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趙之楚《大樂團指揮(二)》2017/10/13

  ✽  ✽  ✽
  「樂團指揮」就是樂團的領袖,或靈魂。他的專長可能是:小提琴家(violin)、長笛手(flute)、小號手(trumpet)…或其他樂器高手,但絕對不是「精通每樣樂器」的全能者,指揮,各種團隊的領袖人物,必不可少的就是深知每一成員的長處,每一樂器的特質,讓樂手與樂器發揮其長處,相互配合的「恰到好處」,以表達他自己對「演奏曲」理解的詮釋。



  特別重要的,身為「大樂隊指揮」者,對樂器不能有偏好,要公平對待,讓參與樂團的每一樂器,都有一展所長的機會…
  中國傳統政治對領導人的要求是:「為政不在多言。」
  樂隊指揮,熟悉樂團中的每一樂器,卻不演奏任何樂器;上台後,憑「眼神」、憑「默契」,憑「指揮棒,自始至終,一句話也不說,就能讓整個樂團的各種樂器,演奏的「絲絲入扣」。這就是「為政不在多言」的具體表現。
  孔子對樂團的認知是:「樂其可知也。始作,翕(xī:和順)如也。從之(展開),純如也,皦(jiǎo:清晰)如也,繹(純正和諧)如也。以成。」
  樂團指揮要深知每一樂器的特性,每一演奏者的技巧,了然各樂器的「長短、強弱」、相互所構成「和諧的融合點」所在。就像一個好的國家領導,必須熟知可用的人才,就是人們常說的「知人善任」;不能像川普一樣,上台大半年了,仍有幾千個職位空懸無人,新任命的官員,椅子尚未坐熱,就一個接一個的被「炒尤魚」。領導人最重要的責任,就是使各部門的人員,能在各自的崗位上,發揮其長才時,同時又能與同事「和諧」的「合作」,而不產生相互干擾的「雜音」,這就是「統御領導」。統御領導」與其說是「才能」,不如說是「人格媚力」,或「人格修養」。人格媚力就是「道德影響力」,就是「以德服人」,就是《儒家政治學》主張的:「居其所而眾星拱之」。
  儒、道兩家所說的「領導者」,看似「無為」,其實已經是「無所不為」了。各級幹部都能在自己的崗位上,各盡所能的辦事,這就是「領導者」要作的,與唯一要作的事。
  像美國目前「一國三公」,各說各話,絕對不是「民主」政治的好榜樣。居領導地位的川普,三更半夜的自發《twitter》,並不是「勤政愛民」的表現,而是「多言亂政」的成分居多。這就違反了儒家「為政不在多言」的原則,效果好不好?旁觀者心裡都有數!
  今年初,川普上台不久,趙之楚曾將他的《twitter》講話,視之為羅斯福的《爐邊談話》(Fireside Chats),甚至比爐邊談話更便捷,更有效的,拋開各種媒體,有話,有理想,「直接訴諸選民」,「直接與選民溝通」,才是民主政治面對選民負責最好的辦法…
  不料,川普的《twitter》言論竟是「前言不對後語」的「情緒」反應。既無政治智慧,又缺少文學修養的,淪為街頭巷尾的「匹夫匹婦」之談。
  看來川普是一位連「沉默是金」的智慧都沒有的人,至今仍以為自己是一個talk show host,說話以逗聽眾笑為成功的主持人。
  俗話說:「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印度入侵「中國邊界」一事,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李克強一句話也沒有說,外交部、國防部的發言人,也沒說一句讓對方下不了台的狠毒話,印度入侵中國邊界的幾十個軍人,毫髮無傷的,悄沒聲的撤了回去,印度總理莫迪(Modi)還是照樣要參加9月在廈門舉行的《金磚峰會》(BRICS),就是因為沒有說重話「撕破臉」。經濟利益是現實的,拉誰打誰的「合縱連橫」外交手段早已過時,憑口舌之能的外交戰是不現實的,捨近求遠是不智的,印度的領導人還是比台灣的蔡英文聰明多了…
  雙方軍人在前線對峙了一個多月,沒有動刀動槍傷對方一個人,比小孩打鬧還要文明的多,這也是中、印雙方懂得克制的理性行為,必竟是兩個「文明古國」。台灣立法院是每會必打架,而且打的還很兇,比中、印對峙兇狠的多。台灣政治人物是「內鬥兇狠」,面對美國、日本時,那種哈巴狗逗主人喜歡的「特技」,不需主人下達指令,自動表演個全!這讓趙之楚想起了女兒養的小狗裘伊。如果趙之楚不是中國人,不顧民族顏面,看看這些表演,也是有趣的…



  如果洞廊對峙之初,習近平或莫迪說了些甚麼狠話,譬如:美國總統川普說的:「所有選項都攤在桌上了、我已經氣瘋了、槍彈已經上鏜了…」之類的話,中印邊界對峙的情況勢必不會如此「平和」的了結。
  這就是俗話說的:「君子絕交不出惡聲」的好處。如果當初說了幾句逞一時之快的狠話,在廈門召開的《金磚峰會》BRICS峰會,莫迪還能厚著臉皮參加嗎?不參加造成的經濟損失又如何彌補?荒漠的土地沒有得到一寸,造成無可預計的,長期經濟利益的損失,印度人民該將這筆帳記在誰的頭上?肯定不會計在習近平的頭上…
  印度最近換了「國防部長」,也許就是「洞廊」事件的「替罪羊」?
  中國俗話說:「話到舌尖留半句」:美國與朝鮮弄的如此之僵,與俄國越鬥越上臉,都是愛逞口舌之快,的莽夫行為,更是缺少「君子絕交不出惡聲」的修養所致。這樣的人,掌理國家的政務,能演奏一曲《和諧》的樂章?能將國家治好?抑是「治絲亦棼」呢?美國人民要小心,要反省啦!



  印度入侵洞廊是一時衝動?也許是有計劃的想引中國動武,不大不小的打一仗?以便大肆宣揚,破壞中國形象,中國沒有上當,中國並沒有憑籍實力,與之正面交鋒打一仗,不論勝敗,某些不懷好意的國家(也許與美國、日本、英國、澳大利亞早已達成協議,至少也有聲援印度的「默契」),必然借機在國際間掀起一陣,對中國不利的國際風暴,坐實「中國威脅」的宣傳,打著正義的旗號,說中國仗勢欺人,討好印度,加深中、印間的敵意…
  中、印成仇之後,獲利的絕對不是中國,也不是印度,而是局外的某些常靠製造「分裂」坐收漁利的「國際慣犯」。
  絕對不是趙之楚「以小人心,度君子之腹」,不久前,土耳其在土、敘邊界上空,打下一架俄國軍機,就是美國有意挑起「土俄仇隙」的大陰謀。普京是何等人物,能上這種當?
  不但沒說一句狠話,也沒有採取任何報復性行動。不只如此,普京還是一位深懂「君子報仇,三年不晚」的深謀遠慮人物。最後還來個「以德報怨」,揭穿土耳其軍方企圖推翻總統艾爾多安(Erdoğan)的「軍事政變」(誰是幕後主使者,不必說了)的陰謀。
  對艾爾多安而言,這是一分不能不報,永世不忘的恩情。果然不負普京的期待,艾爾多安來一個「知恩圖報」的買了俄國的S─400防空飛彈。這一棒打中了「北大西洋公約國」(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的要害了!也報了中國「紅旗9防空飛彈」的一箭之仇。(一年前本是中國紅旗9中標的,硬生生的被阻止了。)



  以製造「裂變」謀利的美國,遇上了深謀遠慮的普京,只有「認栽」的分兒了!
  「仇恨」這玩意兒,挑起十分容易,「化解」就千難萬難了!台灣的民進黨人,正在為台灣的後世子孫,建立「仇中之恨」,這是「罪惡中的罪惡」。
  朝鮮問題得不到和平的解決,就是美國外交政策僵化的表現。就憑這一點,就不是這個「世界大樂團」的好「指揮」…
  這是美國政治人物不懂「和而不同」,或「不同而和」的《政治哲學》。一味的追求「同」:同一政治制度、同一宗教信仰(One nation under God)、同一價值觀…
  其實這些全是「自欺欺人」的「口號」。不說別的,同一宗教,信同一個神,為甚麼會有那多不同的「教派」:基督教(Christianity)、天主教(Catholic)、東方正教(Orthodox)…基督教中又有將近3,000多個「教會」…」他們說的都是「神的意思」嗎?若是相同,為甚麼要另立教派?另立教堂?另立會所呢?
  這是不是「假一神之名,行多神之實」呢?這是不是與「打著自由民主之名,行略奪之實」,有異曲同共之妙呢?
  如果說「宗教」也是一個「大樂團」,為甚麼不能在「神的指揮」下,合奏《神愛世人》的大樂章呢?
  中國西藏洞廊事件,習近平、李克強算是給世界作了一個「可圈可點」的好榜樣!一個冷靜沉著,忍耐的好榜樣!
  將國家領袖比作「樂團指揮」,真是十分傳神的比擬。
  樂器各有其特質,演奏曲調,除了發揮自身的特質之外,更重要的還是與其他樂器的協調配合,這就是為人處世「和而不同」的原則。
  「和而不同」運用到「治國平天下」,就是「協和萬邦」。這就是中國《政治學》的精要!
  「平天下」並不是以武力「平定、並吞、征服」天下的意思,而是使天下諸國,能和平相處,就是「使天下平」。
  「和」字好解,就是人類絕大多數,不論是國家、社會組織、商業團體、個人之間,所希望、祈求的:「和平、和諧、和睦」。
  「和」沒有排他性,也沒有一致性,也不追求統一,不論是宗教信仰、政治制度、生活習俗,都要在「相互尊重」的原則下,「毫無歧視」的各隨所好,彼此尊重。



  「今天早上,進第一道門時,」剛坐下,正忙著調咖啡時,Dick楊說:「我與一位女士幾乎是併排走近大門,我搶前一步,為她開門…」
  「……」趙之楚覺得奇怪的想,Dick楊為甚麼會說這種日常生活中「理所當然事?」
  「她進門時,禮貌的說了聲『早安』,」Dick楊說:「你猜怎樣?」
  「……」趙之楚愣了一秒鍾說:「不知,猜不透。」
  「出我意料的,」Dick楊說:「那位女士進門後,大大方方的站在第二道門邊,等我為她開第二道門…」
  「這是西方女士們習以為常,行之有年的『女士優先』(lady first)的素養,」趙之楚說:「給男士一個表現紳士風度的機會,這也是一種禮貌…」
  男士們就不一樣了,如果你為他開了第一道門,他一順手為你開第二道門。走路時,不管遇到甚麼人,總是含笑點頭示意,或說聲good morning。人與人如此的相處,是多麼愉快的事。趙之楚有幸,幾乎是天天都能享受這種愉快。甚麼是「和睦社會」?能讓人覺得「愉快」的社會,就是「和睦社會!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趙之楚專欄
開場白
論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