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預言:大陸對台攻略》2017/12/1

在十月下旬甫落幕的中共十九大,以及11月8日至10日川普到北京的「國事訪問+」中,北京方面對於臺灣問題,都說的不多。

臺灣一些學者、名律師、與政治人物,因而在媒體上發表言論,認為「大陸對臺已不在意」。對於這樣的觀點,我有很不一樣的看法。

我認為,在北京的習川會中,雖然雙方對於臺灣問題著墨不多,但是習近平很清楚的對川普說,「臺灣問題是中國的核心利益問題。」中國大陸的這個說法,自建國以來,其實一直不曾改變。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序言》中,有這樣的陳述:

「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神聖領土的一部份。完成統一祖國的大業是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神聖職責。」

中國把統一的職責都寫入了憲法,北京主政者,怎麼可能不在意臺灣問題?

如果北京已經不在意臺灣問題,為什麼會把王毅、戴秉國、劉結一這些重量級的人物,都放在「對臺辦」的重要崗位上?

我認為,北京不但不是「大陸對臺已不在意」,而且剛好相反,北京已經有了新的對臺方案,而且會採取具體行動執行之。

習近平現在重要場所,對臺灣問題發言不多,是因為自2015年11月新加坡「習馬會」以來,習近平該說的全都說了,包括「九二共識是兩岸關係的定海神針」,「基礎不牢、地動山搖」,以及「兩岸是打斷骨頭連著筋的兄弟」等。

北京該說的,都已經全說了,也給了蔡英文政府一年半有餘的時間回應。蔡英文不做正面回應,北京再做重複之言,沒有多大意義,不如不說,就準備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孔子也說「先行其言,而後從之」。這句話的意思,是做了再說,比說了不做要好。

至於北京會怎麼做呢?我相信北京的對臺攻略,會是一個總體戰,包括政治、外交、經濟、與軍事的總體對臺合圍。

孫子兵法的《謀攻》篇中,有這樣的名言:「故用兵之法,十則圍之…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這句話的意思,是大國國力若是小國的十倍以上,就可以採取全面圍困小國的做法,小國最終會因力量枯竭而為大國所擒。

若以中國歷史為例,西漢劉邦於西元前202年建國,國力在漢武帝初期達到了頂峰。漢武帝於西元前129年拜衛青為將,大舉討伐匈奴,宣揚漢威,獲得勝利。自西漢劉邦建國,到漢武帝討伐匈奴,之間隔了73年。

這73年,使得漢朝纍積了足夠的國力,可以威震匈奴。

歷史雖然不會完全重複,但是歷史演變過程中的階段性與邏輯性,是相通的。歷史王朝的開國初期,都是剛剛經歷戰火洗劫,百廢待興,總要經過數十年的休養生息,才有足夠的國力,對外宣揚國威。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於1949年,如果援引西漢案例,經歷先期的厚植國力,73年之後,就是西元2022年。

2022年,是中共的二十大,也是習近平總書記的第二任期滿之年。我認為,兩岸的統一問題,應該會在習近平總書記任內,也就是2022年底前完成。

西漢的對手是匈奴,中國的對手是美國。西漢威震匈奴,河西四郡收歸中國版圖。中國若能威震美國,臺灣問題也就可以順手摘桃,輕易解決。

如果在習近平任內,各方面條件都已成熟,國力足以抗擊美國,有機會解決臺灣問題,而習近平遲遲不採取統一行動,習近平就是辜負了歷史給他的千載機遇。後代的歷史學家,將會對習近平做出魄力不足,乃至於錯失機遇的歷史評價。

中南海對這一點,應該是很清楚的。習近平也應該非常在意,他所擁有的這個歷史機遇。
 
在十九大中共黨代表中,有一位盧麗安教授,是唯一土生土長的臺灣人。因為她的身份特殊,她接受記者訪問時的發言,引起兩岸的廣汎關注。一時之間,很多媒體報導,臺灣第一任特首人選已定,就是盧麗安。

我的看法與此不同。我認為北京理想的特首人選,應符合以下的幾個條件:
  1. 本省籍;
  2. 有足夠的政治威望,有經過選舉成為地方首長的資歷;
  3. 沒有強烈的反中意識形態。
從這幾項考慮來看,最理想的第一任特首人選應該是陳菊。陳菊擔任高雄市長多年,有足夠的政治歷練與威望。陳菊出身於老黨外,早年臺灣的老黨外反對國民黨,但是很多老黨外,都有社會主義與統派的傾向。

陳菊於2009年率團前往中國北京、上海去行銷「2009高雄世運」。她在北京特地安排了一次私人行程,去北京八寶山公墓,祭拜故友蘇慶黎。蘇慶黎是臺灣知名的統派人物,曾經是臺灣「夏潮」雜誌的總編輯,後來病逝於北京。蘇慶黎的父親蘇新,在臺共歷史上赫赫有名。蘇慶黎與父親蘇新,合葬於北京八寶山革命烈士公墓。

陳菊沒有強烈的反中意識形態,在民進黨中,比較務實,少有尖銳刻薄的言辭。在臺灣政壇上,陳菊的敵人不多。

縱觀民進黨大佬,李登輝反中意識形態強烈,謝長廷奸巧,呂秀蓮虛無,施明德浪漫隨意,許信良早已過氣。對於臺灣的藍營來說,如果必需要在綠營大佬中選一個特首,陳菊應是相對可以接受的人物。

當然,陳菊如果出任特首,將只是「行政一把手」,類似大陸少數民族自治區的治理模式。在大的工作方向上,還是要服從中央的政策領導。我預期,兩岸統一之時,當前北京臺辦的人物中,將會有人派駐臺北。

孫子兵法《謀攻篇》中,還有一句名言:「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中國的領導階層,對於這句話,必然都是耳熟能詳。這個古老的兵法智慧,終將應用到北京統一兩岸的策略上。

孫子這句話的意思,是說最重要的攻略步驟,是要有周全的謀略;第二個攻略步驟,是要以外交手段來強化盟友關係,以求完全孤立敵人。第三個攻略步驟,是陳兵列陣,以武逼降;最後的攻略步驟,才是攻城流血。孫子認為,攻城流血是下策。

習近平的統一之道,大約是採取以下的進程:
  1. 完成整個的佈局,包含了政治、外交、經濟、與軍事的全面佈局。
  2. 在某一個時間點,發動某一個事件,造成臺灣內部的嚴重混亂。
  3. 在臺灣發生內部混亂之際,北京快速出手,可能是切斷電力供應,也可能是切斷電訊網路。目的是造成臺灣內部恐慌,使得蔡英文等要員,趕緊搭乘直升機出逃。也有可能,是採取對於總統府的斬首行動,所謂的斬首行動不需要殺人,只要逼使蔡英文出逃即可。
  4. 扶持陳菊就任臺灣第一任特首,儘快建立臺灣的民生、經濟、與政治上的新秩序。
當然,也有可能在兩岸統一過程中,臺灣早已失去所有可用的籌碼,北京認為不需要再以特首制度治臺,就會決定直接由中央委派的「對臺工作小組」來治理臺灣。如果如此,陳菊可能只是「對臺工作小組」所選聘的顧問委員之一了。

當臺灣不斷流失和談的籌碼,整體局勢對北京越來越有利,北京就會越傾向於放棄一國兩制,以特首治臺的構想,而由中央派員直接治理臺灣。這種由中央直接治理臺灣的方式,省除了很多政治上的糾纏,其實更符合中國一勞永逸的長遠利益。

根據臺灣媒體報導,蔡英文早已多次演練,如何從總統府搭直升機出逃。所以只要大陸解放軍營造出一個態勢,臺灣已經危在旦夕,富家女出身的蔡英文,哪裏經得起驚嚇,必然馬上就會登上直升機出逃。臺灣問題,以蔡英文的話來說,伴隨著直升機「自自冉冉」飛起,即可宣告結束。

直升機上,有十來個人,包含了蔡英文,賴清德、蘇嘉全、柯建銘等。像馮世寬之流的人物,不會被列入直升機的保障名額之內。

直升機可以稱做「獨立號」飛機。解放軍還沒有大舉登路,獨立號直升機就已經飛起,在總統府上空依依不捨盤旋三圈,最終還是拋棄了臺灣人民,逕自飛行離去。

當然,像馮世寬這樣的高階軍官,必然會安排搭乘空軍飛機出逃。但是,出逃的軍機,很快就被中共飛機攔截迫降。依馮世寬行事風格而做的合理推想,是馮世寬一下飛機,就會舉手高呼習主席萬歲。

風燭殘年的李登輝,在家中聽到消息,氣血攻心,一命嗚呼,去見他所崇敬的二戰元兇日本裕仁天皇。

陳菊是務實的聰明人,與中共也沒有太多的過節,眼見大勢如此,也就接受了北京的盛情請求,成為臺灣的第一任特首,或是顧問委員。

絕大部分的綠營份子,不論現在如何反中,如何高呼臺獨,當獨立號直升機自自冉冉的飛離臺北,他們就會很快的見風轉舵,或是望風歸降。這些人,說穿了,不是獨派,不是統派,他們都是隨風起舞、或是風起草偃的「風派」人物。

二戰時期,德國納粹黨在德國氣焰高張,影響力無所不在。1945年4月,蘇聯紅軍進逼柏林。4月30日,希特勒偕同妻子自殺;5月2日,柏林城防司令魏德林將軍向蘇聯紅軍朱可夫將軍無條件投降。一時之間,德國納粹制服就四處丟棄於柏林街頭,原來不可一世的納粹黨,沒有幾天,就烟消雲散,成為歷史名詞。

在大勢已去的日子,臺獨份子見風轉舵,或是望風歸降,以歷史的規律性來看,是沒有什麼好令人感到意外的。

「獨立號」直升機上的這一些人,大約會飛到日本。從此之後,是豬八戒照鏡子,兩面不是人,最後的結局,大都是在國外抑鬱以終。

附注1:

「自自冉冉」是蔡英文於2017年春節寫春聯時,所發明的新成語。根據學者考證,蔡英文「自自冉冉」的意思,可能是「自自然然」,也可能是「自自由由」。此爭議迄今仍是眾說紛紜,未有定論。

我認為,蔡英文的意思,應該是用來形容,「獨立號」直升機從總統府盤旋起飛的情景。所以我在本文中,採用了《直升機「自自冉冉」飛起》的語詞。用「自自冉冉」來形容直升機起飛,十分貼切,可見得在蔡英文心中,對此早有預見。

附注2:

本文是預言,可以當真,也可以不必當真。當然,也可以本文作為參考,採取一些行動,使得本預言所描述的情景,不會成真。或者說,可以本文作為參考,對於未來的發展,自己自求多福,預作安排。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