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 讀友需知 | 聯絡好讀 | 支持好讀A計劃

薛中鼎《毛澤東的三個夢 (三) - 進京》2007/5/9


李宗仁 - 南京

1949年的過年,對於中國大陸的國民黨來說,過的是一個非常令人沮喪的年。這一年的除夕,是陽曆的 1月28日。在除夕夜的前6天,也就是1月22日,北京的國民黨部隊,接受了共產黨的和平改編條件。整個的東北、華北與蘇北,都成了共產黨的統治區。在前一天,1月21日,指導無方的蔣介石迫於各方面的壓力,宣告引退下野,副總統李宗仁接任為代總統。


李宗仁接下這個亂七八糟的攤子,空有總統之名,卻沒有總統之實。李宗仁第一個手令就是要釋放在軟禁中張少帥張學良。張學良是西安事變的第一男主角。蔣介石是第二男主角,楊虎城是第一男配角。西安事變就是第一男主角張學良,與第一男配角楊虎城聯合起來,把第二男主角蔣介石給抓了,並且要求蔣介石停止剿共,聯合各方一起抗日。

西安事變的影響很大。它改變了蔣介石“先安內、後攘外”的軍事策略,促成了所謂的國共第二次合作。老蔣對於西安事變的張、楊兩位將領一直記恨在心。第一男主角張學良,就一直被老蔣監禁著。監禁的地點,也隨著時局的變化而屢做變遷。到了李宗仁上臺,主張聯合抗日的張學良,已經被監禁了12 年了。少年英姿、風雲一時的張少帥,在多年監禁生活中,已經成了個在水上山間釣魚種菜、勤讀明儒學案的資深老囚犯。

張學良對共產黨有一定的恩情。他與李宗仁、以及共產黨的上層也都是多年的老朋友。所以,李宗仁如果能夠釋放張學良,再懇請張學良出來與共產黨談談,也許可以發揮一些效果。

但是,李宗仁這個釋放張學良的命令根本無法執行。到底現在張學良被關在哪堙H不知道答案的亂說,知道答案的就是不說。搞了半天,李宗仁什麼都查不出來。

“爆竹一聲除舊,桃符萬象更新”

除夕夜慢慢的有了鞭炮聲。不管怎麼樣,年還是要過的。放鞭炮的放鞭炮,吃餃子的吃餃子,感嘆時局的感嘆時局。李宗仁也不禁搖了搖頭,這個代總統幹得真是不舒服。還不如當年幹連長來的爽氣。

“老蔣這傢伙,真沒道義。什麼宣告引退下野,其實是金蟬脫殼。把爛攤子丟了出去,把權力抓在手堙C我連張學良都放不出來,還能幹什麼事?像我們這個樣子,要打,憑什麼打?要談,令出多門,能怎麼談?我們怎麼對付的了團結一致、士氣如虹的共產黨?” 李宗仁忍不住跟夫人郭德潔發牢騷。

“我說啊,你的年紀這麼大了,怎麼還這麼天真?怎麼對蔣、老毛這些人,還有這麼多幻想?” 郭德潔也趁機跟李宗仁發牢騷。

“老蔣不幹總統,照幹國民黨總裁。國民黨的黨政軍大員,還是聽他的。軍隊我也指揮不動,國庫的黃金也還是抓在他的手堙C我現根本就沒法幹什麼事。其實,我原來就不想幹,也是他逼著我幹。我現在真是騎虎難下啊。” 李宗仁說著說著,不覺一陣胃痛。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李宗仁一講到老蔣,就會肚子痛。李宗仁不禁摁住了肚子,用掌心用力壓了兩下。

“騎虎難下的最佳對策,就是不要騎上去。” 郭德潔接著說。

“妳可真是有見識!” 李宗仁苦笑了一下。

“騎虎難下的最佳對策,就是不要騎上去。說的真對,可惜是句廢話!”李宗仁不禁又嘀咕了兩句。

蔣介石 – 浙江溪口

蔣介石的日子其實也不好過。幾年之前,他還參加了開羅會議,與世界的超強美國總統羅斯福、英國的首相丘吉爾平起平坐。之後,還與美英法蘇四個戰勝國。聯合創始了“聯合國”這個世界性的組織。老蔣的聲望達到了巔峰。也沒幾年,情況急轉直下。

“娘希匹!” 老蔣想到了這四、五個月來的變化,實在是氣得要命。忍不住用寧波土腔咒罵。

老蔣生氣也是很有道理。從1948年9月12日共軍發動了遼瀋戰役,不到兩個月,消滅及改編了國軍 47萬多人員,佔領了東北全境。接著,雙方展開了淮海戰役,從1948年11 月6日 到1949年1月10日,也不過是 66 天的時間,老蔣的國民黨部隊被消滅及收編了 55萬多人員。長江以北的地區,已經丟得光光了。現在北京成了個孤城,被共軍的東北野戰軍以及華北軍區部隊團團圍住。50 多萬守軍已經決定起義,歸順共軍。

不到五個月,一百五十多萬的國軍就打完了。在戰爭史上,也算是一個奇芭。老蔣的老本也差不多快輸光了。

“娘希匹!” 老蔣咬牙切齒。恨不得時光倒流,回到1945年毛澤東到重慶談判的時候,安排個意外把他給殺了。

“想不到我蔣介石犯了項羽鴻門宴一樣的錯誤,心太軟。” 老蔣實在很氣。

“這個李宗仁竟然想逼宮,真是搞不清自己的位置。哼,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休想。娘希匹!” 老蔣恨恨的說。

毛澤東 – 河北西柏坡

在河北省平山縣西柏坡指揮三大戰役的毛澤東,倒是志得意滿。真是想不到自己這個小學老師,居然會成了中國的革命領袖。毛澤東想到自己所欣賞的歷史人物曹操,不禁嘰堜B嚕念到:

“設使國家無有孤,不知當幾人稱王,幾人稱帝。- 這曹操說得好呀!”

西柏坡的冬天,這天居然出了暖烘烘的艷陽。旱田媮晲S有種莊稼,直直的白楊樹,仍然只是一片光禿禿的枝枒。毛澤東穿著件灰色的軍裝外套,外套不扣扣子。叨根煙,煙是正正直直的叨在嘴唇的正中央,不失鄉下老農民的本色。毛澤東的頭髮往後梳,寬大的額頭,顯得格外的亮麗飽滿。這一陣子的捷報連連,毛澤東心情極好。心情開朗的有如冬天的艷陽,連嚴冬都要讓他三分。

毛澤東走了走,停了下來,嘰堜B嚕地念到:

“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
唐宗宋祖,稍遜風騷。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哈,還看今朝哦!”

這幾年來,毛澤東雖然是共產黨的最高領導,但是已經很少聽他談論馬列思想的微言大義。對於毛澤東來說,馬列思想的最大意義,就是馬列思想造就了俄國的大革命,推翻了沙俄的政權。毛澤東自己也說了:

“馬列主義的精神就是四個字:造反有理!”

毛澤東真正有興趣的,還是中國自身的歷史與封建傳統故事。中國歷史的主軸,其實就是一部帝王史。晚清的實力派名臣張之洞,曾經大力倡導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真正把“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精神發揮得淋漓至盡的,恐怕還是毛澤東。毛澤東把中國帝王術發揮到了一個極致,西方的馬列思想,也被毛澤東用來堂皇其言,跟國際社會主義的舞臺串聯在一起,更加顯得高深莫測。

所以,毛澤東的戰略,基本上可以八個字來形容,就是“帝王為體,馬列為用”。

蔣介石也一樣熱心於帝王術。但是,蔣介石的“帝王為體,三民為用”跟毛澤東相比,在帝王為體這個層面,顯然毛澤東的境界勝過了蔣介石。在西學為用方面,毛澤東的馬列主義,與蔣介石的三民主義相比,馬列主義似乎更加的與“國際接軌”。

“要過年囉。哦,杜甫的詩.《聞官軍收河南河北》:「卻看妻子愁何在,漫捲詩書喜欲狂。 白曰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 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我們現在是要《聞紅軍收北京城》,快了快了。 ” 毛澤東嘰堜B嚕地說著。

“過完了年,我們就要計劃從西柏坡進入北京城。也是「漫捲詩書喜欲狂,青春做伴好還鄉」囉。” 毛澤東興致勃勃,長長的吸了口煙,悠悠然的吐了一口氣。

“嗯,幾年前那個馬屁精郭沫若寫的那篇《甲申三百年祭》,可以拿出來要求同志們再好好研讀研讀。” 毛澤東又大力的吸了口煙,悠悠然的吐了出來。

《甲申三百年祭》是郭沫若在1944 年寫的一篇文章,說的是三百年前,也就是1644 年發生在中國的故事。那一年,大明王朝滅亡了。那一年,在中國悠久長遠的歷史上,是非常特別的一年。

1644 年 –很特別的一年

1644年(甲申年)特別在哪堜O?那一年,在北京紫禁城皇宮的同一張龍椅上,坐過了三個真命天子。換句話說,1644年在中國的北京,出現過三個皇帝。

1644年第一位坐在北京紫禁城龍椅上的皇帝,是腐朽不堪的大明朱家王朝的末代皇帝,崇禎皇帝朱由檢。朱由檢在中國歷史上,是一個很怪異的皇帝。他宵衣旰食、不近女色,是一位最著名的勤奮君王。他也是一個下“罪己詔”次數最多的皇帝,似乎最會自我檢討。但是怪異的是,他卻是一個亡國之君。他也是中國歷史上,唯一的一位自殺殉國的皇帝。

崇禎皇帝朱由檢是上吊自殺的。他的遺書也非常的特別。在中國歷史上,真是獨一無二。他的遺書寫道:

「朕涼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諸臣誤朕。朕死無面目見祖宗,自去冠冕,以髮覆面。任賊分裂,勿傷百姓一人」

換句話說,他到死都認為,他不應該是亡國之君,朝廷的大臣才是亡國之臣。他死了,沒有面目見他地下的列祖列宗,所以希望收屍的人,把他的頭髮遮蓋住他的臉,成全他的心願。流寇進了城,可以分他的屍,但是請求不要傷害百姓一人。

這個皇帝,當政17年,享年34歲。他雖然貴為皇帝,卻是終日憂勞。淒淒惶惶的過了一生,下場十分的悲涼。

1644 年第二位坐上紫禁城龍椅寶座的皇帝,是大順王朝的皇帝李自成。李自成自從1929年殺了榆中的縣官造反搞革命以來,東跑西竄,闖了15年,終於在1644 年過年這一天,在西安稱帝,國號“大順”王國。當天宣佈,自己改名為「自晟」。等於把自己的名字上,放了個日正當中的大紅太陽。不過,改不改名,只是自己瞎鬧一場,其實我們都還是叫他李自成。

1644年的3月19日,李自成攻進了北京城,沒過幾天,就次序大亂。三個星期之後,4月13 日,大順王朝的李自成皇帝御駕親征,討伐山海關的吳三桂。結果不想遭遇到滿清的辮子大軍,措手不及,李自成大敗。4月26日敗回北京城。李自成也真有趣,4月29日,他在匆匆忙忙之中,還在紫禁城的武英殿舉行了登基大典、赴天壇祭天。追贈李氏七代老祖宗。

在紫禁城辦完了登基大典,龍椅還沒坐熱,第二天就放火燒城。李自成的部隊就撤離北京城。一出城門,就中了吳三桂的埋伏,吃了場敗仗。

李自成的故事也很特別,他在北京只幹了一天的皇帝。也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奇芭。不可能有人比他更短。

第二年,據說李自成在湖北通山縣九宮山,一個人落單,踫到一個當地的農民程某找他打架。李自成打得程某血流滿面。不想程某的外甥從後趕來,拿著鋤頭,趁著大順皇帝李自成不防備,一鋤頭就把這個李皇帝打死了。李自成的死年是39歲。這個39歲很詭異。岳飛與鄭成功都是享年39 歲,再加上這個大順皇帝李自成,好像與滿洲打仗的軍事領袖都是死在 39 歲。

李自成縱橫天下15年,歷經磨難。最後擁兵百萬,摧枯拉朽,逼死崇禎皇帝、闖進北京城、坐上金鑾殿。李自成一直生活儉樸,他也經常聘請專家講座,努力學習。對人也能折節下交,聽取建言。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李自成的部隊,在3月19日入京,到4月13日開赴山海關,在北京城短短的25天之間,就變得軍紀大亂,不堪一戰。

1644 年坐上北京紫禁城龍椅的第三個皇帝,是個小孩。他就是年方六歲的滿清皇帝順治爺,愛新覺羅福臨。這個愛新覺羅家族的基因,比前任朱元璋家族的基因強得多。愛新覺羅家族以外族的身份入關,以少數民族統治多數民族的漢族。開疆闢土,把蒙古西藏新疆,甚至臺灣,都收入了中國的版圖。愛新覺羅家族在北京紫禁城金鑾殿的龍椅上,一坐就坐了二百六十多年。

我們要進北京城

1949年的3月中下旬,毛澤東準備要進北京城了。

快要進京了,這幾天,毛澤東興奮得睡不著覺。尤其想到30年前,他在北京圖書館當小雇員的情景。那個時候,毛澤東在北京每個月的薪水才八元。他住在一個叫做「三眼井」貧民區的窄巷中,與其他的七個來自湖南的學生助理合租三個小房間。毛澤東覺得北京的學者都很冷漠而且自以為是。

「我打算去和他們攀談政治和文化問題,可是他們都很忙,沒有時間聽一個圖書館助理員說湖南話。」毛澤東回想往事,還是覺得有點心酸。

當年北大那些國外歸來的名教授,會有幾個把他毛澤東看在眼堙H現在,我毛澤東可是以君臨天下的身份回北京了。你們這些教授,跟我毛澤東比,又算什麼呢?哈哈 – 毛澤東躺在床上,想像著這些當年高傲的名教授、大學者很快的都要知道「試看今日域中,竟是誰家天下?」的滋味啦,哈哈!毛澤東想著、想著,真是越想越飄飄然,好有成就感。

「不管你是什麼名教授、大學者、都要乖乖接受我的毛澤東思想。哈哈!」

「你們如果不想乖乖接受我的毛澤東思想,哈哈!你們試試看。槍桿子出政權,槍桿子也可以決定誰的思想是正確的,哈哈!」

毛澤東摸著亮麗的額頭,實在是很興奮。毛澤東在北京,也有他與楊開慧談戀愛的詩情畫意的回憶。毛澤東特別懷念1919年的那一個早冬。「在北京的公園堙A在故宮的庭院堙A看到楊柳倒垂在北海上,枝頭懸掛著晶瑩的冰柱」。並且當「北海上還結著堅冰的時候,我看到梅花盛開」。那個季節,毛澤東才25歲,楊開慧只有18歲。

「哦,終於要回北京了。回北京好啊。哈,更好的是我是以革命領導的身份回北京。可以去坐坐紫禁城的龍椅囉」。毛澤東不禁興奮的在床上往左翻了一個身,不自覺的打了個大呵欠。

「項羽說的好啊,富貴不歸故鄉,有如錦衣夜行,誰知之者?哈哈」。毛澤東想著想著,又在床上往右轉了個身,回到了原來的位置。哦,好啊,好啊。

「 嗯,這個項羽,是匹夫之勇、婦人之仁」
「 嗯,宜將剩勇追窮寇, 不可沽名學霸王。嗯嗯。」毛澤東迷迷糊糊的用湖南湘潭土腔,喃喃的唸叨唸叨著。



北京的三月,早春季節。一路上開著黃色的迎春花,婀娜多姿。在頤和園的西堤,湖水粼粼,西堤上,正是柳樹剛剛抽出了嫩芽,桃花綻開。柳樹沿著湖畔,千百條下垂的新綠,貼著水面輕柔的搖曳。

柳樹的內側,就是一長排的桃樹。桃樹在早春的季節,是先開花,再長綠葉。三月中,正是一路桃花開放的日子。長長蜿蜒的西堤,外層是挑高的千絲萬縷、下垂到水面、輕柔搖曳的新綠柳樹;內層是過人高的各色紛紅桃花,有淡紅、嫣紅、粉紅、酡紅的繽紛桃花,一路綻開。柳綠桃紅,層次分明、高低有致,真是美麗極了。

毛澤東正帶著楊開慧在頤和園遊玩。毛澤東指著微風吹拂的沿岸柳樹對楊開慧說: 「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條。 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

「這是唐朝詩人賀知章的詩《詠柳》。後面這兩句話 《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 說得真有韻味。這柳樹,全靠這二月春風一吹,就成就了萬條碧玉妝成的細葉。你看囉,頤和園的桃紅柳綠,格局可是有皇家氣象。恢宏氣派勝過杭州西湖啊!」毛澤東看著楊開慧,柔情無限的說。

毛澤東在西堤散著步,看著早春的頤和美景。垂垂楊柳,似牽衣待話。毛澤東一回頭,想再跟楊開慧說話,楊開慧忽然不見了。毛澤東發現自己莫名其妙的坐在北大的圖書館堙A毛澤東看到的是溫文儒雅的胡適先生。胡適在給一個演講,好多學生給予熱烈的掌聲。毛澤東往前用力擠著。好多人圍著胡適。毛澤東擠了半天,還沒擠到前面,胡適已經離開了。

毛澤東寒奡H酸的,在圖書館坐著。進來了兩個教授,說著英文。毛澤東湊上前去,問他們在說什麼。問了兩遍,一個教授搖搖頭,一臉沒有興趣的表情;一個繼續講著英文。好像沒有看到毛澤東。毛澤東心情很壞,離開了北大,信步在巍峨的皇城外閒逛。哇,天安門,真是壯觀。毛澤東眼皮忽然有點癢。於是揉了揉眼睛。再睜開了眼睛,看到在天安門的門樓上,懸掛了一個古色古香的匾額。匾額上是「承天之門」四個大字。

「嗯,承天門。明朝的時候,這個門是叫做承天門的」 毛澤東不禁又揉了揉眼睛。

忽然之間,旌旗飄揚,迎面來了大隊人馬。中間的一位頭領頭戴氈笠,身穿淡青色戎裝,騎著一匹通體黑亮的烏騅馬。這個頭領環視左右,顧盼自得,一呼百諾。這個頭領忽然大聲說道:「我李自成若能為天下主,則一箭射中中心!」

「這話不能亂說,不中豈不糟糕!」毛澤東想勸他,好像又說不出口。 李自成很熟練的彎弓搭箭,朝著皇城正面的四字匾額,一箭射出。毛澤東睜著眼看去,只見箭頭平穩快速,颼然有聲、朝向匾額中心飛去。箭頭臨近匾額時,忽然莫名其妙的一墜,沒能正中中心,落在天字的下方。李自成身邊的人,原來正準備鼓噪喊好,忽然都靜了下來。每個人的嘴巴都是張得大大的,像個鴨蛋,想喊好,又喊不出來。氣氛變得十分詭異。

「李自成啊, 原來你離真命天子的命,就是差了這麼一點點。」 毛澤東喃喃自語。

忽然,李自成的左手邊的人一片吶喊: 「吃他娘、穿他娘,開了大門迎闖王,闖王來時不納糧」。

接著,李自成右手邊的人一片大喊: 「殺牛羊、備酒漿,開了大門迎闖王,闖王來時不納糧」。

然後,又有人接著大喊: 「早早開門拜闖王,大小都歡樂,三年不納糧!」

旁邊的百姓們來興奮得跟著大喊大叫,街上有人敲鑼、有人打鼓,有人在喊: 「開門迎闖王,吃喝拉趴睡,統統有保障!」

街上一片混亂。李自成的部隊,也亂了,士卒到處亂跑。婦女小孩,也在街上亂竄。

毛澤東低聲喃喃自語: 「都不納糧了,你們這些打天下的吃什麼啊?」

一個李自成身邊的小頭頭,衝了上來,一把抓住毛澤東,大聲的說: 「嘿,你這鳥人,竟敢批評我們,抓起來!抓起來!」

旁邊的兩個侍衛,也衝了上來,把毛澤東踹在地上。拿出了皮鞭、棍子大喊:「追贓、追贓! 拿銀子來。」

小頭頭兇巴巴、惡狠狠的對招毛澤東說: 「我看你腦滿腸肥,就知道你是個贓官。我限你三天之內,自願上繳一萬兩銀子。」

毛澤東嚇壞了,趕快說: 「我是湖南鄉下老百姓,聽我的口音就知道。我是支持農民革命的。」

小頭頭朝毛澤東吐了口口水,說: 「既然支持農民革命,乾脆上繳二萬兩銀子。三天之內繳齊。否則夾棍伺侯!」

小頭頭指了指後面,毛澤東回頭一看,好幾個身穿官服的老頭,受了夾刑,血流滿腿,哀號不已。

小頭頭滿臉不屑的說: 「你看這個混賬老頭周奎,崇禎的老丈人。混說沒銀子,才夾了兩下棍子,腿還沒斷,就夾出了六十萬兩銀子。嘿,準備夾棍,夾這個什麼農民革命的傢伙!」

「我真的沒有銀子,我是你們的人。你們自己說,開門迎闖王,三年不納糧!」 毛澤東急得滿頭冷汗。後面的哭聲震天。婦女小孩在前頭跑,衣衫不整,士卒在後面追,街上一片大亂。

「你是貪官、是混賬!」 小頭頭的侍衛,用力打了毛澤東兩個耳光。然後,大家一齊喊:

「不納糧、要追贓!貪官污吏都殺光。要拷打、要追贓。拷打不手軟,追贓要殺光!」

然後,幾個人不由分說,把毛澤東拉上了刑具。毛澤東嚇壞了,不斷掙扎。毛澤東越掙扎,就越覺得繩索收的緊。

「不要、不要!」 毛澤東急得大叫。
「拿銀子!拿銀子!打,殺!打,殺!」旁邊的喊聲震天。

後方出現一片大火,李自成的部隊,有人在放火燒北京城。火焰沖上了天。只見人跑馬嘶,一片倉惶混亂。

忽然,來了批人,紮著辮子,是滿洲人。辮子軍的頭頭大跨步的走過來,原先的農民軍小頭頭就不見了。後面的哭聲也停了。這個頭頭看起來威武深沉,孔武有力。他扶起了毛澤東,說: 「不要怕,流寇已經被我們趕跑了。北京已經安定了。」

毛澤東大概知道他是誰了。

「我是大清國的攝政王多爾袞。順治皇帝會稍後入京。吳三桂已經奉我的命令追殺李自成去了。」

多爾袞是小皇帝順治的叔叔。就是他帶領清兵入侵,與吳三桂合作,在山海關大敗李自成。多爾袞雄才大略,為滿清王朝統一天下,做出很大的貢獻。

「我是支持農民革命的。」 毛澤東似乎是剛剛被嚇壞了,還搞不清到底要選那一邊。

「我們會繼續追殺李自成,呃,還要消滅張獻忠這些流寇。我們要振衰起弊、民安其生。」 多爾袞說。

「農民革命失敗了?這麼快?」 毛澤東想到剛剛差點受了農民革命軍的夾刑,心有餘悸。自己為什麼還要支持農民革命軍?好像有些矛盾,也說不清。

「我們要為殉國的崇禎皇帝好好辦喪事。官民人等,要為崇禎帝服喪三日致哀。要取天下,就要先取民心。」多爾袞話說得簡單清楚,直接了當。

「那個吳三桂是個奸臣,引清兵入關。」毛澤東咕噥著。

「你罵吳三桂是奸臣。 我問你,如果你是吳三桂,孤軍孤城,夾在大清國與大順王朝之間,你能怎麼辦?你會投降李自成,還是會自殺殉國?哼,你會自殺殉國?我看不會吧。」 多爾袞斜著眼看著毛澤東。

「吳三桂能投降李自成嗎?哈哈,李自成的手下,把吳三桂的老爸抓起來追贓,把吳三桂的愛妾陳圓圓搶了給用了,哈哈。你是吳三桂,你還能投降李自成嗎?」多爾袞的笑聲。很有感染力。聽起來十分開朗。

「你們漢人,鬥的好啊,鬥的好!哈哈!山海關送給我啦,想不到啊!」多爾袞笑著說。

「李自成沒有為農民革命軍做好思想工作,是個很大的錯誤。」 毛澤東搖了搖頭。

「吳三桂想匡復大明王朝。他請求以黃河為界,北歸大清,南為大明。哈哈。他恐怕是高估了他的實力。我們要的是大清盛世,不是什麼清明共治。他既然讓我進了關,就要聽我的了。哈哈。」多爾袞的笑聲。很有感染力。聽起來十分開朗。

「一樣的道理,你會跟國民黨蔣介石、李宗仁劃江而治嗎?哈哈,這聽起來是個笑話。」 多爾袞說。

「對了,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毛澤東轉移了話題。

「李自成的號召是 《迎闖王,不納糧》。你們要不要百姓納糧?如果要納糧,會不得民心;不納糧,國家的開支怎麼辦?」 毛澤東問。

「不納糧只是口號,如何當真?哼,口號也不能喊得太過頭,讓自己騎虎難下。我們計劃廢除雜捐苛稅。回歸基本地畝錢糧,參照明萬曆時期張居正的稅制。萬曆朝張居正的稅制是成功的,就應該參考。」多爾袞停了一下,繼續說:

「 如果是大軍經過的地方,免徵糧一半。如果經我們核定為兵災區,就全額免徵錢糧。」

「 哦,你們已經在考慮治國之道了。」毛澤東說。

多爾袞接著問毛澤東: 「你剛剛說,你是支持農民革命的。我問你,農民革命軍能治國嗎?李自成能當農民軍的領袖,但是他能當治國的領袖嗎?」

「如果農民革命軍沒有能力治國,為什麼你要支持它?」 多爾袞繼續逼問毛澤東。

「哦,他們已經垮了。這世事變化真大、真快啊。」 毛澤東看著多爾袞咄咄逼人的眼光,一下子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毛澤東閃了下神,只好馬虎帶過多爾袞的問題。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毛澤東定了定神,繼續說。

街上的次序恢復了,哭嚎聲已經沒有了。陽光溫煦,商店在忙碌的營業。走來走去的人,臉上展現出了愉悅的笑容。

同志們

毛澤東睜開了眼睛,躺在床上發了會呆。慢慢的,他穿上了衣服,走出屋外。屋外清風徐來,涼爽又清新。毛澤東伸展了手臂,深深地作了個呼吸。但是,在夢中自己差點被上了夾棍的情景,卻是清晰依舊。

「進北京城之前,還是要跟大家講講話。千萬不可以學李自成噢。」毛澤東輕聲的說。

毛澤東決定在3 月23日離開西柏坡,進駐北京城。他們調集了十一輛小汽車和十輛的大卡車,準備向北京行進。臨出發前,毛澤東給了一個講話,他跟同志們說:

“同志們,我們要進駐北平了。它現在叫北平,可是我們要定都北平,所以我還是叫它北京。我們進北京,可不是李自成進北京。李自成他們進了北京就變了。我們進了北京,是要繼續搞革命,建設社會主義,直到實現共產主義。”

作為農民革命的領袖,是不是具備了治國的能力呢?李自成治國不行,毛澤東治國行不行呢?這個問題,就不在毛澤東的思考範圍了。

Guru
#__#
2007-5-9

註:根據考證,毛澤東夢中的故事,基本合乎史實。呵呵。


好讀首頁 讀友需知 支持好讀A計劃


搜尋好讀網站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讀後感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