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口吐蓮花》2017/8/11

  上個禮拜六,全家人在客廳看電視影集,老婆好心洗了一盒她買的櫻桃給家人吃。
  櫻桃的顆粒挺大的,暗紅的顏色,看起來令人垂涎欲滴。
  我伸手拿了一粒,才吃了兩口便搖頭道:「不夠甜。」
  的確不夠甜,特別是和某一次我吃的櫻桃相比。
  我一邊吃一邊解釋──那次是我吃過最甜、最大粒,也最新鮮的櫻桃。
  記憶中那次櫻桃好吃到讓人欲罷不能,以致一粒接著一粒吃。
  這一次呢?
  吃了一粒就不想再吃下一粒。
  顯然櫻桃有品種、好壞之分。
  我發自內心地解釋這一次櫻桃為什麼不好吃,沒想到老婆越聽越火,臉色鐵青地責問道:「你就不能看好的一面嗎?」
  她開始數落最近我不管吃什麼,幾乎都在批評不好吃。
  我明白她的意思。
  特別是吃櫻桃的前一天,也就是週五,晚餐時我們前往附近的一家麵店,我點牛雜麵,她要餛飩麵,再加一盤燙青菜、三道小菜。
  那餐飯我從頭批評到尾──小菜是買市場現成的,不單不衛生,鐵定還加了味精;青菜不夠新鮮、太鹹;牛雜淡而無味,有點像吃鬆掉的麵筋;湯頭太濃,有明顯的化學味;最糟糕的是麵條,有如毫無嚼勁的一糰死麵,我只吃了兩口便全帶回家去,給我家那隻模範狗(熊熊)加菜。
  聽到我此時的批評,再回想起昨天的晚餐,老婆忍無可忍地抱怨起來。
  我的大兒子坐在旁邊,聽見我們兩人的對話,似乎心有同感,加入老媽的陣營和我算舊帳──從前我說這個、說那個,總是喜歡批評。
  遇到這情形,你猜我怎麼反應?
  能言善辯如我,可能不找些理由,甚至和他們針鋒相對嗎?
  我一句話沒講,靜靜地聽著,冷靜地想著。
  他們說得沒錯,我的確習慣於批評。
  我也猛然警覺,我似乎總拿眼前的事物和我人生中最美好的記憶相比。
  好比說櫻桃,我對那最好吃的一次念念不忘,以致之後每一次吃櫻桃,我心裡都會情不自禁地比較:顆粒誰大、甜度誰高?
  至於到麵店用餐,小菜是和鼎泰豐相比,青菜當然比不過自己現炒,麵條的嚼勁肯定輸給日本拉麵,湯頭更是無法和台北永康街的老張牛肉麵相提並論。
  你不是這樣嗎?
  希望你不是。
  很可惜,我是。
  又很不幸,我曾經在一位大老闆身邊工作兩、三年,這個人極其注重吃。
  注重到只要味道好,完全不考慮餐廳的價格。
  好比一片八百元的握壽司、一道上萬元的清蒸魚、活龍蝦現切的生魚片、入口即化的松阪牛肉……,也因此,台北市好吃的餐廳我幾乎全吃過。後來再和其他朋友到某些他們認為很棒的餐廳,不管吃什麼,在朋友大力稱讚的同時,我心底常有一個疑問:這有什麼好吃的呢?
  心底這麼想也就算了,遇到熟識的朋友,我必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分析這家餐廳,實在沒什麼特別的地方。
  設身處地想一想,如果你是我的朋友,你會有什麼感覺?
  這感覺當然不好,因為那言外之意就是:我比你見多識廣,我比你高檔!
  這不是很糟糕的感覺嗎?
  也在那個時候,我想到了「口吐蓮花」這句古諺。
  口吐蓮花在鼓勵人們要多說「好聽的話」。
  講好聽的話猶如口吐蓮花,講難聽的話猶如口吐蛇蠍。
  由於我習慣於拿「當下」和記憶中最美好的相比,日久便成了一個口吐蛇蠍的討厭鬼。
  開口閉口都是批評,很少讚揚。
  這是正確的人生態度嗎?
  當然不是。
  既然不是,就要改。
  我說改就改。
  前天回家,大兒子研磨他特別買的咖啡豆,現沖幾杯和家人分享。
  我淺淺品嘗幾口,謹記口吐蓮花的大原則,連連點頭讚道:「哇,真好喝,這是我最近喝過最好喝的咖啡。」
  我明顯察覺到大兒子「喜形於色」的面容。
  昨天他再度動手做現磨現沖的咖啡,縱然我一個人待在二樓看書,他仍專程跑上來,問我想不想喝一杯?
  這是以前從不曾發生的事。
  看到沒,口吐蓮花有許多好處啊!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