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 讀友需知 | 聯絡好讀 | 支持好讀A計劃

薛中鼎《台商大陸經商的認知問題》2005/6/20; 2005/8/30


目錄

PART 1: 前言
1.緣起
2.臺商的認知

PART 2: 大陸的情況

1.大陸經濟體制的演變
2.腐敗問題分析
3.腐敗問題的理論探討;

PART 3: 台商的情況
1.黑克斯-歐林 的資源稟賦理論
2.求生的動機
3.成長的動機
4.策略性的動機

PART 4: 異同分析與衍生問題
1.各個層面的異同分析
2.所衍生的問題探討

PART 5: 結論

附錄: 參考個案
1.個案一:蘇州長絲廠
2.個案二:無錫染織廠
3.個案三:大連金石灣度假區



台商大陸經商的認知問題

PART 1: 前言

1.緣起


我於1997年至2003期間,在北京工作與居住。在這段期間,我與中國的國家單位,進行了合作的關係。這個合作關係,在2002年中,告一段落。在結束合作關係的過程中,雙方都覺得極其的不愉快。我方認為我們的權益與財產被國家單位侵佔,國家單位認為有關的問題是司法問題,應經由司法訴訟程序處理。因此,兩年以來,民與官爭,曲折離奇,我深有一番體會。

之後,我退出商場返回臺灣,在大學任教授。但是,我經常會想到在大陸的這一段夢斷京華的經歷。對於一些問題的本質,也會經常在做一些思考。根據我自身的經歷與思考,我陸續完成一些文章。本文的緣起,乃基於此。




2.臺商的認知

中國最著名的兵法書,孫子兵法,開宗明義就說:“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台商在大陸發展事業,不論是無奈的出走,還是主動的出擊,都符合“死生之地,存亡之道,公司之大事,不可不察也”的說法。在大陸經商,好似入山探險,有陷阱、但是也會有豐收斬獲的機會。

但是台商在大陸經商,會有一個迷思,就是很難認清大陸與臺灣的最根本的異同。一方面臺灣與大陸之間,是有著同文同種,血脈相連的關係;但是在很多方面,卻又有非常根本的歧異。這些根本的歧異,會對雙方的思想、看法、與行為有巨大的影響。

明朝中葉的學者王守仁,在他的陽明學說中,有所謂的“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我們對於對於兩岸同胞表面神似,而本質迴異的問題,務必要有一個清晰的理解與認識。很多台商在大陸經商,受到了挫敗,就是因為對於兩岸一些表面神似,而本質迴異的狀況做出了錯誤的判斷。

在海基會,我們可以找到登記有案的個案一千多個,都是台商在投訴反映在大陸經商所面臨的種種問題。在臺北,有一個組織“台商受害人協會”,這個組織成立不久,也沒有很大的知名度,可是也有200多個“受害人”成為會員。我們可以想像,這些有案可查的台商,只是冰山的一角。台商在大陸經營企業,遭遇到各種各樣官商糾纏,個說個話的問題,是極其普遍的現象。這些問題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在於我們對於兩岸同胞基本的異同,缺乏一個完整而清楚的認知。

為了對問題有一個清晰的瞭解,我們可以從以下幾方面,來對問題作出基本而深入的探討:

- 大陸的情況
- 臺灣的情況
- 異同問題探討
- 結論

附錄:參考個案 (資料來源:兩岸經貿月刊)



PART 2: 大陸的情況

臺商在大陸經商,首先就應該了解大陸經濟體制演變的過程,以及一些腐敗問題的根源

1.大陸經濟體制的演變


中國大陸自從1949年在北京成立政權以來,一直是以共產黨一黨治國。治國的理論基礎是以所謂的“馬列恩毛”、一脈相承。換句話說,中國大陸在政治上是以共產黨一黨專政;在經濟上是以馬克思的共產主義思想掛帥。

對於社會主義的政治經濟理論,有很多的討論。最簡單來說,中國大陸的社會主義的經濟體制,是建立在兩個基石上:
1.計劃經濟
2.國營企業

這個政經機制,在中國大陸從1949年共產黨以社會主義建國,一直到1980 年代中鄧小平大力推行改革開放,有35年的時間都是奉行這種“計劃經濟”加上“國營企業”的經濟機制。因此,有整整一代人,都是生活在這種計劃經濟以及國營企業機制的思想氛圍之中。

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對於中國有至關重大的影響。不過,從“社會主義”的經濟機制,走向“改革開放”的經濟機制,理所當然的需要面對轉型的問題。從70年代末,中國開始探索如何走“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在本質上,就是在進行國家經濟體制的轉型。

國家經濟體制的轉型,必然會牽扯到政治體制的運作,也會影響到很多人的自身利益。因此,它是一個非常艱難的過程。中國採取了一個漸進的轉型過程。在這個漸進的轉型過程之中,無可避免的,中國面臨了市場經濟與社會主義同時並存的狀況。市場經濟的基本運作原理,是依據市場的供給與需求;社會主義的基本運作,是依據行政權力來規劃及執行計劃經濟。因此,當兩者並存的時候,就會出現很多的問題與矛盾。手中握有行政權力的國家官僚,會很習慣的插手並且傷害到市場經濟的運作。當行政官僚插手於市場經濟的運作,官僚們很容易從中獲取超額的利潤。

因為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原因,一般的行政官僚,會保有濃厚的計劃經濟與國營企業的思維。而中國大陸的經濟轉型與發展,又必須依靠中國的行政官僚系統來執行。因此,在中國經濟轉型與發展的過程中,行政官僚們利用手中的權力來干預或操控市場經濟的運作,來為自己謀求超額的利潤,成為一個很普遍的現象。

官僚們利用手中的行政權力,在實行“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經濟轉型過程中,為自己謀求超額利潤的行為,就是一種以權謀私的腐敗行為。我們很容易發現,中國的經濟體制的轉型,與中國官僚體制的腐敗問題,是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的。而且,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與官僚腐敗之間的互動,有它的歷史規律性。

這個歷史規律性的意思是說,在不同的經濟轉型階段,會有不同的社會與經濟情況。而在不同的情況下,會有不同性質的腐敗問題。貪汙腐敗的問題,有它歷史演變的階段性。80年代有80年代的腐敗問題,90年代有90年代的腐敗問題,轉世紀之後又另有不同性質的腐敗問題。

不過,不論什麼階段、什麼條件下所發生的什麼樣的經濟與腐敗掛鉤的問題;不管表面上是如何得五光十色、豐富多彩;基本上來看,問題的本質是在以下的四個方面:

1.行政權力在干預市場及經濟活動;
2.市場規範不明;
3.法制機制不明;
4.基本文明素養欠缺,市場觀念不足

2.腐敗問題分析

  • 行政權力在干預市場及經濟活動

    中國傳統的士農工商的觀念是做官的可以領導經商的。在今天中國大陸,國家幹部的心理狀態仍然有行政權領導一切的想法。 長期以來,因為中國的“漸進轉軌”政策,所以市場機制與行政機制是同時並存的。

    我們可以來看看從70年代末,中國逐漸走向市場經濟的過程中所經歷的行政權干預市場及經濟活動的症狀;

    • 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中國的行政官僚們可以利用國有企業壟斷的特權,以及國有企業調價定價的特權來謀得暴利。因此,在當時有句口號:“工農兵學商,一起來經商。”基本上是憑藉企業壟斷以及調價定價行政權力,在經濟轉型過程中干預市場機制並且居中謀利。


    • 80年代中,“價格雙軌制”在1985年被規定為合法的制度。於是同樣的商品,在調撥物資市場是一個偏低的價位,在自由市場卻是一個相對偏高的價位。因此,行政官僚們可以利用手中的權力,以低價位在調撥市場取得商品,再以高價位在自由市場賣出。這種現象叫做“倒買倒賣”。譬如說外匯的倒買倒賣;鋼材的“倒買倒賣”等等。行政官僚在轉手之間就可以獲得超額的利潤。一般人把經營“倒買倒賣”行為的人叫做“倒爺”。但是問題的根本是在於必須有權力,才能進行倒買倒賣。因之,所謂的“倒爺”必然是與官僚結合在一起的,所以倒爺的支撐力度,在於後臺官爺的買賣權力。支撐“倒爺”的的官爺,也就被稱作為“官倒”了。


    • 進入了90年代,雙軌價格慢慢消失了。中國的經濟在繼續的成長。行政權力干預市場及經濟活動,也進入新的階段。現在,利用行政權力謀得超額利潤的機會,在於土地開發與銀行超貸。全中國如火如荼的在開發房地產市場。行政官僚給了批文,銀行給了貸款。大多數的開發商做的是協調整合(Deal Maker)的工作,周旋於行政官僚與銀行高階經理人之間。經濟景氣好了,官僚、銀行經理與開發商都賺到了錢,皆大歡喜。經濟景氣不好了,就讓國家銀行概括承受主要的經濟損失。譬如之前海南島海口市,房地產一窩蜂的過度開發,造成了滯銷的問題,爛賬基本上就是丟給了國家銀行。

    為什麼行政權力可以干預市場?超額利潤的來源是什麼?這些腐敗問題的經濟理論基礎是什麼?對於這些問題,我們可以在下一節的“腐敗問題的理論探討”做出回答。

    對於所謂的腐敗問題,也一直有觀點上的爭論:
    A) 為了保持社會的純潔性,不應該搞市場趨向的改革;
    B) 腐敗是過渡期的潤滑劑。是交易的必要成本。

    (參考文獻:吳敬璉“中國腐敗的治理”見戰略與管理 2003-2)

  • 市場規範不明;

    因為中國的經濟轉型是採取“漸進轉軌”政策,所以市場機制與社會主義的機制是長期同時並存的。因為兩個機制同時並存,所以市場的規範,在整個轉型的過程中,經常是左右搖擺、曖昧不明的。

    因為市場的規範不明,政府的官員們,可以有很大的空間來謀求私利:

    • “自我交易”的問題。因為缺乏市場的規範,所以官僚們可以自己與自己的代理人進行交易行為。等於就是自己放利給自己的人。國家的大金庫通到了自己人的小金庫。


    • “放權讓利”的問題。因為缺乏市場的規範,所以官僚可以經由承包,授權投資的方式介入經濟活動,或是自己放權給自己的人。尤其國家單位與外資的承包合作,很容易造成所有權與經營權的混亂不清,在法律上也容易有爭議。很多的臺商與國內單位進行承包的合作,最後的結局就是臺商的權益被國家合作單位給侵佔了。所謂的承包,是國家單位放出了經營權與外資合作,但是並沒有放出所有權。因此,當國家單位以伸張所有權的名義,來侵佔掠奪外商的權益時,也許會違約,但是不會違法。換句話說,國家單位經由承包方式來侵佔外商的權益,外商是無法得到法律的保護的。


    • 企業制度不完善。很多企業或是國營事業的經營者,也同時代表了企業 所有者(國家)。所以,企業的所有者(國家)與企業經營者的制衡關係無從建立。


    因為市場規範不明,也造成了很多產業發展過程的混亂無序。以本人所熟悉的音像業來說,市場規範的混亂,造成整個大陸的DVD以及VCD的製品,幾乎百分之一百都是盜版。經營正版的音像公司,都已無路可走 。對此問題,政府官員,尤其是文化部的相關官僚,實在是難辭其咎。我有另一些文章作出探討。

  • 法制機制不明;

    大陸的法制問題,一向為人所詬病。大陸自從於1949年建國以來,一直沒有建立起依法治國的傳統。毛澤東本人,就從來沒有對“依法治國”的觀念,給予足夠的尊重。毛澤東有一句廣為流傳的名言,充分代表他的觀點。他曾經自稱是“老和尚撐破傘,無法無天。”毛澤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長期的領袖兼舵手,也曾經長期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精神圖騰。他對事情的看法,對於中國人有深遠的影響力。

    十年文革的混亂,是毛主席“老和尚撐破傘,無法無天”的主導思想的直接濫觴。

    因為這種思想直接影響到一代人、甚至兩代人,在中國要建立法制的尊嚴,是需要一兩代人的時間。我的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是我在大陸經營音像事業,當時由四川的金琤X版社樊某在做盜版,而且賴賬不還。我們說要告他,他的答覆非常的簡潔有力。他說:“在四川打官司,你那堨棕僚o了我 !”

    我想老樊所表露的是一般性的現狀與觀念,沒有什麼人會認為他的說法不對。

  • 基本文明素養欠缺,市場觀念不足

    大陸一般的基本文明素養欠缺,市場觀念不足。對於財富的取得,主要靠的是特權與人際關係的運作。在大陸經商,人際關係運作的成本很高,而且是一個為社會所普遍認可接受的觀念。當一個觀念為社會所普遍接受,它就變成了社會規範了。

    譬如說,權力仲介(Power Broker)的觀念在大陸深入人心。所以稅務有稅務黃牛、司法有司法黃牛。當這個觀念已經被人們所認可,它就有了行為上的正當性。如果某台商不依照權力仲介的規範去運作,這個台商就成了一個“不懂事”的傢伙。這個不懂事的傢伙,如果受到些教訓,大家也會認為是件合情合理的事。

    在改革開放之前,中國是計劃經濟,完全沒有市場的觀念。中國的市場觀念,從90年代鄧南巡之後,才“摸著石子過河”。至今只有十餘年的歷史。所以市場與信用的觀念,還是很粗淺。所謂的假冒偽劣的問題,十分的嚴重。我在大陸的文藝業有多年的實際經驗。大陸媒體演出業幹私活、接黑單、吃堨階~ 拿回扣的事,是行業的普遍現象。而且,幹私活的價碼、拿回扣的比例,也各有各的行規。換句話說,臺面上的經濟機制,是虛浮的;潛在的經濟機制,是很清楚的被業內人士所認可及遵行的。真正的運行規範,不是表面上的機制,是私下的機制。

這是大陸的普遍情況。境外的人士如果不瞭解這些情況,就會嚴重的低估了在大陸經營企業的成本與風險。

當然,這是普遍性的問題,並不是只針對外商。只是國內官商對於這些運作規則,都非常的了解。外商相對來說,比較懵然,所以外商成為肥羊的機會就高得多。基本的運作原理很簡單,就是適者生存(The fitness to survive)的叢林規範。

3.腐敗問題的理論探討

腐敗問題的經濟理論基礎是什麼?我們對於這個問題,可以用經濟學上的尋租理論來說明。

所謂的尋租理論,是指由供給彈性不足而產生的穩定的超額利潤。譬如說,因為土地是有限的,所以土地的供給彈性低。一般的製造品,沒有進入障礙,利潤一高,供給就會很快的增加。但是,使用土地權所導致的收入,譬如房租、地租等,因為土地資源是有限的,供給無法隨時增加,所以會有穩定的超額利潤。

在商業經營的體系中,產權壟斷可以形成進入障礙,行政壟斷一樣可以形成進入障礙。所以很多的行業,誰能夠得到經營許可證,誰就等於有了保障,可以獲得穩定的超額利潤。

因為這樣的尋租理論,所以在很多的情況之下,行政機構的批文,就等於給予商家,獲取租金的權力。因此,人們就賄賂官員,以便取得穩定的租金。

要想在短期之內解決這些問題,就好似孟子所謂的“猶七年之病,求於三年之艾也。苟為不蓄,終身不得。”問題的改善,需要很漫長的時間。而且,現在若是不去努力,根本就不可能會自行改善。

我手邊沒有中國政府官員貪汙腐敗的問題的專題性研究。但是,有一種說法是,自從1989年六四以來,中國政府官員貪汙腐敗的問題日益惡化。在瑞士洛桑研究報告也指出中國的腐敗問題,在世界各國中,是名列前茅的。


PART 3: 台商的情況

1.黑克斯-歐林 的資源稟賦理論

瑞典的經濟學家 黑克斯-歐林 有一個著名的資源稟賦理論(Factor Endowment Theory,Heckscher and Ohlin,1991)。以這個理論為基礎,引導出了一個論述,認為世界經濟的變遷,是基於世界經濟中心國,帶動經濟互補國的經濟發展。依據這個理論,我們可以三個階段,來闡述產業革命以來,近代世界經濟的發展 。第一個階段,英國是世界經濟的中心國,美國是主要的經濟互補國。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進入了第二階段。美國取代了英國,成為世界經濟的中心國,日本是主要的經濟互補國。到了90年代,進入第三階段,中國成為了世界經濟中心國的主要互補國。

世界經濟中心的轉移:

 世界經濟中心   主要的經濟互補國  次要的互補國
   英國        美國       拉丁美
   美國        日本       四小龍
  美國/日本      中國        東協

論點:
  1.經濟中心國會帶動經濟互補國
  2.經濟互補國有可能成為新的經濟中心國
  3.市場越大、人口越多的互補國越能成為主要互補國
  4.主要互補國會排擠次要的互補國

引論:中國成為經濟主要互補國已經成形,正邁向經濟中心國。臺灣如果不能成為主要經濟國的互補國,則將必然走向經濟衰退。

(參考文獻:賴洪毅“世界經濟中心的轉移”見戰略與管理 2003-4)

對於台商在大陸求發展,我們可以對於他們在大陸發展的動機,做一個基本的分析。台商的動機,可以分為求生存的動機,成長的動機,以及策略性的動機。

2.求生的動機

臺灣本身的資源有限,市場狹小。所以在經濟發展的定位上,必須不斷地尋求低成本的生產,以及廣袤的市場。在大陸崛起之前,臺灣的主要經濟互補對像是美國及日本。但是大陸的崛起,對於臺灣的經濟,有了巨大的影響。影響的主要因素,可以以上述的黑克斯-歐林“世界經濟中心的轉移”的理論中的兩點來說明:

A) 市場越大人口越多的互補國,越能成為主要互補國
B) 主要互補國會排擠次要的互補國

根據A) 論點,大陸因為市場大,人口多,人工的成本低,所以很快速的成為世界經濟中心美國的主要經濟互補國。同時,根據B) 論點,主要互補國會排擠次要的互補國。因此,大陸成為美國的主要經濟互補國的同時,就把臺灣的空間位置給排擠掉了。

因此,臺灣很多以生產為主的產業,基於求生存的動機,必須在大陸求發展。如果,他們不來大陸設廠發展,他們的生存空間將被大陸的工廠所取代。

因此,求生的動機是這些加工廠在大陸求發展的最根本原因。

3.成長的動機

臺灣與大陸不但是同文同種,還是血脈相聯。因為60年前的內戰,造成了很多人民從大陸移居臺灣。所以,很多臺灣同胞在大陸都有親兄弟叔伯與故交等。

大陸人口多、幅員遼闊、人工成本低,市場龐大。所以,對於台商來說,大陸是商機無限。可以作為生產資源的提供地,也可以作為台商的潛在市場,值得大力的開發。加上上述的血脈相連的關係,所以臺灣到了大陸,容易有親切感。溝通與生活的障礙相對於其他國家,都小得多。

企業的經營者,都瞭解企業成長的重要性。尤其大部分的台商都是篳路藍縷,在艱困中謀生路。對於商機非常敏感,而且勇於嘗試。所以,有很多台商,基於成長的動機,也就前仆後繼的投身於大陸了。

4.策略性的動機

臺灣的經濟在政府的鼓勵之下發展了50年,很多台商在這50年間,也累積了很多的經營經驗。所以也有很多的台商去大陸,未必是基於直接的生存或是成長的需要,而是由於策略性的思考。

策略性的思考,是經營者為了公司長期發展而作的佈署。在臺灣廣受民間愛戴的蔣經國先生曾經有一句名言,在企業界也經常引用:“現在不做,以後就會後悔。” 所以臺灣的企業主,會考慮各種各樣因素,譬如政治因素、未來經濟變遷的因素、與競爭者相互抗衡的因素。基於策略性的動機,帶領企業進入大陸。為了企業的長遠發展,而做出適當的佈局。

但是台商在大陸發展,會面臨一個盲點。就是臺灣與大陸雖然是血脈相連,其實在表面的雷同性之下,在本質上又有巨大的差異性。這些根本而巨大的差異性,又往往被表面的雷同性所掩蓋了。很多的問題,都是來自於彼此之間的“看似相同,其實大異”。好比是繩子與蛇。都不動的時候,看起來很像。繩子與蛇的屬性完全不同。等到用手去碰,才發現看來像繩子的蛇,其實具有致命的傷害力。

接著,我們要進一步分析探討臺灣與大陸的異同。



PART 4: 異同問題探討

1.各個層面的異同分析

對於臺灣與大陸的異同分析,我們可以從幾個主要的層面來做基本的分析。

  • 文化層面分析

    臺灣文化的根源,可以依據臺灣歷史的演變,來做分析。臺灣的居民,有蠻大的部分的祖先早年來自於大陸的福建省泉州、漳州、廈門地區。其中也有部分是在17世紀末跟隨鄭成功從廈門與金門撤退到了臺灣。所以,整體來說,臺灣居民的文化根源,與大陸南方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在1984年甲午戰爭中國戰敗,1895年清帝國把臺灣割讓給了日本。一直到1945年二戰結束,臺灣光復,臺灣被日本統治了50年。這50 年,也代表了整整的一代人,受到了日本文化很大的影響。到了1949年,國民黨撤退到了臺灣,隨著國民黨而來的是100餘萬來自於中國各地的官吏、百姓與軍隊。再加上兩位蔣總統統治臺灣40年(1949至1988),是以中原文化為根本。所以中原文化,尤其是傳統的孔孟思想、儒家文化、成為臺灣文化教育的主導思想。

    另外一方面,因為臺灣與美國的密切友好關係、加上早年臺灣的留學美國的風潮,美國文化對於臺灣有很大的影響。臺灣居民,因為臺灣島本身的地理因素,所發展的觸角,已經遍於全世界。

    因此,我們可以說,臺灣文化的特色是彙集了 A) 中原文化, B)日本文化,C)美國文化, D) 島國特色的外向文化。

    大陸文化的根源,有比較深厚的傳統中原文化。因為中國共產黨的發展,是延續了馬克思、列寧的社會主義思想。所以中國大陸的建國思想、甚至建國的過程,與俄羅斯都有非常緊密的關係。早年的反資反美,以及向蘇聯老大哥一面倒,造成了大陸的政治與經濟制度,都是與俄羅斯緊密掛鉤的。大陸在對外改革開放之前,受到了俄羅斯文化對中國的巨大影響。

    當然,大陸是一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的內陸國。所以,大陸的地理條件以及經濟條件,也影響了大陸的文化特質。

    我們可以說,大陸文化的特色是彙集了 A) 中原文化, B) 俄羅斯文化,C) 大型內陸國的封閉型小農文化。

    很明顯的,我們可以看出來,臺灣的文化特質與大陸的文化特質,有非常基本的分歧。


  • 政治層面分析

    臺灣的政治體制是多黨的民主政治。臺灣人民習慣於民主的思維,也長期的享有言論的自由。

    大陸的政體是一黨專政。長期習慣於威權的領導,大政府的觀念。有漫長的時間,政府決定人民的工作權、居留權、甚至每一個人民的收入水準。

    更有甚者,在大陸長期以來,行政權是一權獨大。司法權沒有什麼獨立性與客觀合理的制約力。

    很明顯的,我們可以看出來,臺灣與大陸之間政治層面的特質,是截然不同的。

  • 社會與經濟層面分析

    經過了幾十年的快速經濟成長,臺灣的社會已是相當成熟的開放的商業社會。一般人民對於市場經濟、民主法制、都有相當程度的認同。因為臺灣小,所以地域性的差異性也不大。因此,對於政府的管理來說,不像大陸因為幅員廣大,在治理上會那麼的辛苦。經濟方面,臺灣已是小康的社會。一般來說,生活都過得去,溫飽不是問題。人民也懂得如何為自己爭取合理合法的權利。

    大陸的社會與經濟狀況很明顯的有所不同。大陸廣大的農村與農民,依舊是生活在閉鎖而貧窮的農業社會。很多農村人口,仍舊有傳統的迷信與封建思想。大陸因為幅員遼闊,人口眾多,貧窮加上素質低,所以治理起來很辛苦。因為地域廣袤,所以地區的差異性很大。沿海與內陸,新疆與西藏,在人文、經濟、宗教各方面都有極大的差異。在經濟方面,中國有金字塔尖端的奢華官僚富豪,游走賭場嬉笑怒罵、一擲千萬,面不改色。花的是民脂民膏、行為是無法無天。也有在貧窮線掙扎的廣大人口,三餐難繼,苟延殘喘。所以,中國整體來說,是一個地理名詞。很多事理在中國這個辭彙之下,是不能一概而論的。

從以上的基本層面的分析,我們可以瞭解,雖然臺灣同胞與大陸同胞是血脈相連,但是,有極其基本上的歧異。這些歧異,不論在文化、政治、社會、經濟各方面,都有非常清晰的歧異來源與發展途徑。孔子為政篇有曰:“殷因於夏禮,所損益,可知也;周因於殷禮,所損益,可知也。”我們分析了彼此之間的損益與異同,我們也就可以瞭解其實雙方有極其根本的不同。

2.所衍生的問題探討

這些根本的不同,對於企業經營會造成重大影響:

  • 生產與分配的問題

    臺灣的企業主,在多年的自由經濟體系的磨練之下,會非常注意如何創造收入,提高競爭力。大陸是社會主義,強調“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烏托邦理想。

    因此,台商或國外廠商比較注重創造效益;而作為合資的中方,會非常在意效益的分配。中方一旦自我感覺分配不合理了,就會無法釋懷。

    我在大陸工作的親身經歷,就是發現員工非常喜歡估算老闆個人賺了多少錢。這種感受,我在美國工作多年,或是在臺灣工作多年,都是沒有的。

  • 領導還是服務的問題

    中國的傳統是行政權獨大,司法權直接隸屬于行政主管負責。在大陸有行政領導工商百業的觀念。有所謂的“牧民縣令”的傳統認知。官就是領導,商就是賤民,經商的要服從做官的。這個觀念與先進國家政府是為人民服務的觀念,有很大的落差。

    對於很多國家地方領導幹部來說,會認為你們台商來大陸做生意,就要聽我的。台商能賺到錢,是因為我們幹部給了你們機會,你們才能賺到錢。在心態上來說,地方幹部會有主宰生殺大權的自我定位與認知。

    對這種心態,我本人在大陸就有強烈的親身體會。

  • 缺乏自由經濟素養的問題

    大陸官員們認為賺錢是靠權力,不是靠經營的能力。而外資認為賺錢是靠經營,不是靠批文。因此,雙方對於所得的分配,就會有非常大的認知上的差異。

    所以,一旦合資公司賺了錢了,中方會期望分得超額的利潤 。雙方對於利潤產生的認識不同,對於利潤分配的看法自然迴異。因此,就會產生爭執。最後,演變成了漸行漸遠、甚至是翻臉成仇的結局。本文附錄中的幾個個案,都顯示出了雙方在思維、心態、與行為模式上的根本差異。

在對很多問題的基本看法上,臺灣人與歐美國人會更加的接近。表面上的同文同種,是一種很表像的camouflage (生物在不同環境,會出現不同的表像模擬特徵)。譬如海底的章魚,會camouflage 成為與海底岩石一樣的表像。但是,兩者的本質是完全不同的。在大陸市場經濟的表像之下,他的本質其實是所謂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所以,台商如果把“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與自由市場經濟混為一談,當然就會失之以毫釐,而謬之以千里了。



PART 5: 結論

大陸在鄧南巡之後,經濟發展朝向市場化、專業化、規模化。因為中國是一個人口多的大國,所以很快的成為世界經濟中心國美國的主要經濟互補國。臺灣的經濟位置受到了排擠。

但是我們必須認知到,中國大陸的立國基礎,在政治上是共產黨一黨專政,在經濟上是計劃經濟。這樣的政經機制,影響了整整的一代人。當中國開始進行經濟轉型,走向“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中國所採取的是“漸進轉軌”的轉型政策。無可避免的,在這個過程中,會產生行政權力干預自由經濟運作的問題;也會產生官僚腐敗的問題。臺商在大陸經商,必須了解,這些腐敗問題存在的必然性,以及這些腐敗問題是如何在運作。

隨著大陸的經濟快速發展,逐漸成為世界的工廠。臺灣的廠商有的是基於生存的 考慮,被迫進入大陸;有的是基於成長的考慮,在大陸建立據點擴張版圖;有的是基於策略性的考慮, 進駐大陸為未來佈局。

但是我們必須認清,臺灣與大陸之間,有同文同種,血脈相連的關係;但是也有非常根本的歧異。四書中庸埵釧瓵蛌滿妒咻野誑翩B事有始終;知所先後,則近道矣。”明朝中葉的學者王守仁,在他的陽明學說中,也有所謂的“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

我認為,台商在大陸進行商業運作,必然會遇到很多的問題。臺商在大陸經商,有很好的機會,但是也有很大的風險。台商最重要的因應之道,就是要瞭解臺灣與大陸的基本的異同點。

基本的異同點,可以從文化、政治、社會、經濟各個層面做出分析。分析的結果顯示,臺灣與大陸雙方其實存在著本質性的差異。這些本質性的差異,對於台商在大陸經營企業,有極其重大的、實質性的影響。

中國最著名的兵法書,孫子兵法,第三篇謀攻篇有段話:“知彼知己,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殆。”台商在大陸發展事業,不論無奈的出走,還是主動的出擊,都要追求知彼知己,百戰百勝的戰略成果。因此,台商對於兩岸同胞表面神似,而本質迴異的問題,務必要有一個清晰的理解與認識。才可以預作籌劃,趨吉避凶。




附錄: 參考個案

以下是幾個比較具有代表性的個案,以及這些個案所反映出來的問題。我們將這些個案,簡單的作出說明,可以作為台商的參考。

個案一:蘇州長絲廠

摘要:

台商吳先生負責經營的A公司,於1986年與蘇州長絲廠等陸資公司合資成立了B 公司 (蘇州華泰公司)。在1993年,A 公司又與該長絲廠合資成立了C公司(蘇州佳運化纖公司)。也就是說,台商A 公司在蘇州有二個合資子公司,B 公司及 C 公司。

因為C公司的中方資金遲遲無法到位,所以C 公司在2000年被吊銷營業執照。但是中方刻意隱瞞此事,並且將C 公司的相關資產轉入了B公司。吳先生得知此事,表示反對。吳先生認為,既然中方不投入資金到C公司,就應退回吳先生在C公司的投入款。但是B 公司及C公司的註冊董事長,都是由當地歷屆的鎮黨委書記擔任。吳姓台商交涉難獲結果。

台商對於合資案的控管、法律訴訟、討回資金等等問題,一概感覺無能為力。

問題的分析:

吳姓台商在1985年有意於在大陸尋求機會。而蘇州長絲廠也在努力尋求資金、技術與市場。所以,雙方有了合作的意向。吳先生期望得到低成本的製造基地,認為蘇州長絲廠提供了適當的機會;蘇州長絲廠期望得到資金、技術與市場,因此,也有非常積極的意願與吳姓台商合作。所以,B 公司就在這個條件之下成立了。

中方是合資的大股東,蘇州合資廠占合資公司75%的股權。吳姓台商占25% (合75萬美元)。成立合資公司時,中方推派曾擔任過鎮黨委書記的賈領導作為董事長。吳先生當時認為賈領導政商關係良好,對於合資公司來說,推動業務會有很大的幫助,所以也就欣然同意了。

後來吳姓台商發現,前黨委書記賈領導利用本身的政商關係,以銀行貸款操作。其實中方並沒有出資。所以,中方等於是沒有出錢,卻佔有了75% 的股權。甚至還用五鬼搬運法,掏空了合資公司的資產。

因此,賈董事長同時可以影響三個公司的運作:
蘇州長絲廠,合資B公司,合資C公司。

賈董事長的運作方向,就是把營收、利潤、歸向中方。風險、虧損、貸款利息都留給合資公司。

結論:

本個案所反映的問題是,在大陸投資,會遇到幾個問題。

1.官商不分,非官非商、亦官亦商的問題。
2.行政控管機制偏向大陸本地企業的問題。
3.法律控管機制偏向大陸本地企業的問題。

資料來源:兩岸經貿月刊 2005年1月號



個案二:無錫染織廠

摘要:

台商賴先生出口銷售機器設備給大陸A公司(江蘇無錫染職有限公司)。因為無法收回貨款,A公司為了表示負責,就建議賴先生取得A公司的股權,並且協助經營。賴先生認為這也許是一個機會,可以直接在大陸經營企業,所以就決定接手。等於是以本身的債權作為交換,併購了A公司。

賴先生決定要併購A公司,中方即將A公司更名為B公司(無錫實業有限公司)。賴先生取得了B公司的股權之後不久,才發現原來A公司竟然將官商勾結的違法貸款1100萬元人民幣,轉入了B公司。所以,賴先生一旦接手了B 公司,就面臨了巨額負債的問題、法律訴訟的問題、員工鬧事的問題。


問題的分析:

在2000年,A公司由無錫當地政府企業擔保,先後借款1100萬元人民幣。在短短兩個月內,這1100萬元人民幣,就被提取現金、或是轉匯入其他利益相關的企業、而被瓜分殆盡。其後雖然有部分涉案人被捕,但是該公司的法人代表卻逃匿無蹤,大部分的鉅款也無法追蹤下落。

部分涉案人被捕之後,A公司的負責人與當地鎮委書記、律師等就連夜開會,要求賴姓台商結下A公司的爛攤子。對賴姓台商說,如果不接手 A公司,A公司就會被當地公安機關查封。如此一來,賴先生銷售給A公司的機器款項就無法取回了。因此,中方鎮委書記與賴姓台商表明,根據國家規定,A 公司應進行審計。審計之前由A公司負責,審計之後可以改名為B 公司。更名之後,即可交由賴先生負責,重新開始。

於是賴先生一方面認為可以經由接手B公司,回收自己的機器成本;另一方面,也可以經由接手B公司,謀求更大的事業發展。所以,也就滿懷希望的接受中方的提議了。

賴先生接手之後,才發現問題一大堆。公司的資產嚴重縮水。原來的200台噴水織機,其中的100台日產織機,雖然已經抵押給銀行,卻仍被轉賣給他人。轉賣的所得540萬元,已被取走390萬元,剩下的帳面金額150萬元,根本不夠償還銀行貸款。其他的100台老舊的噴水機器只有一半可以運轉。因此,賴先生發現公司根本無法正常運轉,還要不時面臨債權人登門討債。

於是,賴姓台商找來原A公司的負責人,在當地的鎮委辦公司協商。賴先生不想繼續經營,希望公司原負責人收回公司的經營權。但是被拒絕了。賴姓台商只好繼續苦撐。

賴姓台商的痛苦,不只是在B公司的問題。賴姓台商在大陸另外還有一個C公司。因為B 公司與C公司都是由賴先生經營,所以B 公司與 C公司會有業務往來。關於B公司的各種亂七八糟的問題,鎮委書記及債權人就會以各種的手段,要從C公司擠出錢來。譬如,由C 公司出資建造的廠房,就被鎮委書記要求法院予以查封拍賣,以執行B 公司的所謂債務問題。

為什麼B 公司的債務,要去查封C公司的廠房呢?因為當時 C 公司申請蓋廠房的時候,需要立項、需要書記批。所以,當時 C 公司的廠房是用 B公司的名義申請立項,由書記批。所以雖然是 C公司出錢蓋的廠房,就法律而論,對方仍然可以因為執行B公司的債務,而將該廠房拍賣。

所以賴姓台商因為賣了機器給A公司,被瞢騙去經營B公司。接手了B 公司,等於替鎮委書記這批匪幹解了套。不幸,接手了 B公司,等於是上了賊船。不但沒有撈到好處。反而陷入泥沼,脫身不得。

最可怕的是賴先生不但陷於B公司的泥沼,連他的C 公司也一起落入了圈套。
所以,賴先生的并購案,是一步一步的走向更嚴重的虧損。

第一階段的虧損: 銷售機器的虧損。當時認了也就認了。
第二階段的虧損: 陷入B公司的虧損。如果築好防火牆,認了也就認了。
第三階段的虧損: 是無險可守,全面潰敗。連C公司也賠在堶情C

結論:

本個案所反映的問題是,在大陸投資,會遇到幾個問題。

1.官商不分,非官非商、亦官亦商 的問題。
2.大陸企業經營者會說謊騙人,欺騙台商落入陷阱。
3.以本案為例,中方騙人落入陷阱的目的是金蟬脫殼,為自己解套。
4.很多狀況之下,中方不會適可而止。中方會巧取豪奪,以取得自己的最大利益為目的。
5.最重要的一點是,台商要有“毒蛇蜇手、壯士斷腕”的認知。千萬不可心存不干,以至於越陷越深。

資料來源:兩岸經貿月刊 2004年3月號



個案三:大連金石灣度假區

摘要:

在大連市東北方郊外40公里處,與開發區、保稅區、相鄰的“大連金石灘國家旅遊度假區”是國務院批准的、以接待海外遊客為主的國家級旅遊度假區。經過幾年來的開發,目前已具規模,成為熱門的觀光景點。

不過對於台商老蔡來說,這個國家級讓人歡樂的旅遊度假區,可是他的淚落祖國的傷心地。

問題的分析:

台商老蔡於1993年底往遼寧省大連市旅遊。在大連市有關領導極力推薦下,決定與誠信公司,合作共同開發大連金石灣旅遊度假區。並且籌建一個五星級的飯店。

1994年老蔡代表他的海外公司與大連的誠信公司成立了合資公司,中方占52%,老蔡的外方占48%。誠信公司的法人代表為某特權高幹子弟。老蔡返台後,就先匯了90萬美元至合資公司。事隔半年,誠信公司未投入任何資金,卻掌握了公司的經營權。所以中方在短短數月之內無端花費數百萬元,老蔡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錢被無端使用。曾多次提出要求,但合資中方均置之不理。

中方用來說服老蔡的辦法,是用一份金石灣區建設土地管理局頒發的“國有土地使用許可證”。表示中方具備了合作開發金石灣旅遊區3.1萬平米土地的條件。但是這份許可證下面也有附注“本證不作為用地單位已完成規劃、土地、建設法定手續的證明。”

所以,證件本身的含義有點模糊。中方的說法是當地政府許可誠信公司對外招商,而且會很快辦好土地的使用證。換句話說,這份證件的意思只是說,誠信公司可以與外商談招商的意願,但是真正的土地合法使用手續,尚未完成。誠信公司要真正取得土地的完整國土證,需要支付1240萬元的人民幣。誠信公司其實只交付了240萬人民幣。

於是,合資公司面臨了以下的問題:
1.沒有取得完整的土地開發權,無法進行作業;
2.老蔡的90萬美金的資金已注入,中方沒有入資,卻是大股東;
3.中方任意揮霍資金,雙方關係破裂。

所以,老蔡覺得憤憤不平。向北京的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提出要求,解除合資合同、解散合資公司、並且要求中方歸還其投資的90萬美元和支付利息。北京仲裁庭於1996 年裁決終止合資經營合同,合資公司應予解散並依法進行清算。

清算工作應在企業審批機關監督之下進行。當時,是“金石灘國家旅遊度假區經濟發展局”審批的這個合資案。所以清算工作,應在該旅遊局的監督之下展開。但是旅遊局與中方有著說不清楚的關係,所以在清算的過程之中,外方不論在時間的進度、清算的條件、花費的認定與核算都陷於萬分的被動。所以,所謂的清算,就在推、拖、拉、胡混的狀況之下不了了之。

結論:

老蔡對於他的投資經驗,下了一個結論:
“大陸擅長關門打狗,台商投資有去無回。”

本個案所反映的問題是,在大陸投資,會遇到幾個問題。

1.中方會以一些高幹的特權,取得一些語義含混的公文為誘餌,來誘騙外商。
2.這些語義含混的公文,中方會以不同的時空狀況與以不同的解讀。基本的解讀立場,都是以如何解讀對自己最有利為前提。
3.中方在占盡便宜之後,如果外方提出爭議,中方會說可以依法處理。
4.中方通常不怕法律訴訟。因為中方佔有天時地利人和的有利因素。
5.司法或是仲裁庭如果有所判決,在面臨法律執行的階段,對外方是非常的不利。法律的執行,因為是經由內地執行人去處理,所以不可能公正。

因此,老蔡的感歎“大陸擅長關門打狗,台商投資有去無回。”是可以理解的。

資料來源:兩岸經貿月刊 2002年6月號


好讀首頁 讀友需知 支持好讀A計劃


搜尋好讀網站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讀後感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