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掃地出台》2017/11/10

民進黨執政後,最大的看點就是把台灣迴腸(非常)有志氣的那一面,毫不氣短很有表現給他們共產黨瞧一瞧。那位外省人第二代,出生在台灣,在台灣完成大學教育,然後出國留學,拿到博士學位後,投奔共產黨的盧麗安,不但在復旦大學擔任教職,還加入了共產黨。更了不起的是人家當選了十九大人民代表。中國有十四億人,一共僅有兩千多位代表出席十九大,這種機會可以和中彩票比美。從視頻上看到盧教授的廬山真面目,也看到了她那燦爛的笑容,更聽到了她說的標準國語和台灣話。說實在話,在眾多的婦女代表中,盧教授顯現出來與眾不同的是,台灣過去優良的教育環境,培養出來的頂上人才。難怪共產黨要網羅她加入他們的陣營。至少和眾多土(此土非過去之土)八路比較起來,盧教授的確給台灣爭光不少。惟一感到遺憾的是說話的口氣已經變成文革時代模樣的紅小鬼,充滿了殺氣。可見入黨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共產黨控制中國十四億人口,但是黨員也就是不到九千萬。要加入共產黨不易。所以,再大的官,一聽到組織兩個字,不膽戰心驚哆嗦者,就不是共產黨的黨員了。看看自從共產黨建國以來,多少開國元勳,不論多少戰功,只要組織一出現,就算不死,也至少屎尿齊放被折騰戲弄一番。最近看到一則新聞,以前毛澤東的私人醫生,在美國發表了一本有關毛澤東私人的生活回憶錄。內中屢次提到住在中南海深宅大院的領導們,還有他們的愛人,每晚必須服用安眠藥,才能入睡。所以就發生許多藥用過量的事故。很多年以前,看大陸連續劇,第一次聽到組織,我立刻覺得共產黨是一個組織非常嚴密的政黨。什麼聽組織的話,服從組織的安排等等,我還以為組織代表的是毛澤東,後來一想不對,那時候老毛已經死了好多年了。我想他們服用安眠藥最大的原因,就是不知道啥時偉大的組織降臨,慘遭各種都可能的修理與災禍。

台灣政府動作很快,立刻廢除了盧在台的戶籍。一方面來說,台灣實在有點小肚雞腸。台灣有兩千三百萬人,還在乎一個女子加入共產黨?那我們這些在國外取得外國籍,又加入美國不同的政黨,是不是也應該被除籍。一個號稱自由民主的國家,老百姓應該有選擇的自由。只要不犯顛覆國家的法律,除籍實在沒有必要。像盧下定決心要投向共產黨,誰也攔不住,而且保證她根本不在乎有沒有台灣籍。當年那位林毅夫更了不起,居然抱了一個籃球飄洋過海,投奔共產黨。目前成為共產黨的紅人。那年父親過世了,要求返台奔喪,被拒,結果照樣做他的大官,也沒有說棄官抗議。反而讓大陸人覺得台灣實在太過份。人家父親過世,為啥不讓人家奔喪。好像是去年,彭麗媛的娘舅在台灣病逝,台灣政府就答應親屬返台奔喪。看樣子,盧可能就只是一個人民代表,沒啥了不起。當然話又說回來,盧的運氣不錯。遭受的只是除籍而已。要是在早年戒嚴時代,恐怕早就死翹翹了,還讓你加入共產黨?還有可能被滅門。所以,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不同的時代,結果自然不一樣。最近讀紅樓夢,教授提到莊子的齊物論,頗有感觸。大家實在應該在有生之年看看老祖先的典籍。再看看我們日常生活的周遭,你會發現,老祖宗早就預測到後代子孫的唐突亂來,所以早早的就告誡我們了!可惜的是,我們閉著兩眼,摀著兩耳,每天沉潛在自我狂傲的井底,過著自以為是的小日子。無視他人的存在。

其實我要強調的是共產黨的組織。要加入共產黨,頗費周章。當年我們加入國民黨,幾乎都是被強迫加入。我倒是例外。那年大學放榜。我們這一批在開學之前,就前往成功嶺接受入伍訓練。第一個晚上,我們的連長就宣布要求我們加入國民黨。全連一百多位同學,只有十三位同學舉手。我就是其中的一位。這一個舉動,使我得到了忠黨愛國的評語。而且這個評語就一直跟隨著我。來到美國後,就和偉大的組織脫離了關係。但是在念研究所的時候,還經常參加衛護中華民國的活動。一九七三年的冬天,我還跟著大夥一起到紐約,參加了反共愛國聯盟的成立儀式。後來還參加大家在聯合國前面抗議中共入聯的集會。畢業後,就算是真正的脫離了關係。共產黨的組織就不同了。很少聽說國內黨員脫離共產黨。都是組織把你除名。一旦除名,你就只有吃不完兜著走的份兒了。一般老百姓要成為一位黨員,可真是難上加難。我在上海兩年,我認識的同事們,很少是共產黨員。不是他們不想加入,而是沒有條件加入。當年在台灣,只要考上大學,就是國民黨徵召的第一對象。人家,一年大學畢業生目前有七百多萬,顯然不太在乎大學畢業生加入共產黨。所以難進的結果,就是一旦進入了,自然會珍惜黨給他們的機會。越珍惜,組織對你的約束力就越大。無法逃脫。

最近才知道大陸外資企業員工的共產黨員,定期必須接受黨的教育。最近有記者訪問浦東狄斯耐樂園的美方主管。他們並不反對,員工利用上班時間接受黨的再教育。他們也不願反對。共產黨辦事有時候不按牌理,你要是反對,對付你們這些外資企業方法太多了。中國人最了不起的就是小聰明。決定要整你的時候,你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就是你有辦法,也無處申訴。就算給你申訴的機會,最後的決定就是由組織來決定。所以老美也只有不反對員工參加共產黨的活動。共產黨再腐敗,可是黨組織的嚴密,似乎一直沒有動搖。國民黨當年的兵敗如山倒,不得不佩服人家的黨,的確比國民黨高出甚多。為組織犧牲,為組織放棄個人的一切。看看人家加入黨的時候,舉右手握拳,那幅神聖的樣子,很有力量。每次看到連續劇這一幕,不得不佩服人家控制黨員的手段。那天看到一則評論文章,提到蘇聯的布爾什維克成立共產黨後,全世界一共犧牲了一億人口。看看人家的組織,就有那麼大的力量。不服氣都不行。再回頭看看我們的政黨,真是越看越晦氣。就此打住。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