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雷洵《好心有好報》2017/5/19

這已是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了,但我還是記憶猶新。有一次,我去核電廠上班時,在限速五十五哩的公路上,由於路況良好,我不自覺的開車越開越快。待我警覺到自己已超速時,看時速表已是六十五哩了。我趕緊減速,但已經遲了,身後警笛已響,一輛警車已緊隨在我的車後了。我趕緊減速把車停到路旁,警車內走出一位白人警官面帶詭笑的問我說,你知不知道你已經超速了?我坦承剛才已警覺到了。他再問你知道自己當時的時速是多少?我也坦承是六十五哩。他這時將臉一沉,寒聲對我說,他的雷達顯示器上,我當時的時速已是七十五哩了。

我那時開的是一部小型車,時速達到七十哩附近時,車身就會劇烈震動,故我不信我當時的時速會高達七十五哩!我乃向他申辯,他將手一擺,不容我分辯,就開了一張超速為七十五哩的罰單給我。並對我語帶威脅的說,不許再辯。你如不服,可上法庭去向法官申訴。如按我自氶的六十五哩超速去罰款,只需四十元,及在我的行車記錄上僅扣除兩點;但如按那位警官開給我罰單上的七十五哩行罰,則我不僅是需要多繳很多的罰款,且在我的行車記錄上要被扣除四點以上,那就將會嚴重影響到我汽車保險的費率。因我堅信那位白人警官是一位種族歧視者,我不服他對我不實的指控,乃決定親上法庭去和他爭辯。

朋友和同事們都勸我自認倒霉算了,別把事情越搞越糟。我當時就是咽不下這口氣,也不知道應請律師幫忙。開庭那天,我獨自去到法庭。走到大門口時,見有一位跛腳老人(其實只在六十左右,那時我才五十剛出頭,今年我已八十八歲了。)一拐一拐的走上臺階,有些頗為吃力的樣子。因大庭的大玻璃門頗為厚重,我乃趕上幾步為跛腳老人推開厚重的大玻璃門,接著我又為他推開第二重大玻璃門。當我在大庭看各機關的位置圖時,跛腳老人問我要去那裡?我回說交通法庭,他乃告訴我說,在三樓。

當我在交通法庭外面等開庭時,見那跛腳老人也向法庭門口走來。他見到我就問我說,你為何事來此?我乃據實以告。他把我的罰單拿去看了一下,即向等在外面那位開罰單給我的交通警察招手,要他過來。然後對他說,這位先生說,他當時的車速是六十五哩,你把他的罰單改過來吧!那位交警還想分辯,跛腳老人說,我相信這位先生說的話,你就照改吧!那位交警一臉迷茫的看看我,又看看那位老人,然後乖乖的把罰單上的車速改為了了六十五哩。老人把罰單交回我時,對我說:「你如果願照六十五哩的時速罰款,你就不必再上法庭。只要去那邊窗口付清罰款就可以了。」我連聲謝謝他後,趕赴窗口付清罰款,乃順便問那位窗口小姐,剛才那位幫我的老人是誰?那位窗口小姐訝異的回說:「原來你不認識他呀!他就是我們這裡的法官大人呀!」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雷洵專欄
開場白
雷氏珍錢彩色圖錄
2017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