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趙之楚《豁然往朗(二)》2017/8/11

  趙之楚家的廚房,「爐台」與「流理台」之間,有一個像圖片中的center counter也有人叫kitchen island長條形3』x6』的「調理檯」。
  記不得是怎麼開始的(沒有慎始),趙之楚一直是站在3呎寬的一端揉麵作饅頭,或作芝麻烤餅,也沒有甚麼不便,也不曾有「不便」或「檯面不夠寬」的感覺…



  後來因為每天到mall走路、喝咖啡,每天買早點太費錢,張老師帶茶葉蛋、楊船長帶煎餅、趙之楚開始作「營養飯糰」。作完走路運動,坐下來喝杯熱騰騰的咖啡,吃幾片煎餅,一個茶葉蛋,一個營養飯糰,聊聊喜歡的新聞,其樂何極。
  開始作飯糰之後,用具與材料都多了:肉鬆罐、亞麻籽粉(flaxseed)、海苔片、飯鍋、保潔膜盒子。重重疊疊的放置,左轉挖飯,右轉取亞麻籽粉、肉鬆、海苔片,不方便不說,總是擔心將料理打翻,掉到地上…
  每星期6天做同樣的事,天天感覺不便,天天擔心用品掉落地上,忍著耐著做了兩年多的糯米飯糰,直到昨天,(04/21/2017星期五),不知為甚麼,突然站在「調理檯」的寬面做「糯米飯糰」。工作空間突然增大一倍有餘,工作時不必左轉、右轉了,也不再擔心物件掉落地了…
  讓趙之楚煩惱了幾年的問題,只是換個站立的位置,就「豁然開朗」了。
  「換個站立的位置,」趙之楚自我省思道:「不是很簡單的事嗎?以前為甚麼沒想到?」
  「站立的位置,」趙之楚繼而又想:「不就是人們常說的『立場』嗎?」
  「嗯,是了,」趙之楚有所悟的想:「立場不同,思考事物的『頻道』(channel),也就寬了,不便與煩惱也就沒了,難怪人常說『屁股決定腦袋』,趙之楚這才了解:一個人『坐的位置』(職位),或『站立的位置』(立場),對工作的形響竟是這麼重要!」
  「以前為甚麼沒想到?還是根本沒有想?」趙之楚覺得方便之餘,自省的想著:「這樣簡單的一件事,為甚麼不早謀改善之道?竟讓這種既不方便,又擔心的工作,忍耐了兩年之久,才無意的得到改善,這太不可思議了…」
  「既覺得不方便,又擔心用品會掉落地上,」趙之楚有些自責的問自己:「為甚麼不想解決的辦法?是苟且?是因陋就簡?是想不出解決辦法?抑是根本沒有想過?」
  「沒有想過!」趙之楚對自己說。
  「為甚麼不想?」趙之楚自問。
  「因為一開始就是站在這位置(3』寬的一端)工作的,」趙之楚梳理思緒的想著:「當時並不覺得空間小,也沒有覺得不便。後來工作性質變了,工作方式,或態度仍照舊時的『習慣』,沒有隨之改變,潛意識裡,一定認為就是該站在原地(3』寬的一端)工作…」這是「制度」嗎?抑是習慣?難怪中國改革開放時,受久了《共產主義》思想教育的人會問:「我們究竟是姓社?還是姓資?」
  個人生活小事是這樣,國家的內政、外交、國防大事,何嘗不是受傳統的意識形態,老舊的制度限制,而不思改變?向來是別人任我擺佈,我豈能「移尊就教」的適應他人!
  能不能用這樣的思維,解釋目前的國際現象?甚麼「左派、右派」?甚麼「保守、激進」?都是不能適應「變遷」的結果。譬如:不能適時調整人、我兩國國勢的消長;不能接受人、我兩國經濟實力(從債權國變為債務國)的轉換;不能適應政治號召力的此起彼落(從一呼百諾,到人人都能對我說不)。
  老站在原來的位置,緬懷昔日的光輝,研判、處理眼前的事實。老想著「八國聯軍時代,又窮又弱,留著長辮子任人搶奪、燒殺的中國,而不能面對現今充滿生機,日新又新的中國,就是成見(prejudiced),或固化的偏見(stereotype)。其結果必然是「誤國誤民」!



  美國想阻止北韓發展核彈與導彈的問題,幾十年來,一直是採用不斷的加重「軍演」的方法,一直擔心,一直沒有解決…
  據趙之楚的看法,美國的憂患絕對不在北朝鮮,也不在敘利亞,當然不是俄國,與中國,美國真正的隱患,最重要的是:一是不懂「清官難斷家務事」的生活哲學,過度干涉他國內政,因而廣結仇敵;二是美國國內民主、共兩黨派過分重視自身能否執政的利益,忘了國家利益;三是勿視弱勢群體的訴求等原因。這才造成「階級對立」,使國民間的「人際關係」少了和諧,多了敵視甚至仇恨…
  貧富不是問題,種族不是問題。人文教育,或道德教育不深入,未入人心,才是問題的關鍵。
  美國獨霸世界幾十上百年了,對國際問題的處理方式,都養成了「習慣性」的模式了;也該是驕傲自大,目空一切的時候了;早已進入受自身惡習(腐化)支配的時候了;
  一個有錢有勢的人,處理事情是沒有耐心的,俗話說是「財大氣粗」,對一個財大氣粗的人或國家,是聽不進「逆耳」之言的,譬如:和平談判、和平共處、相互尊重、合作共贏。對這一類的苦口良言,不是「嗤之以鼻」,就是「充耳不聞」。
  戰爭或暴力手段,只能結仇結怨,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一個驕傲自大的人或國家,是不會「設身處地」的,換個位置(立場,譬如站在北韓的位置)思考一下問題的。總以為自己是「一怒而安天下之民」的仁義之君。除了習以為常的「拍桌子、動武」手段與思維方式之外,是不會思考其他的解決之道的。就像趙之楚不知改進的,一直站在「調理檯」寬3」的窄端做糯米飯糰一樣。
  掌控權勢久了,「一呼百諾」習慣了,對人「頤指氣使」習慣了,就懶得輕聲細語的與人商量事情。憑「武力」或「財力」解決問題,要比「談判解決」既威風,又爽快,何樂不為?
  這樣的人,通常是不會考慮「武力解決」的後果,可能產生「禍延子孫」的後遺症。日本發動戰爭,讓現今的日本人民,二戰軍閥的後裔,不能抬頭挺胸的面對世人,只是一味的做「修改教科書」、「否認歷史」之類的「掩耳盜鈴」的事,有用嗎?日本能修改教科書,騙自己無知的國民,中國、韓國、所有受過日本侵略的國家,難道不會更極積的教育自己的國民「勿忘國恥、勿忘日本侵略」,不會建更多的「慰安婦銅像」樹立在日本駐外機構的門前?而且還要送到全世界展示,修改教科書,實在是「欲蓋彌彰」的愚笨行為,這樣的事,也只有日本的安倍晉三才能做的出。你想忘記的,偏偏是別人要牢記在心的。這樣一來,日本國民的歷史知識,是走不出國門的假貨,這是不是「誤國誤民」的愚民行為?



  像德國真誠的認錯:1970年12月7日,德國總統勃蘭特(Willy Brandt)在波蘭華沙猶太人殉難者紀念碑前的驚世一跪。
  美國是世界第一軍事強國,如果連美國都覺得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脅,世界上其他國家還有安全可言嗎?
  美國為甚麼沒有安全感?為甚麼總是擔心別人會攻擊他呢?不外兩個理由:一是得罪的人太多;二是作賊心虛。
  德國現任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曾說:「對於納粹的罪行,對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受害者,特別是大屠殺的受害者,德國應該承擔起永恒的責任。」
  勃蘭特總統在華沙的「驚世一跪」與默克爾總理說的「對納粹所犯的罪行,德國應該承起永恒的責任」一翻話,讓德國後代子民,從納粹罪孽中徹底解脫了,將本是一件「罪惡滔天」的大錯,變成受到舉世尊敬的榮耀,並成為舉世楷模…



  今天世界各國,包括以色列,要恨也只恨「納粹黨徒」,絕口不提德國人民了。這就證明,只要能誠心悔改,世人必然會寬恕、原諒的。
  日本人一直想「脫亞入歐」,究竟羨慕、崇拜歐洲人的甚麼?科技?財富?當然都不是,因為這些方面,日本都是領先歐洲的,應該也不是「長像」,因為長像是改不了的。唯一可能的理由,必然是較高的「文化、道德素質」,這才是日本最差的。像日本這種「敢做不敢當」的「無賴」民族,歐洲入歡迎嗎?歐洲人民會尊敬這樣「數典忘祖」的人群嗎?一個像台灣民進黨的某些,患有嚴重自卑症的人,連「兒不嫌母醜」的做人道都不懂,自己的祖先都不要的人,誰能?誰願意與之交往?
  歐洲人厭惡、歧視想脫亞入歐的日本人,日本人也瞧不起「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台灣人,就像沒有那一個民族,喜歡賣國求榮的「漢奸」(或美奸、或日奸、或俄奸…)一樣。因為「愛國家、愛民族」的道理是相通的…
  「出賣祖先」的人,只能被人利用,是沒有人願意與之誠心交往的。這就是台灣自稱「時代力量」,其實是「迷失一代」的悲哀。
  耐心而持之以恆的,建立國際誠信;以寬宏大量的胸懷,化解宿仇舊恨,才是化敵為友的正道。只有這樣,才能「安享太平」的生活,才是為國為民謀萬世之福的政治家!
  製造分裂,製造對抗而從中取一時之利,只能「遺禍後世」,是真正大丈夫所不恥為之的「權謀之士」的行徑。
  孟子說:「以力服人者霸(結盟諸侯的霸主),以德服人者王(共主)。」
  又說:「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逮也。」一旦有機會,或機會成熟時,就會反。近代有許多國家,是不是常出現,以膽敢對美國「說不」的政治人物為英雄的現象?這就足以值得美國反省與警惕的了!
  相互利用的「結盟」或「同盟」,都不是「心悅誠服」的結合,趙之楚最近重看《大秦帝國》影片,感想特深,中國春秋戰國時代的「結盟」,不論是「合縱」或「連橫」,都是「相互」利用,相互欺騙的把戲。現今的同盟更是爾虞我詐,譬如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時,理由是伊拉克有大殺傷性武器,打完之後,甚麼也沒有找到,就是美國欺騙盟國的證明。口口聲聲100%保證,到時候,隨便找個理由,譬如「沒有大殺傷武器也要打」,這就是對同盟國的交待。
  最近美國國會,又召集「六大情報部門」的負責人,到國會作聽證會報告。聽他們對朝鮮核武的報告,這些國會議員信得過他們說的話嗎?議員們應當不會忘了,發動伊拉克戰爭之前,也舉行過這樣的聽證會,情報部門的官員們,在聽證會上言之鑿鑿,連當時的「四星上將」(Colin Luther Powell)都被騙了,騙得他親上戰場。
  再說,大殺傷性武器,有誰比美國、俄國更多?別人有就該討伐?這是「正義」?「正義」該作如此的定義嗎?
  結盟,其實就是一時的「緩兵」之計。日本真的是美國同盟國?美日之間究竟有多少誠信?都是心知肚明的事。彼此都是相互利用,不同的是,誰利誰較多的差別!美國要人充當「獵狗」,日本要的是「狐假虎威」!那一天,日本真的成為「正常國家」之後,還會俯首聽命於美國,心甘情願的充當美國的獵狗?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趙之楚專欄
開場白
論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