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趙之楚《樹敵.防敵.化敵(二)》2017/7/14

  樹敵只是一句話的事,化敵就靠「真心誠意」的功夫活兒了。如何才能顯現「真誠」?時間!持之以恒的悔改行為,最後必能達到「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結果…
  「防人之心」只是勸人小心,不要貪便宜上當受騙,並沒有要人先設定防的對象,即使有特定的對象,也只能深藏心底,那是永遠不能示人的秘密,當然不能指名道姓的說自己要防某特定的人,或某特定的國家;就像家裡安裝「警報系統」一樣,不能說是專為某特定的人,或某特定幫派而設。一旦說明了,必然結仇結怨,最後一定是「惹禍上身」…



  「警報系統」(雷達)也不能安裝在某特定要防的人,或某特定幫派的家門附近,更不能將「窺視孔」(偵察機抵近偵察)安裝在別人的家門上,讓人動彈不得。這就是「防衛過當」。更不可理喻的事是,自家建「防盜牆」還要「被防者」出錢(墨西哥邊牆),這是不是「欺人太甚」?自有人類以來,最窮凶極惡的幫派、黑社會流氓,大概也想不出這樣惡毒的點子吧?
  「過當的行為」,必然會產生「過當的反應」!這就是造成目前美、俄間惡性軍備競賽局面的病因。
  「備」可以在自己家門之內,預備些足以防身的急需武器,而不是要到「假想敵」的家中,將假想敵殺死在他們的家中(斬首、外科手術)。而理直氣壯的說:「攻擊是最佳的防禦。」
  矛與盾(矢與函)之間,或攻與守之間,誰都沒有絕對優勢。俗話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俗話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就算你今天打敗了仇敵,難以避免的是十年、百年後的報仇災難…
  「美國為甚麼那麼在意北韓試射飛彈呢?」趙之楚問Dick楊:「不是有許多高效能的反彈導飛彈嗎?試射一次,打落一次不就完了嗎?」
  「你認為美國、日本、南韓沒有試著攔截過沒有?」
  「嗯,」趙之楚撥雲見日的嗯了一聲:「你認為是攔截失敗了?」
  「不確知,至少有可能。」Dick楊。
  「還有人說…」
  「前兩次試射失敗,就是美國破壞的,」Dick楊說:「你信嗎?」
  「前幾次成功的試射又怎麼說呢?」趙之楚不以為然說:「說北韓的飛彈用的是美製的蕊片,也有人說是美國用『雷射聚光』擊落的,這樣的鬼話,你信?」
  「說的也是,」Dick楊說:「若有這等本事,北韓就不足為畏了。」
  「網站資訊,你就當它《關鍵時刻》節目聽聽吧!」
  「哎,說到《關鍵時刻》,主持人的語調,娛樂性十足,」Dick楊認同的說:「說的東西卻是有憑有據…」



  「認同,」趙之楚說:「前天(5月30日星期2)就報導了日本佔據台灣時,鼓勵台灣人民種植鴉片,吸食鴉片,毒害台灣人民的紀錄片…」
  「今天(5月31日星期3)我也看了他們報導日本社會,從上到下歧視、仇視、瘧待老人情況。甚至有政府官員說:『不能工作的老人就該早些死去,活著浪費糧食』…」
  「說正經的,」趙之楚抓回自己的主題說:「不說日本了,還是說說美國吧,研究、製造、儲存了那麼多先進的航空母艦、飛彈、反飛彈、  雷達,都是浪費『民脂民膏』,如果有一天,假想敵,譬如中國,研製出新的武器,譬如『東風26─D反航母系列飛彈』,或能偵測隱形飛行物的新式雷達,這些花了大量金錢製造,儲存了3、50年的舊貨,還有用嗎?豈不都報廢了?」
  「美、俄過量(足已毀滅地球10次以上)的核彈,已經成了兩國的沉重負擔,而不是資產。」Dick楊說:「明明知道沒有用,還得小心翼翼的維護、保養,每年只能試射一兩枚,看看是否還有效?真的是浪費『民脂民膏』…」
  「效果不如放『沖天炮』…」趙之楚說。
  「放沖天炮,還是與民同樂,」Dick楊說:「試射飛彈,只是少數人的娛樂,納稅主角的中產階級,連看一下熱鬧的份兒都沒有。你說他們心裡怨不怨?」
  「國家的納稅主角,中產階級越來越窮,軍火採購人員、軍火製造商,凡是與軍火有關的買、賣兩個鍊條有關的人員,都發財了。都貪取了許許多多『不義之財』,」趙之楚說:「這些人,凡是從軍火事業中分得好處的人,當然要不停的製造『假想敵』,『編造假新聞』欺騙美國善良的人民。自己賺些骯臟錢事小,花老百的血汗錢,還讓老百姓過『提心吊膽』的日子,這是比貪污還要可惡的罪惡行為。」
  「還要鼓動、強迫像日本、南韓、台灣那樣的傻子,購買自己報廢的舊武器…」
  「管它有效無效,管它新舊…」趙之楚說:「反正用不上!連朝鮮都對付不了,還想到中國來南海耀武揚威…」
  「新的也只有30%的準頭,買舊貨說不定回扣、佣金報酬更豐厚些呢?」Dick楊說。
  「就像你從前服務的船公司,寧願買舊船…」
  「真的,老闆省錢,經手人也可大撈一票。」Dick楊說。



  研製武器的最初目的是為了自衛,尚情猶可原。將自己淘汰的落伍的武器轉賣,或是送給自己所喜歡的各國「反政府組識」,那就不是單純的經濟動機了,而是帶有「唯恐天下不亂」,以便從「亂中取利」,將自己的利益,建立在別國人民的痛苦上的「骯髒」目的。
  多行不義,是天理不容的事,美國國勢日趨於「式微」,可說是「其來有自」(自作孽不可活)。
  製造武器若是用於自衛,也許還是「言之成理」的事,製造武器出售,就「不仁」了:
  《孟子》書中有這樣幾句話:「矢人(製造弓箭的人)豈不仁於函人(製造護身甲的人)哉?矢人惟恐不傷人,函人惟恐傷人…」仁與不仁,存於製做的初衷。
  現今敘利亞反政府組織,與ISIS所用的武器、車輛,全是「美軍」的制式武器,有美國,及其盟友直接援助的,也有從伊拉克搶奪來的。如果說,中東戰場或死或傷,成千上萬的無辜的婦女、兒童,或直接,或間接都是死於美國人之手,似乎也是言之成理的話。
  俗話說:「錢要花在刀口上。」建了10艘超級航空母艦,上萬枚核彈,無數超現代的戰鬥機…為的只是防患一個說有似無的「假想敵」,許多尖端武器,都是不曾用過就「報廢了」,並不曾用這些尖端武器打過一次漂亮的勝仗?為美國、為美國人民謀得甚麼樣兒的福利?軍火商的財富(多數是賺美國政府的錢),則是扶搖直上,窮人越窮,財富越來越集中,國家中流砥柱的中產階級的生活越來越困窘…
  貧富不均是社會動蕩不安的主要因素,貧窮是「恐怖活動」的溫床,美國的真正敵人,不是敘利亞,不是俄國,當然也不是中國,而是「蕭牆之內」美國善良而心懷不滿的人民。
  所以真正「最佳的防禦」,就是少管別人家的閒事,中國人常說的:「各人自掃門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多做「勸和」不做「鼓勵對抗」,或「挑撥離間」的事,慢慢的「化敵為友」,進於「無敵」佳境!
  化敵為友的方法是:取得互信,互信說來容易,實踐起來是有實際困難的,因為人人都有「防人之心」,國際間的交往,也要像個人交朋友一樣,要本著「害人之心不可有」的心,以誠相待,相互尊敬,謹言慎行的交往,逐日增進:遇事多為對方設想,以「待人如己」的態度!從「天長日久」的交往中增進了解,增進信任感。少說「自美而醜人」的惡言穢語…



  與其「防敵」,就不如「無敵」。怎樣才能無敵呢?就是以「愛己之心愛人」,也就是「仁者之心」。仁者之心就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
  孟子說:「愛人者,人恒愛之;敬人者,人恒敬之。」最後便能達到「仁者無敵」的境界:(無敵二字的正解是「沒有敵人,是根本沒有人想與己為敵)!
  俗話說:「盜亦有道」,連強盜土匪都有「道」(公平交往,誠實相待),何況堂堂正正的國家政策,豈能靠耍「陰謀詭計」立國、強國、富國!
  孔子說:「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像美國總統川普,一上台,內廢早以生效執行的《奧巴馬健保》(Obama care),外廢已經有147個國家簽字,55個國家已經執行的《巴黎氣候協議》(Paris Agreement)。這就是不守信,或無信。也許可以為美國省幾文錢,卻「失信」於國際。孰輕孰重,出身於商業的川普當然心知肚明,為甚麼會「棄信義」而就「蠅頭小利」呢?
  美國人的心態,很容易了解:目中無人:「我就是不守信用,你們又其奈我何!」
  俗話說:「冤有頭,債有主」,當世界面臨困境之際,人們心中,尤其是「流離失所的,難民的心中都在問:伊拉克、敘利亞、利比亞等中非地區相互打打殺殺所用的武器是自製的?是購買的?向誰購買的?他們是怎樣變成難民的?是誰造成的?因何而造成的?是薩達姆胡森(Saddam Husain)?是格達費(Qaḏḏāfī)?還是別的甚麼「局外國家」,或「局外人」造成的呢?製造問題的人,自己承認或不承認,無關緊要,問題是受害人心裡有素!像日本人在中國、韓國、東南亞各國製造的罪孽、禍害,日本人承認不承認,不重要,中、韓、東亞各受害國,與受害的人民,無不清清楚楚的記得,如果不誠心誠意的像德國那樣誠肯的認錯道歉,中國人民、韓國人民、與所有受害者,及其後代,都會銘記在心,更不會寬恕、原諒的。
  日本也好,台灣也好,都只能修改自己的歷史,還真能改了中國的歷史?
  德意志民族的值得尊敬,不只是勇於認錯的道德勇氣,更重要的還是有不甘心被人利用,而鬧內哄的智慧,與民族尊嚴。面對「東、西德合併」一事,就值得台獨、港獨、疆獨、藏獨等甘心用被外國人利用,不惜破壞社會和諧,分裂自己的國家者,深切反省了!
  當初發動伊拉克戰爭、利比亞戰爭的國家,打的如果是「正義之戰」,是師出有名的堂堂之師,就不該在「破人國」之後,一走了之。中國的《兵法》講:「用兵之法,全國為上,破國次之…」打亂打破別人的國家是作戰的下下之策(卻是美國對外用兵的主要策略:目的就是要「乘亂謀利」)。這一類的老法子,早被世人看透,並鄙視的行為。如此行為,能贏得世界各國的尊重?擁護支持?能「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嗎?
  打破別人國家之後,置無辜蒙難的難民於不顧,就是「為德不卒」,或「始亂終棄」。如果說當初發動戰爭的目的是「唯利是圖」,戰後未能獲取利益,就撒手不管,就是「敢做不敢當」,就是不上道兒。被江湖人稱之為「孬種」的貨色!
  人與禽獸的唯一區別,在於人有一丁點兒「道心」(良知良能)。這一丁點兒「道心」,就是「愛心、仁心」。



  孔子說:「人而不仁,於禮何,人而不仁,於樂何?」
  禮樂只能只約束、輔導人的行為,像一個有德君子的模樣兒,不能約束人的心,人如果沒有「仁心」,或心中沒有「仁念」,只有「禮、樂」是改變不了這樣的人,是不可能起任何作用的。這就是「修身」必須從「誠意、正心」開始的道理。
  不錯,「道心」也是人生而有之的,孟子據此而引發出「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的論述。象徵「仁義禮智」的「道心」是「唯微」的,像風雨中的一支蠟燭,一遇上「食色之性」(人心)的強風暴雨,脆弱的「道心」就熄滅了,就是俗話說的「喪盡天良」,「天良」就是「道心」。
  人一旦喪盡了「天良道心」,結果必如孟子所說:「放辟邪侈,無不為已。」面對許多亡命的恐怖活動,我們不知檢討自己,而不探求他們為何不珍惜「誠可貴」的生命,而要走「予及汝皆亡」(與敵人同歸於盡)的絕路呢?
  人一生中要做的重要大事,就是弄一個類似「燈籠罩」的防風罩,小心翼翼的保護好易滅易熄的「道心」,使其成為主導生活「不滅的燈塔」。
  防風罩,就是「道德教育」,就是孔子說的:「道之以德,齊之以禮」的禮、樂教育。
  就事論事的說,中國因為剛從農業社會步入工商社會,人民的生活方式,與先進入工商社會的西方比,確有些格格不入的「不協調」,或「不一致」,這不是中國人沒有公德感、不守法、也不是中國人特別自私,而是農業社會沒有這些規矩,新政府來不及教導。早期的英國倫敦、美國的紐約,豈只是隨地吐痰,滿街都是「糞便」,弄得樓下房屋沒人有敢住。同時期中國的大小城鎮是個甚麼模樣?甚至便早期,中國的長安、開封、南京,可曾出現過「滿街糞便」的情況?
  民國成立不久,南京蔣介石政府,就已經開始大力的推行「新生活運動」,到台灣後,仍以復興中華文化為主政、治國之本。小、中學課本中有《文化基本教材》,教室裡,貼滿了:請勿隨地吐痰、請勿隨地亂拋紙屑、上車排隊、請勿踐踏草地…之類的生活教育標語。幾十年宣導的結果是:台灣人民比大陸人民稍微文明些。這就證明:中國人是可教的,是受教的。兩岸人民生活行為的差異,就是「道之以德,齊之以禮」的政策成效。當台灣重視生活教育的時代,中國大陸,卻在如火如荼的大搞「反封建、打倒孔老二、破四舊、立四新、清算鬥爭」,以至弄到不可控制的「造反有理,革命無罪」的「紅衛兵」災難,因而延緩了中國人民與現代文明接軌的步伐…
  往者已矣,來者可追。中國現今正在大力的推行國民「生活教育」,在大陸旅遊時,看見男用公共廁所的「小便池」前貼了一張:「上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的生活教育標語。這就表示共產黨政府,在經濟發達、科技建設有成之餘,開始重視生活教育了。這豈不正是孔子說的:「行有餘力,則以學文。」嗎?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趙之楚專欄
開場白
論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