch(大衛分支)。在美國這樣教育發達,以基督教為主流的宗教國家,基督教鬧出這樣的事,是《聖經》出了問題?是信徒出了問題?還是主其事的David Koresh出了問題?極可能的,是都出了問題!
  這類教會的主其事者,霸凌信徒的心靈,霸凌信徒的肉體,霸凌信徒的財產,比拳打腳踢的肉體霸凌嚴重百倍、千倍。
  同樣的,強迫別的國家、部落放棄原有信仰,改信「自以為是的宗教」、「自以為完美的政治體制」:譬如投票選舉式的「民主」、實施三權分立、議會制架構。最後弄成了一個「三不像」的,難以收拾的「混亂局面」,譬如中東各國…
  這種「強人所難」的,或「別有用心」的政治改革,也是一種「霸凌」行為。霸凌別人的習俗,霸凌別人的傳統、霸凌別人的價值觀,合稱之為「精神霸凌」、「信仰霸凌」或「文化霸凌」…
  這一類的霸凌是摧毀他人的「文化」,用心之毒,甚於暴力霸凌萬萬倍。
  有人說:舉其事的國家所要的,就是這種「你亂我平安」的局面。



  凡事,只要有人說,就不怕沒有人信!尤其是類似「神話」的政治口號:譬如自由、民主、人權、平等…
  也有人相信,當「人肉炸彈」為信仰犧牲的人,死後可以升天堂,天堂有無數美女在等他們。其實「死後可以上天堂」這樣的想法,一點也不荒堂,這與「死後可以復活」的想法是不是有些類似之處的呢?
  人的「信仰」,真是一股不可思議的「力量」,可以成佛,可以成魔的力量…
  語言一旦說出、文字一旦寫成,它的效用就成了任人解釋的「死文字」(文字不會自我辯解),死語言(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一經說出,就任人照其自己的利害、得失,作出各種「匪夷所思」的解釋了。律師、傳教士是最會給人「許諾」的人,古人勸我們要切記「輕諾寡信」這句話。
  大家常說,或常聽人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這句《聖經》語言:
  是的,《聖經》真的有這句話,《聖經》上的話很多,甚麼要特別重視這句話呢?是不是所有的傳教士,都愛用這句話呢?每位傳教士,對這句話的解釋都一樣嗎?
  就說民主國家最神聖的《憲法》好了,《憲法文字》是受過中等教育的人,都能看懂,都能藉以主張自己權利的保障文件。各文明國家為甚麼還要設立一個,或7人,或9人的《憲法解釋》法庭呢?
  就是每個人對同樣的一段文字,總能有不同的理會、或理解。多數是向對自己有利的方向作解釋:譬如有報仇意向的人,就特別喜歡:
  《利未記》(摩西的第三卷書)24章19─20:「如果有人使他的同伴傷殘;他怎樣待人,人也必怎樣待他;以傷還傷,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他怎樣使人傷殘,人也必怎樣使他傷殘。」
  「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原文是:An eye for an eye and a tooth for a tooth 。趙之楚不是評這句話的「是非」,只是想說不同的人,懷著不同的目的,對同一句話有不同的解釋。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趙之楚專欄
開場白
論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