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 讀友需知 | 聯絡好讀 | 支持好讀A計劃

薛中鼎《官司篇 - 個案研究》2005/3/18


“武松打死了老虎,打不動官司。”

講到了中國人與老虎,一定會想到了水滸傳堨揭悛磢漯Z松。水滸傳塈峸e武松打老虎的經過,實在是非常的可愛。書中的說法是“武松把老虎的頭猛力按下黃泥坑.......用左手緊緊地楸住虎頂花皮,偷出右手來,提起鐵錐般大小的拳頭,用盡平生之力、只顧打。”於是,在稀婼k塗、一片混亂之下,就把老虎給打死了。這一段所寫的場景,的確是個十足的宣傳片,充滿了文學的浪漫氣息。仔細想想,我覺得就這樣把老虎打死的可能性實在不大。

我有一次在北京跟一個京官聊天,京官跟我說“現在的中國社會問題與狀況,很多人說跟宋朝挺像的。”我跟他說“您的題目實在是大了點,我無法多說。但是我倒覺得,今天在中國打官司,跟武松打官司,是一碼子事。”

我的衙門學定律二: 打官司之道“三個力場定律”對於在中國打官司提供了一個理論的模型。我們可以用武松打官司的故事,來驗證我的理論模型。

1.武松打官司

武松在外多年,回到近老家的門口,在山東陽榖縣景陽崗,趁著酒興發威,用鐵錐般大小的拳頭,把老虎活活打死之後,理所當然的成了英雄。於是縣城堛漲囥m敲鑼打鼓、歡迎英雄,給武松披掛上了花紅段疋。陽榖縣長看看武松身強力壯,而且個性直率,不耍心機,容易駕馭。所以也就順水推舟,聘請武松(武二郎)在縣衙門堸竣F警察隊長(都頭)。武二郎當了警察隊長,心存感激,好好的幹活;其他的公人知道武二郎是打虎英雄,當隊長也都口服心服;縣老爺也得到了愛才的好名聲。於是乎皆大歡喜。中國衙門對於錦上添花的事,是很有效率的。

接著,就是潘金蓮的故事了。潘金蓮的故事其實是在反映社會悲劇。潘金蓮長的很漂亮。但是家婼a,所以就給了有錢人家當女傭。有錢人想要占她的便宜,潘金蓮不知道該如何應付,就報告了有錢人的大老婆。有錢人懷恨在心,乾脆就花了點錢,貼了嫁妝,把潘金蓮嫁給了又窮、又矮、又醜、沒身份又沒地位的街頭賣燒餅的武大郎,作為報復。這個武大郎,就是武松的親哥哥。

所以,潘金蓮故事的前段,很像今天的漂亮菲傭,在臺灣打工,會被人欺負是一樣的。

之後,縣長派警察隊長武二郎當保鏢出差,幫縣長護送禮物給京城的大官們。武二郎出一趟公差,就是離開兩個月。在這段時間內,武大郎就被潘金蓮與西門慶給謀害了。武二郎出差回來,才知道老哥武大郎已經死了。鄰居們也都知道,不管是西門慶,還是武二郎都是不好惹的大哥。大家當然是一方撇清關係,裝的若無其事;一方面又是每天打聽、都想看熱鬧。

武松畢竟是江湖上走過來的,怎麼可以被人欺負呢?所以,他的處理方式倒也不失江湖本色。武二郎就隨身帶著把解腕尖刀,頂著打虎英雄的光環,憑著自己是警察隊長的身份,把這一老票躲在家堙A裝著沒事的證人,一個一個的揪了出來。要注意的是,武二郎如果不來這一招,大郎的案子也就收場結束、不了了之了。

武二郎基本上還算是尊重法制,所以寫了投訴狀,親自壓著證人、帶著物證、去衙門申告。武松如此強悍的好漢,加上天時、地利、人和等等的有利因素,證據又如此齊全。告官的結果如何呢?答案是,結果也不怎麼樣,被縣長駁回了。為什麼呢?

我的衙門學第二定律“打官司之道 - 三個力場定律”,就在說明其中的奧妙。

2.兩個大哥力場的對抗

因為武松的對手是實力派地頭蛇西門慶。西門慶是個混球,但是使得好拳棒,會打架。也是個開藥房的財主,跟衙門關係很好,經常當司法黃牛,賺黃牛費 。人們都尊稱他為“西門大官人”。一個地方的混球,被人尊稱做“大官人”,可以見得他是官商兩棲的高手,在地方上有一定的惡勢力。

所以,武松這個很強悍的過江龍的力場,與西門慶的這個很強悍的地頭蛇的力場,就展開了一場強硬的衝撞與激盪 。武二郎一送了投訴狀,西門慶當然就知道了消息。於是,西門慶當天就請了雙方都信得過的人來打點、跟衙門官們一起評估案情的複雜度,而且毫不含糊的給了衙門官們滿意的承諾。我可以想像得到,雙方必然是談得十分融洽,反復重申彼此長期合作的意願。臨別的時候,微笑握手,相約事情處理完之後,一定要一起吃飯喝酒唱歌、好好歡聚歡聚。

所以,根據我的衙門學第二定律,雖然在理場(Power of Justice)上武二郎占了上風,但是在勢場(Power of Overall Influence)上“西門大官人”卻是穩穩的占了上風 ,有壓倒性的優勢。雙方力場對抗衝撞的結果是,在山崗上打得死老虎的武松,在衙門堙A扳不倒黃牛西門慶。

根據定律,官爺會仔細掂量掂量武松與西門慶的總體的力量,再加了點個人的私心(Private Recipes),然後決定如何辦案。於是,知縣在第二天的早晨就開堂,訓起了武松。知縣對著武松說:“你也是個都頭,難道不懂得法律?抓人要抓現場。快別聽別人挑撥你跟西門慶作對頭。”

知縣說的話乍聽之下似乎也有道理。但是問題是,抓人要抓現場?誰會給你抓得到現場?

一旁的縣吏也趕快幫著衙門爺說話,以壯聲色:“都頭,但凡人命的事,必須要屍、傷、病、物、蹤、五件俱全,才可受理。”

這個最終判決(Final Verdict),完全符合我的衙門學第二定律“打官司之道 - 三個力場定律”。武松輸在勢場太弱 。根據我的理論,就算是換上另外一個縣太爺,結論也不會有什麼不同。

如果武松告的不是西門慶,而是街上小賈,結果當然就不一樣了。小賈沒什麼勢場,衙門也落的判得輕鬆 。武二郎光是憑著打虎英雄、警察隊長的身份,當天就可以輕鬆的贏得官司。當然,如果是小賈,恐怕也就不會謀殺武大郎了。所以天下事都有它的環環相扣、耐人尋味之處。

3.乾脆不打官司了

對於打老虎的武二郎來說,明明就是人證、物證一應俱全,怎麼會這樣呢?不但得不到合理的審理,還被莫名其妙的訓了一頓。真是豈有此理! 所以武松就乾脆不打官司,自己幹了。英文叫做“I do it my way”。武松畢竟是金聖歎所謂的“天人”,本領高強。所以武二郎親自壓著四家鄰舍,自設刑堂,逼審潘金蓮。又奔到了獅子橋,三拳兩腿,憑真功夫幹掉了西門慶。然後,提了人頭,親自到衙門來投案。武松的執法過程真是乾淨俐落、才半天的時間,舉證、公聽、論證、認罪、判刑、執法、一應俱全。整個司法過程幹的有聲有色,實在令人景仰。相比之下,讓人覺得衙門還是關門算了。

這些腐朽的官場臭氣沖天,乾脆一腳踢開、置之不理。這就是水滸傳令人悠然神往的原因。

據說,在河南開封有個包公祠堂。經常會有老百姓遠道而來,悄悄的塞些狀子在包大人的殿台之下,希望包青天能夠顯靈,為民伸冤 。我想,善良百姓們也應該立一個武二郎廟,拜拜咱們的武二郎,希望武二郎偶爾顯顯靈,直接了當的把混球們給幹掉算了。

Guru 2005/03/15


好讀首頁 讀友需知 支持好讀A計劃


搜尋好讀網站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讀後感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