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 讀友需知 | 聯絡好讀 | 支持好讀A計劃

薛中鼎《臺商大陸經商個案研究–個案故事 (一)
    為邦複合材料(廊坊)有限公司》2007/6/3

前言 :

這是一個臺商高為邦先生,在大陸所遭遇的真實故事。高先生以他的親身經歷為依據,寫了一本書,書名叫做“大陸司法迫害臺商實錄”。我與高先生很熟,我自己在北京也當了多年的臺商。我看了高先生的書,感慨很多。



剛好臺灣的教育部,有個“產學個案研究”的專案計劃。徵求學校的教授們撰寫一些產業個案,以便提供給臺灣國內各大學,尤其是商管學院,作為個案教學的教材。

我認為,對於臺灣的學生來說,學習與體會臺商在大陸的真實經驗,是非常重要的。臺商個案的重要性,其實遠大於去學習麥當勞、星巴克、或是迪士尼等等的個案。因為,臺灣的學生,與臺商的關係很緊密。而任何的臺商,都很有可能遭遇到本個案所面臨的一些問題。個案教學的目的,在於參考他人的經驗,給自己做借鏡。我認為,尤其對於臺灣的中小企業來說,這個個案的“借鏡價值”,遠大於美商全球跨國企業的借鏡價值。

因此,我向教育部申請撰寫這個“臺商大陸經商個案研究”。教育部也通過了我的申請。

這個個案研究,分為兩個部分。

第一個部分,是個案故事的敘述。在故事敘述的過程中,我也提出了一些問題,給學生們作為思考與討論之用。

第二個部分,是對於議題的探討。也就是我自己,對於個案故事所呈現的問題的個人評述。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我寫這個個案的目的,就是提供前人的經驗,給後人作為參考。我寫這個個案的另一個目的,就是感受到,大陸的改革開放,與臺商的冒險犯難,剛好在我們的這個時代交會。我的目的,就是替雙方《交會時所互放的光亮》,留下一個具有代表性的紀錄。

1. 摘要

為邦複合材料(廊坊)有限公司的董事長高為邦先生,早年畢業於臺灣東海大學,主修化工。後來在美國完成化學博士學位。高先生完成博士學位之後,曾經在美國做過教授。但是高先生一直對於經營企業,有濃厚的個人興趣。

1976年,高先生投入了台灣中小企業,經營玻璃纖維強化塑膠產業。這種強化塑膠的相關產品,包括了路燈桿、售票櫃台、風車葉片、地下油槽等產品。從此之後,高先生由研究學者轉成了中小企業的經營主。

到了1997年,高先生深深的感受到大陸生產成本低廉。在臺灣經營工廠,已經很難與大陸的工廠競爭。因此高先生在友人的力邀下,轉往大陸發展。並於1997年12月25日在大陸成立「為邦複合材料(廊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為邦公司)。為邦公司註冊資本額為50萬美元,是一個 100% 的外商獨資企業。生產玻璃纖維強化塑膠製品及其附屬原材料,公司位於河北省三河市燕郊經濟技術開發區,位於北京東郊,距離北京天安門約30公里。

公司成立之初,擬專業生產法蘭、彎頭及格柵。但是美國的客戶迫切的需要強化塑膠花盆,新成立的工廠決定先生產強化塑膠花盆。

公司在正式運作之後,陸續發生了一連串問題。譬如:廠房的設置價值偏高、公司經理私自作出偏低的產品售價、浮報公司的費用、大陸臺灣兩地溝通不良,管理上的要求難以貫徹等等問題。

高先生在臺北與北京兩地奔波,不堪其苦。決定要考慮撤換大陸的經理人。於是雙方面臨攤牌的問題。大陸的經理人在面對攤牌的情況之下,竟然與大陸的相關單位聯手,做出一些非常糟糕的事情。包含了

- 擅自更換公司印鑑簽名
- 私通客戶,建立私下的商業關係
- 偽造文書貸款
- 另外搞了工廠,偷了高先生的材料與訂單

尤有甚者,在1999年的2月21日,高先生的工廠,居然被他的大陸經理人,夥同其他工廠的人員,在司法人員的假執法之下,給搬空了。換句話說,等於高先生的工廠被大陸員工、外地廠商、加上國家幹部,明目張膽的洗劫一空。

高先生透過友人及兩岸政府機關等多方面管道的協助,希望依循法律途徑討回公道。在長期爭取權益的過程中,高先生盡了一切的努力,都無法得到任何合理的答覆。前任的國台辦主任楊斯德先生,特地為了高先生的工廠遭受公開洗劫的問題,到了工業區作出要求與指示,也沒有起任何的作用。

高先生甚至請了學界耆宿顧毓琇,也是江澤民所推崇的老師,寫了信給江澤民。請江澤民主持公道,也一樣沒有任何的下落。

高先生最後也只能感嘆,早年蔣介石時代,老喜歡說大陸是“共匪”。到今天,我們終於體會到,共匪畢竟是共匪。外資的資產被中國共產黨洗劫一空,外資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的。

高先生最終回到了臺灣,成立了“臺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高先生經常在報紙、在電視上現身說法,孜孜不倦的提醒臺商,在大陸經商必然會面臨的種種可怕陷阱。



第一階段 - 去大陸投資的動機與行動

高為邦先生,在60年代畢業於臺灣的東海大學化工系。在那個年代,很多有志青年,走的都是讀理工、留學美國讀博士的“正途”。高先生畢業之後,到美國的堪薩斯大學順利的讀完博士學位。隨後在加拿大投入高分子研究工作,並且任教於加拿大蒙特婁凡尼學院。在1974年,高先生任聘為美國太陽化學公司亞洲區代表,回到了臺灣。從此,離開了學術界,進入企業界。

台灣公司產業介紹

70年代初的臺灣,經濟仍在持續起飛,工商業一片榮景。高先生感受到蓬勃的商機。於是在1976年正式投入中小企業。在1991年,高先生成立「為邦興業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玻璃纖維強化塑膠”(Fiberglass Reinforced Plastics,簡稱FRP)類的產品。所謂的 FRP, 是指在塑膠中加入玻璃纖維,加強塑膠產品的抗壓性與耐久性。 FRP早期的產品線,包含了蓄水槽、冷卻水塔、浴缸及遊艇等。一般而言,這類產品都是體積龐大,不需什麼製造設備。因為這類產品,加工層次不高,屬於相對勞力密集。在1970年代臺灣的經濟與社會條件之下,適合去生產與發展。

但是,隨著臺灣社會與經濟環境的改變,這個產業也發生了改變。例如:

1. 因為 FRP 是勞力密集度高的產業,所以隨著臺灣勞工成本的提高,導致經營此類產品的利潤逐漸降低、臺灣的產業競爭力逐漸減弱。
2. 生產的方式越來越自動化。冷卻水塔及浴缸的生產,由原來勞力密集的手工積層製造法改成了機械油壓法。
3. 新替代產品的出現。譬如不袗蓄水槽取代了原來 FRP 蓄水槽。
4. 路燈桿、售票櫃台、風車葉片、地下油槽等產品,由於體積龐大,運送費用高, 所以很難外銷。公司只能經營國內的市場,市場有很大的局限性。

加上早期的 FRP 有利可圖,吸引了很多廠商加入。產業的總產能,快速的增加。產業很快地進入飽和的狀況。當市場不再成長,而產能繼續增加,就形成激烈的同業競爭。同業之間,常常有竊取商業技術與商業機密的事發生。在業務方面,很多訂單的取得,是以交際手腕及回扣多少來決定,而不是依靠品質的好壞。因此,高先生也感受到經營方面的壓力。如果要進一步發展,就必須要再度作出突破。

新技術的研發

那要如何突破現狀呢?首先,新產品的生產,要有特別的設備及技術才具有競爭力,不容易被同業所取代。而且要設法減輕產品重量,以便降低運費。還要不斷減低生產成本,才有利於外銷美國市場。所以,高先生研發出新的產品 - 模塑格柵 (Molded Grating)。這個產品是用於化學工廠的樓板或水溝蓋。估計只是美國市場,每年至少就有五千萬美金以上的商機。

為了實行這個構想,高先生告訴了認識多年的好友張先生。想請張先生收集市場資料。高先生的構想是他負責在台灣生產,張先生在美國負責銷售。但是張先生在瞭解高先生的產品構想之後,反而跟另一位長跑大陸的賀先生合作。張先生與賀先生兩人合夥在大陸成立了工廠,直接生產模塑格柵。這個大陸工廠的產品,的確是比臺灣便宜很多。如果大陸的勞工工資以月薪人民幣¥500 元來計算,只有臺灣工資的十分之一。高先生向他們下單購買模塑格柵,銷售給自己的國內客戶,反而比自己生產划算得多。

大陸生產同類型商品,因為價格上的優勢,帶給高先生嚴峻的競爭壓力。對於高先生這樣的臺灣中小企業主來說,面臨產業變遷的問題,似乎只有兩條路可以走:

一是退出這個產業,提前退休;
一是進入大陸,利用相對低廉的成本,繼續拼搏。

投資大陸的緣由

1996 年 12 月,高先生向中國最大的FRP工廠「河北中意玻璃鋼有限公司」訂購了一批FRP密蓋板。但是中意公司技術水準不夠,無法做出符合品質要求的成品。高先生決定到河北石家莊的中意公司,去指導他們如何提高技術水準。在技術指導的過程中,中意公司的負責人--岳紅軍,對高先生之技術能力非常讚賞。岳紅軍極力邀請高先生投資,與他們合辦工廠。

高先生一方面強烈感受到臺灣的競爭優勢不再,一方面受到之前張先生的模塑格柵時間的刺激,也的確有進軍大陸的想法。現在有了岳紅軍的強力邀請,似乎也是一個機緣。高先生有些心動。

高先生是這樣的想,技術方面,自己有優勢。對於大陸市場資訊的掌握,可以有岳紅軍的配合。自己本身是在大陸出生,語言文化的溝通與理解,也不會有問題。不論天時、地利、人和,自己都佔有一定的有利因素。而且,老張與老賀都幹了,還讓自己受了點窩囊氣。自己總可以幹得比這兩位要好吧?再想想,自己的朋友也蠻多的,真有什麼大不了的事,總可以處理得下來吧。

於是,高先生做了個重大的決定。“登山望遠海,立馬定中原”,高先生以樂觀與期待的心情,決定立馬中原,到中國大陸發展。

第一階段 問題與討論:

高先生但是信心滿滿,認為勝利在望。你認為

1.為什麼要去大陸投資?
2.是不是非去不可?
3.決策過程有什麼問題?當時的思考有什麼盲點?
4.有哪些地方的思考是有偏差的?




第二階段-在大陸的佈局與經營

公司成立


在大陸開一間公司,必須要先經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核準登記。高先生聘請了當地的曾念慶(小曾)先生,作為公司的經理。負責一般日常性的工作。小曾找了律師張夢祥辦理公司登記的手續。

1997年12月25日,「為邦複合材料(廊坊)有限公司」正式登記成立。董事長高為邦,註冊資本額為50萬美元。公司登記為一100% 的外商獨資企業,專營「生產玻璃纖維增強塑膠製品,及其附屬原材料的製造與銷售」。該公司主要生產法蘭、彎頭及格柵。公司位於河北省廊坊三河市燕郊經濟技術開發區。廊坊市是河北省的大城市。三河市是隸屬於廊坊市下的一個小市。

大陸的行政區劃是在省之下有所謂的地級市,是比較大的市。譬如廊坊市就是個地級市。地級市管轄比較小的市,就是所謂的縣級市(譬如三河市)以及一些的縣。 所以河北省直接管轄廊坊市。但是廊坊市本身又直接管轄霸州市、三河市等縣級市,以及香河縣、固安縣、永清縣等等的縣。

設置地點

新工廠的地點,也是委託小曾代為尋找。高先生去看過,它是坐落在北京東方三十公里處,一個名叫「燕郊開發區」的地方。工廠在開發區地礦部所屬的五六二綜合大隊的院落。燕郊與北京相隔一河,人稱「天子腳下的文化鎮」。鎮媥ヴ梬P政府單位林立,屬於河北省廊坊三河市管轄。那塊地方方正正約五畝大(三千三百平方公尺),裡面有一排十一公尺的舊車庫,車庫屋頂破損的很厲害,必須整修。在高先生同意後,小曾與五六二大隊簽訂租賃合約,租期為五十年,並約定高先生的工廠應優先雇用五六二大陸的員工。

小曾告訴高先生,新廠房可以辦成為邦的產權,為邦可以轉租、出售及抵押。事實上,在中國,國家的廠房只可以租用,外商是不可以擁有產權的。也不可以用來出售及抵押。

財務佈局

資金的部份,雖然登記的是獨資企業,實質上是個合資。登記資本額是五十萬元人民幣。高先生把股權做了分配:臺北的陳小姐與大陸的小曾每人出資十萬美元,各佔 20%股權。不需立刻全額出資,資金不足可以慢慢補足。高先生出五萬美元現金、拉擠格柵設備十五萬美元、技術費十萬美元共三十萬美元,佔百分之六十股權。高先生釋出股權的考慮是,可以讓主要幹部能夠全力投入,把公司當成自己的公司來經營。

公司所有資金流動,由大陸工廠的王會計和孫出納以電子郵件傳遞各種費用明細及報表。每天都必須給台灣的陳小姐負責監督審查。

人事佈局

公司營運除了建立內部管理制度外,管理人更決定了公司的發展。由於高先生本人無法長期駐留在大陸,在台灣也找不到一個可靠又能幹的台灣幹部到大陸工作。之前高先生與小曾的互動中,覺得小曾是個誠懇又上進的年輕人,也很熟悉大陸的環境,對他印象良好。於是把大陸的一切事務交由小曾代為處理,並提供10%乾股個給小曾。高先生希望小曾能有知遇之恩,而努力做事。由於高先生在當地人生地不熟,所以公司的其他幹部也都是經由小曾介紹而聘用的。高先生基於種種成本及效益因素的考慮,並沒有從臺灣帶來任何的派駐幹部。

高先生是公司的董事長兼總經理,承擔公司經營成敗盈虧的責任。小曾的定位是未來的總經理人選。但在公司成立初期,仍處於學習階段,一切必須聽從高先生指示。

生產暨品質管理

1998年1月4日為邦公司正式營運後,陸續建立自已的生產管理制度,包括購買原物料和工具、建立生產部門之製程模組及工作流程,並訓練工廠員工解決技術問題。建立品質標準、生產程序、檢驗關卡以維持良好的品質控管。

客戶佈局

為邦公司所有原物料向廠商訂貨後,自行生產成品後再外銷。憑著高先生之前在台灣所建立的客源,業務方面應該不成問題。公司也訂定了業務目標,預計三個月後每兩個星期要出口一個貨櫃。在成立之初,因為小曾從中意公司帶來了客戶訂單,為邦公司決定先生產花盆。公司買了設備、雇用五十多人。但是,客戶的訂單資料已操控在小曾手上。

為邦公司組織圖 :




























第二階段 問題與討論

1. 佈局是否佈的好?
2. 佈局的要點與風險評估?
3. 請評估派駐臺灣幹部的利弊與得失。
3. 有沒有什麼更好的處理方式?
4. 佈局與以後發展的影響?埋藏了什麼禍因?




第三階段-問題的發展

大陸幹部難以管理


臺商投資大陸,不能不用大陸幹部。但是當臺商老闆遠在臺北,就會發生「天高皇帝遠」,大陸幹部難以管理的問題。

剛開始,整修工廠屋頂的事,小曾以趕時間為由,沒有估價就逕行發包。結果整修的價格非常的高,可以在臺北蓋一間工廠。接著小曾經常拿著與公司無關的發票報帳;漸漸的,連報表也不按時交。這些都讓在臺北的高先生覺得十分的困擾。

當大陸的幹部形成一人獨大,工廠堛甄黎u都在他的掌控之下,遠在臺北的老闆該怎麼辦呢?是否該把幹部全部換掉,重新洗牌?高先生不禁在臺北的辦公室皺著眉頭沉思。

變更銀行印鑑證明

高先生想到自己的大小章都在公司,應該做一些防範措施。以免私章被人不法使用。所以高先生發了一份正式的委託書,給公司的委聘律師張夢祥。委託書中要求張律師必須好好保管高先生的私章。自即日(1998 年5月11日)起,未經高先生的同意,任何人不得使用他的個人私章。

但是,公司所委聘的張律師,並沒有理會公司董事長高先生的要求。當高先生再次去大陸,發現小曾已經擅自用了公司的大小章,向銀行申請印鑑變更,把高先生的印鑑改成他自已的印鑑。換句話說,小曾現在具有公司法人代表的權力,可以代表公司處理與銀行的資金往來。

高先生召開了內部會議,重申大家必須依照規範處理問題。小曾辯稱,因為高先生遠在臺北,自己在工廠必須每天面對問題。很多問題必須因時制宜、因地制宜。所以自己的行為,都有它不得不如此的苦衷。並且表示高先生對自己有情有義,自己一定不會對不起高先生。

“如果把小曾換了,工廠交給誰來管理呢?如果讓小曾離開,換了個張三或是李四,情況會比小曾更好嗎?” 高先生沉吟著。

“小曾跟我從零開始,總還是有點革命感情。換了個人,我看恐怕只會更糟、不會更好!大陸人嘛,我又能知道誰的根底?” 高先生繼續沉吟著。

於是,高先生找了小曾,跟他說:“好吧,你有什麼困難,我都盡量幫你解決。我們好好把工廠經營好。有些不合規範的事,還是請你不要做。” 高先生相信人性本善。臨走之前,還乾脆大大方方的給小曾加了薪水。

“我能做得都做了,希望一切可以走向正軌。人總該有點人性吧。”高先生在回臺北的飛機上這樣想。

問題真多

為邦公司而且成立才三個月,就完成第一個貨櫃的外銷。如果其他產品再順利推出,公司肯定能成長獲利。為邦公司的機會看來不錯。

高先生對美國市場搜集價格資料,認為自己工廠的定價偏低,於是與客戶議價。議價的過程還算順利,客戶願意接受為邦調高30%的售價。沒想到最後出貨的時候,小曾與客戶直接聯絡,只要調價 19% 。因此,客戶只願意照小曾的報價付費,直接造成了雙方的貿易糾紛。高先生指責小曾不可以私下降價、小曾辯稱高先生的報價無法得到訂單、客戶指責公司自相矛盾,幾方面起了爭執,搞得不是很愉快。

於是,小曾來信說他生病了,必須要住院。在小曾住院期間,工廠好像亂了章法,每天的例行報表都沒有回覆。高先生對工廠的管理越來越沒有信心,決定安排一個行程,在大陸多住幾天,好好瞭解情況。

結果發現工廠的生產,與銀行的往來都有很大的問題:

1) 生產問題

因為小曾請假住院,很久沒有去工廠。但是一些傳票都等著簽單才能付錢,於是會計便拿給高先生簽。高先生因此發現一些很不合理的現象。譬如:明明是樹脂原料工廠的購貨發票,貨款支票卻開給不相干的個人。經過詳細查詢,才發現為邦公司竟然向外面的工廠購買花盆。

於是高先生親自到「順義工廠」查看,這才發現堶悸滬鴘垣くㄛO由為邦公司出錢買的、機器也是從為邦公司運過去的,所以傳回臺北的報表都是做假的。

這個順義工廠的經理原來是小曾的朋友。為邦公司成立初期,她在工廠裡實習了將近一個月,沒拿薪水。等於是一開始,小曾就心懷不軌,暗中規劃另立工廠。

2) 銀行的貸款

高先生也發現,小曾用公司名義貸款。高先生去中國銀行燕郊辦事處調閱貸款合約,發現公司向銀行貸款人民幣 120 萬。合約上蓋的印鑑根本不是高先生的,而是代理人曾念慶的。

高先生問銀行:「曾念慶不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應該還有委託曾念慶做代理人的證明文件。」 銀行拿出了一份“董事會決議”及一份“委託書”。文件上有高先生和陳小姐的簽名。這些簽名,都是模仿偽造高先生與陳小姐的筆跡。

這兩個問題,都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中國有句話是“毒蛇蜇手、壯士斷腕”。回到臺北,高先生越想越不是滋味,終於下了個決定,要把小曾這個混球清除掉。公司如果因此而受到任何損失,自己都可以接受。

第三階段 問題與討論

1.問題基本形成的原因何在?
2.問題的萌芽與惡化?
3.當時有什麼好的做法沒有?
4.問題的防範與制裁的重點?




第四階段-問題的發生與面對

法律問題的探討


如何可以妥善處理小曾的問題?如何可以把他開除而沒有後遺症?如何可以防止公司幹部向銀行非法貸款?為了謹慎起見,高先生要先聽聽專家們的意見。

高先生先向臺灣陸委會所推薦的台商張老師請教。臺商張老師的組成分子包含大學堛漯k律教授、專精大陸事務的律師及資深台商。臺商張老師是一個大陸問題的諮詢單位。免費為台商解答難題、給予建議。

首次諮詢,一位台灣大學的法律教授後告訴他:「大陸的法律其實相當健全,不然這麼大的國家如何管理呢? 越權強行發包興建廠房、收取回扣等當然都違法!」

再度諮詢,是一位擁有美國律師執照,並正在北京大學攻讀法律博士的執業律師。這位律師肯定的說:「曾念慶犯罪事實俱在,不難辦理。你可以叫小曾賠償後離開公司,並要求小曾從此不再涉入類似產品的工作;或是將他依刑法判刑,讓他入獄。」

但是,中國政法大學的兩位友人,卻有不同的論點。他們告訴高先生:「在中國,偽造文書本身不見得構成犯罪條件,要看偽造文書,造成什麼傷害。所以偽造文書可能無罪。但是以偽造的文書向銀行貸款,那麼詐騙國家財產罪的罪名就可成立。而越權擅自發包興建廠房,當然是違法行為。」

經過多次的諮詢,高先生肯定小曾的行為違反大陸法律,決定聘請律師處理。

過年前的防範措施

為免節外生枝,高先生將工廠的倉庫、大小廠房都上鎖,所有的門窗都貼上封條,有任何事情,隨時通報。並發了一個通告:「春節期間,工廠安全由警衛及兩名留守人員負責。原料及一般人員都不得出入。今後出貨必須經由本人同意。」並要求員工一一簽字,以確保工廠安全。」

還特別指示警衛:「要加強警覺,大門一定要上鎖,任何人不得進入辦公室、廠房及倉庫,曾念慶也包括在內。」一切交代就緒才離開工廠。

工廠被洗劫一空

小曾在之前,替中意公司串聯過幾筆生意。但是因為出貨的品質不良,所以與中意公司的岳紅軍,有些貨款糾紛。岳紅軍認為,小曾私吞了貨款,沒有付給中意公司。所以,岳紅軍要找小曾,要求小曾償清貨款。

小曾於是就建議岳紅軍“搬走”高先生工廠堛瑣鷑像]備與存貨,來解決曾岳兩個人之間的貨款糾紛。

為什麼呢?因為搬走了高先生的工廠,岳紅軍可以得到先進的機器設備。而且工廠的存貨可以馬上出口銷售變成現金。很重要的是,對於中意公司來說,可以消滅“為邦複合材料公司”這個競爭者。高先生的工廠沒了,工廠的技術人員,就會投效中意公司。所以,這個安排,對中意公司十分有利。

對小曾來說,反正要與高先生攤牌了。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採取主動,可以全勝,如果不採取主動,什麼都沒了。

小曾想,對高先生來說,這些境外人憑什麼來賺我們中國人的錢啊?而且他們有錢,損失點錢也不算什麼。

至於用什麼藉口?高先生不是曾經同意給小曾股份嗎?這些設備機器存貨就算是小曾應該分到的股份就得了。

高先生他又能怎麼樣?他們是境外人,我們是這裡的人,他們能對我們怎麼樣?境外人在國內打官司,哪堹鄍棕鼓犒L我們?

還有什麼?哦,最近中央電視臺在播放“水滸傳”。記得嗎,主題曲的一句話,“該出手時就出手!”。

怎麼做比較妥當?找兩個法院的幹部幫我們策劃策劃。要好好佈置佈置。


1999年2月20日,中意公司的岳紅軍在河北省石家莊中意公司主持了一個會議。參加會議的人,包含了岳紅軍和中意公司的 6位幹部、為邦公司的小曾,還有岳紅軍老家的朋友,河北省冀州人民法院的院長、書記和法官。這個會議從中午開到晚上十二點多。會議結束,這一夥人達成了共識。

在地理關係上來說,為邦公司位於河北廊坊市轄下的三河市。中意公司在河北省省會石家莊市。冀州法院所屬的冀州市,是隸屬於河北省的衡水市。冀州市離石家莊有 200 多公里,石家莊離三河市約有 400 多公里。這三個市,都相隔甚遠,互不相隸屬。換句話說,冀州法院的管轄範圍,與中意公司的石家莊、為邦公司的三河市,其實是一點關係都沒有。冀州法院的院長與書記出面,陪同小曾與岳紅軍洗劫高先生的工廠,就是存心讓非法洗劫的事,在表面上看來似乎合法。

1999年的2月21日,大年初六星期日,早上九點多,昨天開會的一行人,從石家莊開了三個多小時的車到廊坊,抵達為邦公司。此時,中意公司的高級幹部,已另外率領了四十多名工人、十輛大卡車,聚集在燕郊開發區。一大群人,浩浩蕩蕩的來到為邦公司,搬空了廠房的設備與存貨。

隔天,冀州法院做了一個訴訟保全的民事裁決。內容是說,曾念慶與岳紅軍的中意公司有欠款糾紛,所以查封了為邦公司的財產,所有查封物品都由中意公司看管。

開發區劉煒副主任與臺北的高先生通了電話。劉副主任說:「…我指責了曾念慶這種不道德的行為。同時希望高先生與我們聯係。開發區管委會將全力協助解決此事。我們希望高先生能通過法律手段,維護自已的權益。」

小曾發 e-mail給高先生,說法是:「由於我與岳紅軍先生經濟糾紛,岳紅軍先生已向法院起訴,要求將我擁有的為邦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價值實物運走抵押。請你儘速來大陸處理,以減少損失。」

岳紅軍也打了通電話留言:「請你儘速前往石家莊談判!」

高先生於1999年3月1日到了燕郊開發區管委會,找開發區饒主任。饒主任慢條斯理的說:「很不幸發生這樣的事情…已經向公安單位報了案…希望你們再自行向開發區派出所報案,以法律的手段來維護自已的權益。」

派出所的處理態度

高先生到燕郊派出所報案。派出所所長說:“開發區已經來報過案了。為了慎重起見,我和燕郊法庭庭長研究過。我們認為一定是經濟糾紛,你們要去找律師才能解決。”

高先生連忙遞上準備好的控訴書,所長收下後,往桌上一丟,說:「我知道了。」

兩岸人民服務中心

臺灣的立委馮滬祥當時剛成立了「兩岸人民服務中心」,與大陸的海協會做對口,號稱要服務兩岸人民、增進兩岸人民的感情。高先生經過好友介紹,去拜訪了馮滬祥。於是為邦公司的個案,成為「兩岸人民服務中心」開張誌慶後,所受理的第一個個案。馮滬祥打了電話給北京海協會主任王小兵。於是高先生專程去北京,拜訪了王小兵。王小兵介紹高先生到「台灣事務法律諮詢中心」。這是「國務院台灣辦公室」(簡稱國台辦)下面的一個單位。由一位北京大學法律博士,丁律師協助處理。

丁律師解釋收費方式:一次一萬五千元人民幣,郵電、差旅…等費用另計,還有要追回財物價值的5%。

高先生心想:他們是國務院所屬的一個單位,辦起事來應該比較夠力。收費公道, 主要的費用等財物追回來才收,較有保障。

丁律師說:「這個案子應不難處理。私下搬走為邦公司的財物,當然違法。不是搶劫也是侵占!侵占是刑事罪。搬走生產設備及模具,又涉及了破壞生產罪。」他的意思是:先針對刑事部份處理,刑事立案後,民事賠償部份就簡單了。

求助公安局

高先生又經過朋友關係,認識了前任的廊坊市公安局長,現在已調任河北省唐山市公安局長。三河市隸屬於廊坊市。因此,這位前任廊坊公安局長,是現任三河市公安局徐局長的老長官。這位廊坊的前局長,對於現任的徐局長還是有影響力。前局長很給高先生朋友面子,當場就用手機打電話給徐局長:

前局長說:我有一個姓高的台商朋友在你的管區燕郊開發區,人家才回台灣過個年,整個廠就給搬光了,這事你知道了吧?

徐局長:知道!知道!開發區已先向派出所報案了,他本人也在這報了案。

前局長:那為什麼還不快抓緊時間?快辦呀!抓人呀!

徐局長:我見過台商本人,現在正研究著,局裡告訴我,中央有個叫什麼的,好像就是為了這檔子事兒給我打了好幾次電話,還好我都沒接到。」

前局長:你趕快先抓人,不然到時侯一大堆人情壓力,你就難辦了。原則上就這麼辦,細節部份,你去找高先生商量。

前局長掛了徐局長的電話後,對高先生說:「您都聽到了?問題基本上已經解決了!」

小曾被捕

1999年3月9日晚上大約九點左右,高先生協同刑警隊刑事組劉隊長帶了三個刑警。爬上了六樓,稍喘口氣,高先生硬著頭皮敲門,見到了小曾。

劉隊長說:“曾先生,你被補了!這是公文,你在上面簽個字。合作點!我們就不為難你!”

高先生無奈地對小曾說:我過去一再規勸你不要太過分。現在搞得兩敗俱傷,我也沒有辦法!

公安局的遊戲規則

事後,高先生招待了介紹公安局給他的朋友們吃飯。他們說:「小曾被抓後,他的家人及岳紅軍一定會使出全力拯救,讓他脫罪。如果他們出價十萬人民幣,你是否願意跟進?」

高先生不太明白是什麼意思?他們跟著解釋:「公安局的權力很大,可以立案起訴,也可無罪開釋,就看那邊花的錢多。錢花得多的贏。」

「好,十萬元我跟進!」 高先生說,總不能一下子就下旗歸國吧。

「如果十萬元你跟進,對方加碼五十萬,你跟進不跟進?」公安的朋友們一邊喝酒,一邊繼續問。

「這個,總該有個底線吧。」高先生不禁在心婼|了一聲:「 TaMaDe!什麼世界!」

銀行的偽貸問題

銀行的偽造簽名貸款問題該怎麼處理?

中國銀行的經理表示:「只要你高先生承認那筆120萬的貸款,一切好辦。」

高先生強調:合約的簽名都是偽造的,應該不具法律效力。

銀行:簽字是不是偽造的,我們哪有能力鑑定?

高先生說:你們銀行做貸款,為什麼不找公司法定代表人本人來簽字?怎麼就自行與代理人簽合同做貸款?你們當然有查證的義務。

銀行經理說:高先生,我們都是依據國家規定的辦事程式。這是你們內部的管理問題,我們無法負責。

爭論半天,其實是在各說各話。這就是很多臺商所謂的“大陸經驗”。

最後高先生把貸款的相關文件送交北京市公安局鑑定。得到了一份(刑事科學技術鑑定書)。證明文件上的簽字,都是別人模仿偽造高為邦本人的字跡。

司法單位認定,為邦公司如果繼續支付利息,中國銀行就可以不再凍結公司戶頭。

至於貸款的有效性,還是各說各話。雙方都說累了,也就擱置爭議,暫且不再爭吵。但是問題並沒有解決。

很快出獄

曾念慶被補後,他的家屬發動了全方位的救人行動。請了全國人大副秘書長劉義,透過人大系統向河北省公檢法高層關說;另一方面由張夢祥疏通地方單位,並以證人的身份幫曾念慶辯護。小曾的律師也來拜訪丁律師。

對方的律師說:“丁律師,中國人要幫中國人。您一定要幫幫小曾啊!”

丁律師說:“這是個法律問題。應該依法處理。”

對方的律師說:“丁律師,內外要有別啊。將來高先生回臺灣了,就跟您沒關係了。可是您還是要跟我們內地人打交道的啊!”

在1999年4月7日,曾念慶以生病為由,「取保後審」,被放了出來。前後被拘押的時間,是 30 天。

曾念慶出獄後,岳紅軍也恢復正常活動。他們對外的說法是:「沒事了,問題都已經花錢託人擺平了!」

法院的處理態度

冀州法院的上級是河北省衡水法院。為了處理冀州法院搬空工廠的問題,高先生與丁律師到衡水法院去投訴。法院李庭長聽了高先生的長篇大論,終於開口了:「你們的立場與要求都說得很清楚,我們會處理。不過…嗯…中意公司的利益要怎麼維護呢?」

在回家的路上,高先生的情緒有點低落。這一路走來,無論公安、刑警隊、法院,所有的思考邏輯,都很有“共產黨中國”的特色。高先生覺得這些“共產黨中國”的特色,讓他感到非常的疲倦。他真的不知道,在這個一片混亂而又詭譎的地方,如何才能找回一個公道。

“臺灣人與大陸人到底算是一個文化、一個民族?還是兩個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民族?” 高先生實在很疑惑。

第四階段 問題與討論

1.面對問題的基本心態?
2.大陸司法制度與運作?
3.司法處理的困難?
4.你能相信誰?
5.你還能怎麼辦?




第五階段-問題的後續事件

對於高先生來說,不論大陸這個地方是多麼的詭譎,自己還是要盡最大的努力,爭取自己的合法權益。

“總要盡力了,才會覺得問心無愧。” 高先生這樣想。

報社主任

高先生的美國朋友介紹一位河北省政法報要聞部張主任。 要聞部張主任與河北省的公、檢、法系統都很熟悉,經常陪省委書記及政法委等高層出訪地方,是個很有影響力的人。張先生聽了高先生的故事,自認可以幫得上高先生。

過了幾天,張先生打電話給高先生說:「我已經約了冀州法院的喬法官、肖書記與岳紅軍到石家莊來面談。你放心出國,回來一定會有好消息的。」冀州離石家莊約二小時車程,一名記者可以叫得動二名法官前來解釋,而他們還不敢不來,這也真是共產黨中國的特色。

喬、肖、岳告訴了政法報的張先生:「這事最好不要管,因為有河北省政府的兩位高層在關切這件事。」

法官的立場

1999年6月16日三河市人民法院審判員與一名書記員到為邦公司,表示曾念慶提 出了【欠投資款】及【借款】共兩案告訴。要求高先生償還七萬八千美元和利息以 及五十多萬人民幣及利息。而冀州法院在6月25日正式撤除了訴訟保全民事裁定 書。

7月1日開庭,高先生的朋友在庭外聽到法官私下對曾念慶及他的律師說:「你們一定要咬定投資了十萬美元。這個企業是合資的,不是獨資的,那我就好幫你了。」

法庭的法官,會告訴當地的訴訟人如何說話,以及法官如何可以幫到訴訟人,也是真的很有“共產黨中國”的法院特色。

大陸台辦主任楊斯德出面相助

高先生的好友陳先生,知道了高先生在大陸的遭遇,非常的打抱不平。陳先生政治關係很好,與大陸政府的高官楊斯德先生相熟。楊斯德是中共中央辦公室副主任,並曾經擔任中央台灣事務辦公室主任。換句話說,楊先生曾經是中國政府的最高對台工作單位的負責人。陳先生跟楊斯德說了高先生的遭遇,楊斯德同意出面幫忙。

連曾任中國大陸的最高對台工作負責人都出面了,問題總該有一個合理的解決方案吧?

楊斯德主任以巡視河北省廊坊地區為名,在1999年9月21日,在三河市特地召開了一個會議,討論高先生工廠被洗劫的問題。參加會議的人士,包含了國務院台辦經濟局何世忠局長、徐莽處長、三河市孫書記、三河市人民法院院長、河北省台辦主任、廊坊市台辦主任、三河市刑警隊隊長、以至於燕郊開發區主任、副主任等等。從北京中央到河北省、到廊坊市、三河市、燕郊開發區的大大小小國家幹部,都參加了會議。場面壯大。真是“咨爾多士,為民前鋒,夙夜匪懈,主義是從”。當然主義是從,遵從的是共產主義啦。

在會議中,三河市書記當場責成三河市刑警大隊長,要在一個月內拘捕岳紅軍到案。

1999年的9月21日,是臺灣的九二一大地震。而國務院台辦主任楊斯德訪問燕郊,確實也造成了燕郊的小小震撼。

不過,九二一地震之後,臺灣慢慢恢復了平靜。楊斯德的九二一,對三河市的震撼,也慢慢的恢復了平靜。

中國的官場,似乎是在開完了會,大家說完了場面話之後,事情也就差不多該結束了。 “End of the talk is the end of the job.” 衙門照常開放;打混的依舊打混、扯皮的依舊扯皮。除非是這件事跟他有直接的利害關係,否則也就不了了之了。

大陸的媒體

自從高先生到燕郊開發區投資設廠之後,北京市以及河北省地區的媒體,就經常有“臺灣高為邦先生”讀者投書。讀者投書的內容,都是感謝開發區的領導以及幹部們以“一顆顆真誠的心和一片片火熱的情”,協助高為邦先生到祖國大陸來投資設廠。而且“一年來,為邦公司不僅收回了全部的投入,而且固定資產比一開始淨增了五倍。… 創造了東南亞經濟危機時期的出口貿易奇跡。…… 創造者決不僅僅是我個人,也是要感謝燕郊開發區的支持與幫助。”

原先高先生也不知道有“臺灣高為邦先生”的讀者投書。有一天,開發區的主任劉煒對高先生說:「高先生,謝謝你的幫忙。讓瑞士一個華僑,到我們的開發區來投資設立藥廠。」高先生問劉煒在說什麼?劉煒說:「高先生,這個華僑就是因為看到你的投書及專訪,受到啟發,才決定到我們燕郊來的。」

高先生做了調查研究。發現在“燕郊開發區–九八宣傳報導輯” 埵酗@些統計資料,宣揚開發區的業績。在統計資料媗膆隉A一共有五篇“臺灣高為邦”的讀者投書、七篇對高先生的專訪、三篇對於“臺灣高為邦讀者投書”的評論文章、另外還有十篇報導性文章,引述了“臺灣高為邦”讀者投書。

這些刊登了相關文章的媒體,包括了- 香港大公報、人民日報、人民日報海外版、北京經濟報、河北經濟日報、經濟參考報、中國商報、華商時報、廊坊日報、大連開發區報、甚至“中國婦女報”。

高先生真的很生氣,因為:

1. 他根本就沒有做出任何的“臺灣高為邦先生” 的讀者投書。
2. “臺灣高為邦先生”的讀者投書所說的情況,與真正陷在困境中的臺灣高為邦先生的情況,出入極大。
3. 這個開發區,把高先生給整慘了,居然還在利用高先生的名義來說些騙人的話。
4. 如果不是劉煒說溜了嘴,高先生還根本就不知道會有這種事。

大陸的媒體,也是真的很有“共產黨中國”的媒體特色?

大陸中央電視台有個節目,叫作「焦點訪談」。因為專門揭發大陸社會的不平及黑暗面,而非常受歡迎。高先生經過朋友與該節目製作人聯係,希望能夠報導高先生的不平遭遇。結果被拒絕了。原因是:他們不能碰觸這個問題。因為兩國論的出現,他們不敢替台灣方面說話,當然也不願為台商打抱不平。

找臺灣的立法委員

臺灣的一些立法委員與大陸的對台單位,也有溝通的管道。高先生於是找了立法委員馮定國辦忙。馮委員與大陸國台辦的現任主任陳雲林聯絡。陳雲林答應一定會處理。

2000年 5月12日高先生聯合其他受害台商及立委、陸委會,在立法院舉辦了一次公聽會。將他自已及其他台商的受害經驗告知大眾。會中一致認為,如果連這樣的案子都無法爭取合理權益,那麼實在不能鼓勵台商赴大陸投資。對於台商投資受害的案情,有關單位應該編印成冊,提供給要前往大陸的台商參考。「投資中國」及海基會的「兩岸經貿」兩本雜誌,將會在六月份刊出高先生的遭遇,及公聽會的討論內容。

法院判決與中紀委

河北省三河市的法院在 2000年8月9日寄了封掛號信給高先生作為回覆。這封信是一份6月4日的“民事判決書”,延遲了兩個多月才寄出 。判決內容為: 「被告為邦複合材料(廊坊)有限公司應償還原告中國銀行三河支行借款本金一百二十萬及相應利息。」

開庭的日期是2000年6月5日,判決書的日期是2000年6月4日。在開庭之前,就已經審判了。

中國大陸的黨中央有個中央紀律委員會,通稱中紀委,負責糾舉共產黨的紀律。在國務院有個中央監察院,負責糾舉政府行政的疏失。

高先生透過丁姓好友,欲將舉發信及相關資料轉寄給最高人民監察院韓杼濱院長和中央紀律委員會主委。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高先生的好友向他解釋:「中央紀律委員會將你的告發信轉送給河北省紀委書記,中紀委不會主動立案。更不會派人去調查這個案子,因為你的案子太小了。除非是省長或部委級的重大貪汙案,他們才會插手,譬如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成克傑的案子。何況現在大案子已經堆積如山,根本沒有人手來管這些小案子。所以,你是告哪裡,他們就把投訴函退到哪裡。」

高先生想:“我舉發河北省法院的信,交給了河北省法院處理,還能有什麼搞頭?”

參加了新黨的三通訪問團

2001年1月3日臺灣的新黨組織了三通團前往北京。高先生隨同這個三通團到了北京。透過馮委員的轉介,認識了國台辦經濟局台商糾紛處的劉建中處長,並見到了經濟局唐怡副局長。經過安排,高先生也與海協會王小兵主任、以及河北省人民高級法院米副院長當面談了他的問題。這些處長、局長、主任、院長等等的官,在當前的大陸,都算是當道的實權派。

河北省的台辦來了一群人與高先生安排了一個為邦案的專門會議。劉建中說:省委書記及政法委書記都有批示,表示極為重視為邦案。並且要求詳細調查,所以他們不會袒護某一方的。

河北省人民高級法院米副院長,表示了他的意見:「老實說,沒有一個案子沒人來關說,但聽不聽在承辦的法官,並非特權就可以在法律之上。本省的常務副省長涉嫌貪汙受賄,不是照樣辦?全國人大成克傑副委員長也是照辦。」

高先生認為,公然搶劫“為邦複合材料公司”是刑事案。刑事案是公訴案,必須優先處理與審判。銀行借款糾紛是民事案。在刑事案未作處理之前,根本就不應該受理民事案。

高先生與米副院長對談三個多小時,米副院長說他會向河北省政法委報告,並要求三河市公安局提出書面報告。

會議結束後,安排了一個晚宴,到場的都是台辦人員。回北京途中,劉處長見高先生對此行好像相當滿意,便很得意的說:“我請你來不錯吧!你的案子才兩年,就有這種成果,我手上還有很多十年以上的案子呢!”

二個多月以後,2001年3月28日,高先生收到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書。銀行「借款案」之判決退回重審,要高先生親自出庭。但是對於公然搶劫的刑事問題,卻避而不談。

在信件和電話中,劉處長軟硬兼施,要高先生到三河市法院出庭重審銀行「借款案」。高先生堅持必須先處理公然搶劫,搬空工廠的刑事案。雙方僵持不下,劉處長不再來電。最後,河北省的台辦趙韶華處長來了電話。

高先生說:“我的要求是等刑事案有結論後,再開民事庭。”

趙處長說:“上級領導河北政法委已經給了指示,你一定要到燕郊法庭來,接受重審銀行借款一案。沒有妥協空間。你如果不來,一切後果由你自行負責。”

高先生這個案子,與國台辦折騰了四個月,耗費了浩大的精力、繞了好大的圈子,拜見了好多的人。結果是,刑事案沒有處理。民事案也暫緩開庭。

對於高先生來說,花錢費力,搞了兩年多,有沒有其他的收穫呢?當然有。高先生對於大陸官場的行為與思考模式,已經是瞭若指掌、成了“共產黨中國”的官場行為專家。跟他當年決定投資大陸的時候相比,已是判若兩人。

求助中共駐美大使及江澤民恩師顧毓琇

在大陸國內與臺灣都進了力,都沒有結果。高先生想,也只好死馬當做活馬醫,從美國下手來試試看。高先生在美國的妹妹,也有很好的社會關係。於是,高先生將陳情書及所附資料,經過妹妹的關係,分別寄給中共駐美楊潔箎大使,及江澤民的恩師顧毓琇,希望可以呈給江澤民辦公室。顧毓琇先生是學界耆宿,也是江澤民的恩師。江澤民訪美,在百忙之中,還抽空去拜訪了顧先生。江澤民身為中國國家領導人,篤行尊師重道的傳統美德,建立了正面的口碑與形象。高先生想,這個申訴管道,應該是有力量的。

等了兩個多月,顧老教授給江澤民總書記的信沒有任何反應。國台辦也沒有任何訊息。高先生感到非常無奈,顧老教授已經近百歲了,還親自為高先生寫信。高先生充滿了感謝。

“無論如何,我已經盡力了” 高先生看著身邊厚厚的一堆申訴資料,不禁嘆了一口氣。

沒事了?

2001年的8月6日劉建中叫丁律師打電話給高先生,說河北省政法委已經為他的案子開過會。結論是曾念慶與岳紅軍兩人所涉及的刑事案都不成立。

丁律師說:「這對你當然很不公平,但是司法獨立,我們也很無奈。但是國台辦在為你爭取賠償,因為中意公司岳紅軍很有錢。」

高先生說: “我告訴過你,河北省政法委才是不法問題的關鍵。這叫什麼司法獨立?根本就是司法胡搞!國台辦能幹什麼屁事?只會吃飯拿錢耍嘴皮子。連這麼明確的刑事案都不成立,要求賠償的民事案還贏得了嗎? 不用再扯了!”

“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只有把我的遭遇寫成書,我有足夠的資料來寫這本書。”高先生接著說。

丁律師頗認真的說: “出版後請送我一本。”

之後高先生也親自登門拜訪顧毓琇老教授,還有轉寄陳情信給中共駐美大使楊潔箎的朋友趙先生。感謝他們的幫忙。

趙先生不敢相信江澤民總書記居然看不到顧毓琇教授的信,他認為江總書記的下屬應該不敢攔截此信才對。趙先生也很感慨自已過去在中國開造船廠的不愉快經驗,最後也是不了了之。

「算了吧! 就當是惡夢一場。在大陸被坑的案子太多了。不要再追究下去了,免得苦了自已。」趙先生說。

第五階段 問題與討論

1.大陸的媒體的生態分析?與臺灣媒體的生態的異同?
2.大陸的司法體制的分析?大陸司法的運作探討?
3.臺商處理司法問題的成本與效益?
4.臺商遭遇困難,如果要多很多的錢,費很大的心力去爭取權益,是否還是要去爭取?如何爭取?




第六階段 - 反思與結論

反思


為邦複合材料公司於1997年的12月25日在大陸成立。在1999年的2月21日,就被大陸廠商與公司幹部結合了外地來的法院院長、書記和法官,把公司搬運一空。從成立公司到工廠被淘空,不到1年3個月。一場惡夢,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大陸的幹部與廠商,結合了地方政府勢力,巧取豪奪臺商的財產。作為臺商的高先生,也盡了最大的努力來爭取自己的權益。在中國大陸,臺商所努力爭取公道的方式有

- 經由司法單位爭取權益,如法院;
- 經由檢調單位爭取權益,如檢察院
- 經由政府對台單位爭取權益,如國務院國台辦
- 經由媒體批露與投訴,如報紙與電視
- 經由民意代表機構,如全國政協與人大會議
- 經由臺灣的相關單位反應與投訴,如立法委員
- 經由自行投書給國家領導,如高先生投書給江澤民
- 經由國外投訴,如經由美國大使館

當然,也有人經由所謂的黑道來結賬。這是所謂的“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 用黑道結賬,會有嚴重的後遺症,是很危險的結賬方式。有時候,也代表沒有辦法時的下策。好像中國古典小說水滸傳堛漱@些人物,受到欺壓,無處申訴,最後只好用自己的方式來了結。

高先生嘗試與努力了各個管道(除了黑道以外)。高先生可以出動北京的對台工作重量級人物楊斯德先生、國台辦主任陳雲林,臺灣的立法委員、甚至能夠請江澤民的恩師顧毓琇致函給中國的國家最高領導人江澤民。在整個過程中,高先生也展現了他堅強的毅力與厚實的人脈關係。但是最後還是無法得到一個合理的解決方案、爭回自己的權益。

如果像高先生這樣驚人的活動能量,對於明火執仗、強行搬空工廠的行徑都無法得到一個合理的說法,那麼普通的臺商,遭遇到類似的問題, 還能怎麼辦呢?

結論

在臺灣,高先生依據他的大陸切身經驗,寫了兩本書。一本書是“大陸司法迫害臺商實錄”,另外一本書是“投資中國-你必須知道的陷阱”。

在2003年7月,高博士在台成立了“臺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並且親任該協會的理事長。這個協會的宗旨在於「要求中共政府力行法制,確保臺商權益不被非法侵佔,臺商企業不被非法掠奪。」

高先生對於他的大陸臺商經驗,做了一個結論性的評述:

“我到大陸投資,犯的最大錯誤就是用了大陸人做公司的經營者,在對大陸錯誤的認知下,陷入了一個時空錯亂的社會。

  現在的中國大陸,就好像二百年前的美國荒野大西部。湧入了大批滿懷熱誠,對未來充滿憧憬與希望的移民,但其間也充斥著政客、賭徒、騙子、殺人犯及淘金客等,一不小心,就會被險惡的環境所吞噬,但它卻也是冒險家的樂園,代表著機會、繁榮與希望。”


我們應該如何以理性而認真的態度,來看待高先生的結論性評述呢?

第六階段 問題與討論

1.請總結經驗與教訓
2.給其他臺商的建言與評述?
3.如何實際面對大陸的司法問題?
4.如何面對自己的心結與心態問題?


Guru 2007-6-3


好讀首頁 讀友需知 支持好讀A計劃


搜尋好讀網站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讀後感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