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 讀友需知 | 聯絡好讀 | 支持好讀A計劃

薛中鼎《吳行善》2005/4/10


吳行善

話說居士吳行善先生,行善多年,撮合良緣數起。篤信古人“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的古訓。 雖然在年輕的時候犯了錯誤,不知道珍惜真情的可貴,但是吳行善已經仔細的作了檢討。檢討的結論如下:

“愛人的能力,不是天生的,是需要去學習、去努力的。有的人會努力去學,有的人 take it for granted. 不知道去學習。我吳行善就是因為以前學得不到家,所以才犯了錯誤。現在要好好的學,而且要終身好好的去學!”



檢討完畢,吳行善三呼: 阿密陀佛,阿密陀佛,阿密陀佛。

儘管如此,吳行善仍有疑惑。為什麼我終日行善,還是沒有得到善報呢?到底以前的錯誤,何時才能得到寬解?吳行善對此深感困惑。於是吳行善開始走訪名山大川,尋求大師指點迷津。一日,來到佛教聖地山西五臺山。聽說覺緣大師正在五臺山的 “正修禪寺” 佈道呢。吳行善一心想拜謁 覺緣大師,請求大師指點。

五臺山

山西的五臺山是一個山系。在這個山系中,有五座比較大一些的山,因為這一帶山系的地質層形成的年代非常古老,所以山頂比都較平坦。這五座大一點的山,都具備了像平臺一樣的山頂。依照它的位置,這五座山就分別叫做東台、南台、西台、北台、以及中臺山。整個的五個山組加在一起,就統稱作五臺山了。五臺山的名稱,其實是代表著五座山,每一個山的山頂,都有如平臺。

五臺山位於山西省的北邊,當地的天然環境,非常的艱苦。長年的乾旱缺水,加上來自於西北方內蒙古風沙不斷,所以農耕艱辛、百姓非常的貧窮。一路看去,農地上只能種抗旱的高粱與玉米,而且收成很差。因為百姓們非常的貧窮,所以篤信佛教,寄望於來生投胎投得好,能有個好日子過過。五臺山是名山古剎,香火鼎盛。據說,在滿清盛世的年代,康熙及乾隆大帝,都曾經親自到五臺山來上過香。所以五臺山是中國北方的佛教聖地,華北地區的佛教徒,都企盼著有機會到五臺山去上香請願。

吳行善來到了“正修禪寺”,剛好是春天四月初的天氣,桃紅柳綠環境清幽。五臺山天氣比較冷,所以在四月初,柳葉還是十分的翠綠。“正修禪寺”格局方正,大殿前的匾額上有“正修禪寺”四個大字 。這幾個字的書法是柔堭a剛,圓潤均勻。正是康熙大帝的親筆題字。吳行善對於康熙大帝的事功,雖然不是十分的瞭解,但是好歹也看過了康熙大帝的電視連續劇,所以也很恭敬的面對著康熙大帝的御筆,深深地鞠了三個躬。

轉過了禪房,有一片小花園,在花園堙A還有黃色的迎春花,團團的綻開。覺緣大師從迎春花側轉過了身來,剛好與吳行善相遇了。

“大師,您好?”吳行善看著覺緣大師,覺得一路上的奔波辛勞,都已經不太重要了。覺緣大師眉目端正,面帶微笑。山上的空氣清新,無邊無際的藍天白雲,放眼看去,是多麼的寬廣透徹。吳行善感覺到充滿了希望、也感覺到非常的放鬆。

“大師,行善一向在企業界發展,語言表達比較直接,希望大師體諒。”吳行善一邊說,一邊看著大師。萬一大師不高興了,還要趕快想辦法解釋轉圜。

“沒有問題。我們看山就是山、看水就是水。不要僅說些一泓青綠、虛無縹緲的代名詞。說多了,都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了。”大師的回答,說實話。還有點令吳行善略感意外。

“大師,我自感命途多艱,尤其最近諸多不順。不知何時才能夠無憂無慮,逍遙過日子?我看有的人升官、有的人發財,別人都過得好舒服。” 行善放鬆了心情,順口而言,十分的通暢。行善不禁為自己的口才感到有點得意。

“凡是人就會有煩惱。生活的意義就是在不斷的面對煩惱、不斷的超越煩惱。一旦什麼煩惱都沒有了,生活還能有什麼值得努力的呢?”大師說。

“這…所以我們…”行善在思索。

“是的,要用正面的態度來看待煩惱。行善,每個人都在挑扁擔。一頭是權力、一頭就是煩惱。事情要看兩頭,兩頭一般重啊。”

“是是,我知道我做生意,當老闆挑的扁擔的確是重些。那麼,感情問題…請大師指點指點…”行善說。

“行善,送你16個字吧。緣起緣滅,無求無擾;不知不覺,便有分曉。”大師笑著說。又接著說:

“先認清事情的本相就是緣起緣滅,能夠坦然接受事情的變化,也就無求無擾了。 凡事盡心盡力吧,事情的結果,在不知不覺中,也就會有了分曉。”

舊歡新怨

“大師,您的詞義優雅,內涵深刻,請再說、請再說。”行善感到大師說的話,實在很有意思。盼望著大師能多說一些。

“很多事,如有草木花香之飄風,鳥獸好音之過耳。好似花香與美音,感官的樂趣,能持續多久?什麼是無常、什麼是永恆?如果時間看的短,無常就是永恆;如果時間看的長了,永恆也是無常。”

“是是,不過人生有限,只有七八十年。我們贏了這七八十年,就贏了這一生。以前的、以後的,誰又管的了。說穿了,不就是這麼回事嗎?”吳行善想的是,要如何才能贏得這七八十年的感官人生。

“用君之心,行君之意。就是用你自己的心,走你自己的路。無常還是永恆,就在你的心念之間了。”

“關鍵是……” 行善問。

“輸贏的道理也許容易懂,成敗的機緣恐怕是很難強求了。”大師說。

“是,那我該怎麼辦?還有……”行善說。

“行善,我再送你16個字吧。不離不棄、青春永續;勿憂勿傷,福澤綿長”大師說。

“是是,不過……”行善有點疑惑的看著覺緣大師。。

“感情的事,能爭取就爭取;能維繫就維繫。這樣就是青春永續。如果實在不能強求了,不必憂慮、也不必哀傷,這才是福澤綿長之道啊 !”

“是是,大師。請問大師,您是如何體會出這些深奧的道理的?我也想……”

“行善,看著我。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啊! 你清楚嗎?我就是你的本尊,你就是我的分身。你也是我的本尊,我也是你的分身。行善啊,你的問題,不就是我的問題嗎。我給你的答案,不也就是你給你自己的答案嗎。你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呢?你要的答案,你自己都找得到啊!”

“什麼?”吳行善看著覺緣大師。忽然之間,有點眩惑。

吳行善揉揉眼睛,看著覺緣大師,大師依舊是眉目端正,面帶微笑。山上的空氣清新,無邊無際的藍天白雲,放眼看去,是多麼的寬廣透徹。吳行善再度感覺到充滿了希望、也感覺到非常的放鬆。

緣起緣滅,無求無擾;不知不覺,便有分曉。”吳行善笑著對大師說。

不離不棄、青春永續;勿憂勿傷,福澤綿長。”大師也笑著對吳行善說。

行善轉過身來,彷佛看到了大殿前的匾額,上面有一代雄才康熙大帝的御筆題字“正修禪寺”。吳行善忽然眼前一花,大師似乎又變成了康熙大帝的化身。對著吳行善露出慈祥和藹的笑容。

“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大師笑著對行善念了段宋朝文才蘇東坡的詞。

“異時對,五台夜景,為余浩歎!”吳行善靈光乍現,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很適時的、很完美的、接著念完了這一首詞。

Guru Buddy 2005-04-10

寓言:很多事的問題與答案就在自己的身上。哈哈。

(ps.感謝Vicker 教授給的靈感,完成此寓言故事)


好讀首頁 讀友需知 支持好讀A計劃


搜尋好讀網站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讀後感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