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征服雪峰山》2017/6/16

來到一個新環境,時間過得特別快一些,眼看著一個學期就要結束了,今天是期末考試的日子,我早早在起了床,向教學樓走去。

邁出寢室的大門,一股寒氣吹在臉上,眼前映入陣陣白光,我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眨了眨仍然有點睡意朦朧的雙眼,腳下有點軟乎乎的感覺,原來是下雪了。

蜿蜒的校園小路上,鋪著一層薄薄的白雪,時間還早,走過的同學不多,避開零星散佈的幾個腳印,我小心地前行著。

從寢室到教室,要經過一座石拱橋,橋面只有五尺寬,兩邊石砌的圍欄不過幾寸高,昨晚下了這麼厚的雪,我估計橋上面肯定結了冰,想趁著現在走的人少,最上層的雪尚未化去的機會早點過去,漸漸加快了腳步。

小橋就在面前,眼前的景象卻讓我大吃一驚:黝黑的石拱橋靜靜地躺臥在那裡,橋面沒有一點積雪,橋頭一米左右的地方堆著兩大堆雪團和冰塊,人工剷除積雪和冰層的痕跡十分明顯。

前行幾步,我踏上了小橋,更加真切地感受到腳下的一切:這個早起的鏟雪人,不僅把所有的積雪和冰層鏟走了,還仔細地用竹掃帚將碎冰和殘留的水漬清理乾淨,北風一吹,這橋面比平常任何時候都乾淨幾分。如果不是氣溫有點低,我真想脫下鞋襪,赤腳在這上面走幾個來回。

站在橋上,我抬起頭,向教學樓的方向望去。透過橋頭那棵桂花樹枝葉的間隙,隱約可以看到一個佝僂的身影在頑強地往教學樓延伸,他的身後,一條比橋面稍窄的水泥路面慢慢成型;隨著那身影每一次躬下,雪團和冰塊一鏟又一鏟地飛出,在路兩邊慢慢堆碼出一個個不規則的圖案。

按下心頭的種種思緒,我繼續走向教室,經過那身影的時候,離教學樓的樓梯還有三四米的距離,我緩緩地轉過頭,懷著絲絲的敬意看去。

啊,居然是他,一中的校長趙林!

我不由得更加仔細地看著他:那單瘦的身體仍在重複一躬又一躬的動作,鼻孔和嘴巴不停地吐著熱氣,濕漉漉的頭髮和粗黑的眉毛在汗水與雪水的雙重洗滌下,分成雜亂的幾縷。偶爾有同學從身邊走過,他總是靜靜地站起身,讓到一邊,臉上露出絲絲微笑,柔和的目光注視著那些或輕鬆活潑或小心翼翼的青年男女,送到樓梯口才收回。

望著那有點佝僂的身影,我想起了校園裡的種種傳說:

趙校長是洞口縣第一批語文特級老師,年齡已經超過了60歲,屬於返聘任用的特殊人才;也正因這個原因,歷來由校長主政的一中,這幾年實際負責的是學校黨支部書記肖克海,趙校長一般不會參與學校的重大決策。雖然不太管事,但趙校長也有一些特別在意的東西,有時候甚至會因此和學校其他領導鬧得不愉快。

他特別關注的第一樁便是老師的教學品質,哪位老師如果教學水準差強人意,或者不思進取,他會不顧情面給予嚴厲的批評;許多老師想盡門路要進一中這個全縣最高學府,他總是嚴格把關,聽說縣教育局有位副局長的內弟持局裡調令來報到,他組織部分老師聽課後當場退了回去。

同樣讓他特別關注的,就是學生的學習和生活環境,他一直強調,辦學校一定要給學生一個寧靜的學習環境、自由的思想空間和良好的生活服務,為此,他得罪了許多想從學生身上刮油水的商人和領導,批評了許多秉承「填鴨子」教學方法的老師。

由於趙校長不是學校一把手,又固執地堅持著自己的理念,雖然所有的學生都喜歡他、所有的老師在明面上也尊敬他,但很多時候他都成了校園一個孤獨的風景,得不到大多數老師發自內心的支持與配合。久而久之,除了觸碰到他心底的原則,趙校長很少在學校裡發出自己的聲音。

這1989年的第一場雪下來,學校並沒有意識到會給某些同學造成某些影響,趙校長只能一個人默默地扮演起鏟雪人的角色。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鏟雪的行動,又鏟了哪些地方,但我可以想像,一個60多歲的老人,在這樣的嚴寒裡,在所有老師和學生尚在沉睡的時候鑽出熱哄哄的被窩,揮動著冰涼的鐵鏟和掃帚,一寸一寸地開墾著腳下的路,他懷著的該是怎樣的心情。

我沒有試圖去幫助趙校長開墾剩下的路,只是記下了這讓我怦然心動的一幕。

仿佛老天也願意加深我的這段記憶,上午的語文考試,作文是自選內容和體裁,我以《掃雪人》為題,用稚嫩而又飽含感情的文字,把這一切再現在雪白的試卷上。閱卷的時候,兼任語文教研組長的劉長林老師力排眾議,給我這篇作文打了100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