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 讀友需知 | 聯絡好讀 | 支持好讀A計劃

薛中鼎《男人二萬,女人三萬》2009/2/6


跟王大海有一陣子不見了,這次約了見面。大海的舌頭好像電視的名嘴,嘰里咕嚕,東扯西扯。聽得我幾乎得了內耳炎,大海還是舌不乾、唇不躁、欲罷不能。


“嘿,大海,… 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 ” 我忍不住了,想打斷大海的滔滔不絕。

“你等一下,我還沒說完。真正一流的業務員是什麼樣的業務員呢?第一流的業務員會在第一天告訴你,夏天有個游泳池是多美多美,等於把人間變成了天堂。你一定非要有個游泳池不可,所以你就決定買了個游泳池。過了一陣子,他又來找你了。這次他會換個表情跟你說,冬天有個游泳池,多累多累,簡直是會把人間變成了地獄,你非把游泳池賣了不可。於是你就把你新買的游泳池給賣了 ...”

我看著他,這樣的業務員真是個好業務員嗎?這個說法聽起來似乎有盲點,我正要插話;大海可沒閑著,他換了口氣,繼續說:

“結果呢,你心甘情願的買了游泳池,又賣了游泳池。他老兄賺了兩筆commission,口袋爽爽,隨便一搖,都可以聽到口袋堛獄子嘩啦嘩啦要滿出來的聲音。至於游泳池呢?根本就從來沒有存在過。老薛,這樣的業務員,才是最高段的業務員吧!” 大海一邊說,一邊露出滿足的笑容。仿佛大把的銀子,就在他自己的口袋媟n來搖去一樣。

“They can easily sell things that never exist to begin with.” 大海得意的又加了個英文注腳。

“嘿,大海,你說得很精彩。不過,我倒是有點不同的看法...” 我還沒來得及說出我的想法,大海又說了:

“等一下,你再聽我說。銀行所謂的理專,基本上就是在幹我剛說的這檔子事。景氣好了,理專們叫你趕快買金磚四國、新興工業國家的基金。商業周刊之流的雜誌,也在旁邊咚咚咚的猛敲邊鼓。我們局外人,也真搞不清楚商業周刊之流的雜誌,與這些國際基金公司,到底有些什麼樣的暗盤。反正老老小小的,說得你非買不可。如果景氣不好了,像現在吧,理專們又跑來說,要想賺錢,現在就是你我這一輩子最好的機會。為什麼?因為你要發財,就要趁著股市跌到人人害怕的時候進場。所以上個世紀最好的發財機會是在1930年,經濟大恐慌的時候。這個世紀最好的發財機會,就是2009年的今年。因為去年下半年以來的金融海嘯,已經讓股市跌倒了谷底。嘿,1930年你還沒出生吧?所以你錯過了1930年。現在就是你這一輩子最好的機會啦!嗨,理專一定都是這樣說的。”大海講的嘴角微微上彎,笑容可掬。整個的神色飛揚,看來年輕了十多歲。

“大海,其實我覺得金磚四國…”我有話要說,不過動作還是慢了半拍。大海又很熟練的切斷了我的話,他繼續說:

“等一下,等我說完。這個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 所謂的金磚四國投資理論,其實是個語義含混的大陷阱。中文金磚四國的名稱,來自於一個英文字,Brick。Brick代表的是四個人口大國。B 是巴西,人口一億八;R是俄國,人口一億五;I 是印度,人口10億;C 是中國,人口13億。金磚四國的人口,一共26億3千萬。全世界現在有195個國家,人口65億。金磚四國四個國家,以世界上百分之二的國家數,卻佔了世界上百分之四十的人口。所以,金磚四國的未來,其實是代表了世界上百分之四十的人口的未來。我們也可以簡單的說,所謂金磚四國,指的就是世界上美國與日本以外的其他的主要人口大國。金磚四國的未來,等同於世界開發中國家的未來了。投資到金磚四國的概念,其實就等同於投資到世界開發中國家群的概念。怎麼樣,小弟的解說很清楚吧?”大海兩眼一番,炯炯有神。

“好,大海…” 我已經學會放棄問問題了。

“可是你要知道,投資到金磚四國,最後錢都到哪堨h了。首先是你在臺灣的銀行,中國信託、國泰世華,先把你的錢剝了層皮;美國華爾街的肥貓,再狠狠的把你的錢咬了口肥肉。剩下的可憐的錢,有可能到了印度Bangalore 的軟體園區;也可能到了俄羅斯西伯利亞的煉油廠。可是,老薛啊…”大海喝了口咖啡,也不給我一個隨聲附和的機會,就接著說;

“你要知道,Bangalore 可能就是在幫美國醫院寫心電圖的診療軟體;俄國的石油,最後還是出口到了美國市場。所以,美國的市場一下子垮了,我們的基金,不管是放到金磚四國、還是新興工業國,也全都垮了。垮得比美國本土的基金還要慘得多!因為這些國家太依賴對美國的出口了。”大海嘆了一口氣,流露出悲天憫人的神情。

“所以,銀行理專跟我們說什麼分散風險,diversify risks,全是bull shit。因為全球化,早就把整個的世界經濟都綁在一起了。你知道為什麼銀行的理專,之前都不把這些道理跟你說清楚?”大海抬起頭來,冷不防的,忽然問了我問題。

“我想是…”我正準備回答他的問題;

“我以前有幾個學生,成績都爛得要死。正是孔子所謂的「朽木不可雕也」的朽木一族。你知道後來他們去幹嘛?你猜猜?”大海看著我,充滿期待。

“都去銀行做理專了。”我不暇思索的說。

“對,他們都去銀行當理專了。聽說分到的客戶還很多。我知道這件事以後,才明白銀行都在幹些什麼鳥事。老薛啊,踫到理專,一定要小心。別給他們穿的光鮮的制服、還有滿口的術語給唬了,哈哈。” 大海笑容可掬,充滿了善意。

“你怎麼不早說?” 我點了點頭。想到理專的殺傷力,勝過供水猛獸,確實是令我寒心。我不禁在胸前劃了個小小的十字架。

“所以啊,反對全球化有他的道理。1999年在美國西雅圖的WTO會議,就有個反對全球化的大示威,鬧得很兇啊。不過,商品的全球化是有形的,還不算可怕;金融的全球化是無形的,才真是可怕喲。有形的商品,你買的是什麼,自己都還算清楚;無形的金融商品,理專在賣什麼,他搞不清楚;你在買什麼,你也搞不清楚。賣的人張著嘴瞎說,買的人閉著眼瞎買。真是一片混亂。所以你看,這次金融海嘯,幾乎全世界受過教育的人類都受害了。你說可怕不可怕?你也受害了吧?”

大海說到這裡,看了看錶。停了一秒鐘,然後說:
“好了、好了,今天真是相談甚歡,下次再聊了。”

大海站了起來,走向櫃檯,臉上的神情很有成就感。

“這次咖啡的小錢我買單,下次如果去三井吃大餐你會鈔。哈哈。” 大海掏出了皮包,很輕快的走向結帳台。

“嗯,好像你剛剛有什麼問題要問的?” 我們跨出了咖啡店的自動門,我正準備要揮手道別,大海忽然問了這句話。

我想了一想。剛剛的確是要對大海的論點提出異議的。不過嘛,揮手道別的動作都已經做了一半,此時此刻,我當然知道要怎麼說才得體:

“大海,你真是講得太精彩了。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哈哈。” 我說。

“真的。”為了表示誠意,我又複述了一遍,還用力點了下顎。

“老薛,跟你在一起聊天很好。 很Happy.。 I enjoy it. 拜拜啦!”大海也做出了善意的回覆。

我望著大海的身影施施然的離去,忍不住搖了搖頭。嗯,大海可真能說。他一個人舌燦蓮花,連續說了差不多有三個小時。能言善道算是個特殊才藝吧,我想,也許我應該好好幫他規劃一下。嗯,也許大海有機會當個名嘴。那麼,有沒有那個電視臺還缺個名嘴呢?經濟不景氣,乾脆我做他的經紀人吧。聽說名嘴可以月入50萬,經紀人如果提個15%,我每個月就可以進帳7萬5千元。嗯,每月7萬5,不無小補,不錯。

我繼續想,大海最近才丟了工作,現在也閑著。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我把他拿來經紀一番,也算是廢物利用吧。大海如果真的能夠成為名嘴,倒也是人盡其才、物盡其用。再說,電視的名嘴,都在講政治,聽多了挺煩的,實在沒什麼營養。我如果能把大海送上電視,大談全球化,也是符合「藍海策略」企業管理的理論精神。再說大海這個名字,聽起來跟藍海很接近。哦,標題就叫做「大海與藍海全球開講」吧。想到未來的一片榮景,我不禁高興的笑了。

手機響了。我接了手機,一看手錶,已經5點多了。我暗叫一聲,慘了!果然,手機那頭傳來了小芬非常不高興的聲音:

“你說要四點打電話給我,現在都五點多了,你還沒有打電話給我,你到底說話算不算話啊!”小芬說。

“對不起,對不起。我剛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趕快設法在第一時間,做出最正確的危機處理。

“你跟人聊天,有那麼重要嗎,連打電話的時間都沒有?你有沒有想到我一直在等你的電話?”小芬的語氣堙A已經展露了肅殺之氣。

“我真的在做一件重要的事情。”我想,我一定要轉移小芬的注意力,不然一定會死得很難看。忽然之間,我靈光乍現,有了好想法。

“我剛才跟大海,對,就是那個最近才被裁員的大海,一起共商大計。我們發展出了一個理論,叫做「男人二萬,女人三萬」的理論。這個理論很有意思,可以用來解釋很多男人的行為、還有女人的行為。這個理論,可以幫助我們充分掌握住男女相處的訣竅。呵呵。”

我想到了大海的雄辯滔滔,不給對方任何詳細思考的機會。我決定也用一樣的方式來進行我的危機處理。

“什麼是你們的「男人二萬,女人三萬」論,跟男女相處有什麼關係?”小芬果然轉移了注意力。我知道,對付女人,一定要掌握住一個關鍵字,就是「哄」。或者也可以說,要掌握住四個關鍵字,就是「連哄帶騙」。

“對,「男人二萬,女人三萬」的理論是說,男人每天要講話二萬個字,女人每天要講話三萬個字。目標達到了,晚上睡覺,才會覺得心滿意足。妳想想,我們一日三餐,沒吃飽,就覺得不舒服。其實說話也一樣,我們每天都需要說話。如果話沒有說飽,也一樣會覺得不舒服。我們研究了男女的區別,女人說話的需求多些,一天是三萬字;男人少些,一天也要二萬字。太多了不行,不夠了也不行。就跟吃飯一樣,太多了不行,太少了不夠。這就是人性, 真的!”我想到剛才跟大海在一起,完全沒有機會講話,實在不舒服。現在有機會盡情發揮,感覺好多了。

“大海原來上班,每天有人對話。二萬個字不是問題。現在被裁員了,每天沒人說話,抑鬱極了。所以,他有了心得,跑來找我聊天,順便把他積壓的幾萬個字的份額用完。”我忽然覺得自己神志清澈,完全能解讀大海口若懸河的真正原因。

“但是,為什麼是男人二萬字,女人三萬字?為什麼不是女人二萬字,男人三萬字?”小芬很在意男女平等的問題。

“我跟大海研究過了。因為遠古時代,男人要打獵,女人要在家帶小孩、負責處理親戚關係。所以女人比較習慣沒事要多說說話,增進感情嘛。男人出去打獵,如果打獵的時候話太多,獵物就跑了。而且男人跟獵物說話,恐怕也不能增進感情。再說,跟獵物有了感情,如何捕殺?”我繼續瞎掰。我忽然有點感覺,越掰就越能掰。真是熟能生巧,所言不虛。

“如果男的二萬,女的三萬,那為什麼電視堛漲W嘴是男的多、女的少?”小芬的攻勢很淩厲,一招接一招。

“這些男名嘴都是特例。我們分析,他們的遠祖都不是負責打獵的,是負責在家埵u望相助的。有的可能是原始母系社會走婚族的後代。你知道走婚族嗎?走婚族基本上是專門靠說話騙女生過日子的。這些名嘴每天說個不停,無法自拔,其實是種病態。這個病態,跟他們的基因結構有關。基因決定了行為,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名嘴們的基因,根據研究,都有特殊的螺旋鏈角度彎曲結構。他們的基因的雷同性很高,證明他們有共同的祖先。他們的基因結構,與考古學家研究出來的走婚族的基因結構有90% 以上類似。”我信口開河,想到哪就說到哪。還好我的常識豐富,小芬也拿我沒有辦法。

“你不要管名嘴,想想看普通老百姓,接電話的、做客服的,女人比男人多得多。這就證明了男人二萬、女人三萬的道理。女人做完客服,滿足了當天說話的需求,晚上睡覺,神清氣爽,很快的就進入了甜蜜的夢鄉。所以,很多女人喜歡從事服務業、不喜歡做研究工作,就是因為服務需要說話,研究不需要說話。哈哈。”

我繼續說,想到了體貼的男人應該要做的事:

“所以,一個女人如果白天話說得不夠多,老公回家就一定要陪著她多說說話。不然久了,這個女人會生病的。”

“嗯,知道就好。”小芬已經被說服了。

“不過如果老公當教授,白天上課已經用完了二萬字的份額,晚上老婆還有三萬個字要說,這下老公可就慘了。”我把這個理論,又做了個另一個層面的推衍。也是趁機替自己說說話。

“嗯,這個…” 小芬似乎在考慮某些場景。

“很多夫妻,原來老公上班,老婆在家,彼此相安無事。忽然老公被裁員了,每天在家嘮媦G叨,其實就是為了要用完他的二萬字的份額,結果雙方無法因應變局,就會搞得兩敗俱傷。”

我繼續侃侃而談:
“其實,如果能夠了解我的理論,也許可以探討出一個相互忍讓的對策。唉,沒有辦法,人有人性嘛。”

忽然之間,我對大海的老婆產生了同情心。大海的老婆在觀光酒店做經理,上班很忙,每天的工作不止要說三萬個字。回到家,應該不會想再多說話了;但是又得要面對大海以逸待勞的三寸不爛之舌,這個問題恐怕還滿嚴重的,怎麼辦?

我沒事還是該多約大海聊聊,幫他疏解他每天二萬字的壓力。他若因此能在家堣祤G叨些,也算是我做的功德吧,我想。

“所以,很多夫妻不和,就是因為這個「男人二萬字,女人三萬字」的問題,沒有得到妥善的處理。”小芬若有所思,顯然有了很大的領悟。

“如果妳老媽病了,妳就要到醫院陪她說話。不然每天這三萬字怎麼辦?三萬字用不完,你老媽睡覺都不安穩。”我把我的理論,又做了一個新層面的推衍與應用。

“怪不得老媽不喜歡住院,說是沒人陪她說話。上次在醫院,住了一夜,就吵著要回家。醫生反對也沒有用。”小芬果然是舉一反三,聰穎過人。

“是啊,醫生的問題,就是不知道這個「男人二萬字,女人三萬字」的理論。”我很遺憾的說。

“那你今天跟大海在一起,你的二萬字用完了沒有?”小芬忽然拉高了分貝,提出質詢。話埵乎是暗藏玄機。

“大海跟我在一起暢所欲言。他的二萬字已經透支了,我的都還沒用。我馬上去找你。哈哈。”我很知趣的說。

一個想法掠過腦際,我暗暗的作了決定。下個星期,我還要再約大海談談我的「大海與藍海全球開講」的構想。一方面,我要幫他成為名嘴;另一方面,我要讓他暢所欲言。我期望再度看到他的口若懸河、滔滔不絕;我更期望看到他與我道別時的那個充滿了成就感、容光煥發、壓力得到疏解的神情。

^__^

寓言:人有人性。每天要說話、要有人聽,就是人性。很多人沒事找你談事,其實沒什麼事好談。就是要請你來聽他說說話兒。呵呵。

Dean 2009.02.06


好讀首頁 讀友需知 支持好讀A計劃


搜尋好讀網站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讀後感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